Top Ad unit 728 × 90

Breaking News

軟體下載

大學老師的真心告白 (二):還有四種人不要當

大學老師的真心告白 (二):還有四種人不要當

第一集:大學老師得真心告白:不要成為這六種人


沒想到系列第一集廣受歡迎。我參考了一些親友的建言,在這一篇續集中會做些調整與補強。因為是完全接續前作,所以標號也從七繼續下去。

七、不要當嘴砲人


很多人期待這一部份的論點,但我要提的「嘴砲人」和諸位的想像應該有不小的落差。我想談的,不只是那種一張嘴嘎嘎叫不做事的學生,而是更廣義的,那些把時間都花在溝通上的學生。

很多人抱怨吃飯聚會時大家都在滑手機,出去旅行花一分鐘拍張照花十分鐘上傳FB加回文討論。這就是我所指的那種「嘴砲人」,花太多時間講,做得太少(當然這在某種意義上也是一張嘴嘎嘎叫但不做事的人)。不只大學生是這樣,一大堆上班族也都是,但大學生算是嘴砲人中勢力最大的一支,因為他們最有空可以「嘴」。

嘴砲人學生執著於製造話題。因為透過做實事來製造話題的成本很高(比如說做出一隻鋼彈模型),所以都用一些小事來製造話題:幫路旁貓狗拍個小照、和朋友吃個小飯、在機場打個小卡等等。每天光是交換這些事件就已經忙到沒空離開通訊設備。

即時通訊軟體是溝通,手機是溝通,FB也是一種溝通,當然見面講話也是。嘴砲人花太多時間在溝通上,「做正事」的時間比重就被壓縮得相當低。不信可比較學生在圖書館「真的讀書」與「用通訊軟硬體」的時間比例消長。這可以跑大規模量化研究的。

我讀大學的時代,絕大多數人都沒有手機。網路盛行的是BBS,但大站三五百人就算很嚇人了。我們也會把時間耗在通訊聯絡上,但因為工具少、貴且不便,所以我們多數是當面聚會溝通。當面溝通也有其成本(吃吃喝喝也要錢),所以不會拖太長。

我們在討論後,通常是各自執行「會議結論」:從功課到社團,從辦報紙到網路創業,做的時間比討論多很多。當年我們四個人在速食店花半個小時開個會,一份四版的小報幾天後就印出來了。現在學生花了一堆時間開會討論、網路傳訊,結果往往是下次再議,因為再議的成本很低。

怎麼辦?我的建議並非「完全不講」、「戒斷網路」,那太極端。現在這個年頭,如果突然在FB沒有動靜,很多人會以為你死掉了。

我的建議是,如果你很在意「製造話題」,那就製造真正有價值或有吸引力的話題(當然最好不是未婚懷孕父不詳這種),有計劃的去產生話題。例如完成一件創作,安排一次旅行,吃遍一條街,執行一個讀書計劃等等,並做記錄。有主題的表達自己。溝通成本低廉,不代表你的溝通內容也應該一樣低廉。

我有不少學生成為(某種意義上)成功的部落客,他們都是有計劃的安排自己的生活,而且在透過媒體有計劃的表現出這種生活模式。那並不是完整的「他」或「她」,卻是有價值的「他」或「她」。不管此舉能不能賺到錢,能不能成名,這都是讓自身價值得以落實的具體作法。他們的網路文章甚多,但我不認為他們是嘴砲人。

大學老師的真心告白 (二):還有四種人不要當-嘴砲魔人

八、不要當不識字魔人


我越來越不清楚「識字」的定義,因為出現了大量高學歷的文盲。

我自認表達能力在同事中堪稱一流。透過多次的教學觀摹,和其他老師比較之後,對這點我還蠻有自信。但我總是會碰到一堆聽不懂人話、看不懂人字的學生,而且這種學生越來越多。這種不識字狀況可以分為以下幾種:

1. 完全漏讀


文字版的公告,他就是看不到。就算我再以口頭提醒,還是會有人完全漏接。我的上課需知,開學第一堂課當然會講,教學網站會放文字檔,FB社團也會有,之後上課想到也會一講再講。講了那麼多次,到學期中、末,還是會有人來講桌前問我這課怎麼算分。

我說google我的名字就可以得知上課資訊。結果他問我叫什麼名字。同學,不是不能問老師叫什麼名字,只是有些事你實在應該自己解決。

2. 誤讀


一段文字,學生可以將之重組成完全不同的意思,和我原本意思不同就算了,和其他同學的解讀也完全不同,這就是「誤讀」。

講個實例。這系列的前文被許多網站轉載,有些開放留言。各位吃飽閒著的話,不防看一看那幾百個留言,再比對一下我的原文,看看被「誤讀」的狀況有多嚴重,支持我和反對我的人,都有誤讀的情形。我相信多數的留言者都有大學學歷,但閱讀5000字的白話文章,還是有點障礙。

3. 跳讀


我指的「跳讀」是為了速讀,而快速跳躍閱讀文本。不是說這樣不行,但你不應該跳過關鍵的邏輯符號與主詞吧,比如把「不」字跳過了,或是把「期末考」跳過。啊啊啊啊這些都是不能跳過的呀。

還有一種跳讀是區塊的忽略。像很多人都會問這blog的作者本名到底叫什麼名字呀?厄。如果你看的是作者本站或授權刊載的網站,請把您的視線框稍為放大一點,上下四處找一下。我的Blog沒有設戰爭迷霧的。

4. 不甩SOP的小聰明者


這些人明知課程有標準作業程序SOP,但就是死都不肯照著跑流程。我都會說明上課作業如何拿分數,如何得高分,有些人就是要照自己的方式硬搞,期末才來一派正氣的質問我為什麼他字字珠璣卻很低分。你對SOP有意見要早講呀!!為什麼你會認為最後一刻來凹可以凹得過??

這種人出社會,很容易成為那種「疑?這裡怎麼有顆按鈕紅紅的,看樣子應該就是要我直接按下去哦?」的那種人。千萬別去核電廠工作哦!

怎麼改善這些狀況?其實這往往不是什麼閱讀或聽力障礙,而是欠缺對於「聽」、「讀」行動的尊重,也是欠缺對於「對方」的尊重。你不把這事當成重要的事,不把對方當成重要的人,就會東漏西漏,把具文當放屁。你不把老師當人看,不把他的話當人話聽,那他也不會把你當人看。他會當你這個人。

這要從改變處事態度做起。你就算不喜歡老師,也該把他當成需要細心對付的人:就想像他可能造成你生命財產的重大損失。他確實也能造成你的損失,至少當一科,損失學分費與時間。

不用事事都認真聽,每個字都認真看,但這種可能會造成損失的,就該端正心態,放在處理排序中的第一位。懶得聽人講話,那就應該先列出要聽與不要聽的鑑別標準,而不是全面性的懶。

九、不要當心電感應人


心電感應人,就是自認擁有心電感應溝通能力的學生。因為我的課都用隨堂作業計分,所以學生會寫信問目前我累積分數。我經常收到這樣的信:

「老師我現在幾分?」
「老師我這學期很危險不知道有沒有補救的方法?」
「老師我會不會不及格?」

引號內就是信的全部。完全沒有任何個人資訊,沒有姓名系級學號,也沒有提示他修哪門課。報告學長,完全沒有學號!完全沒有姓名!完全沒有班級!你看到一個曹金生就倒彈,我每年都會碰到十幾個甚至幾十個。

之前不是有某校的老師抱怨現在大學生不會寫信,沒有禮貌。有禮貌,但沒有寄信者,也沒用呀,如下:

「老師安安請問我幾分?」

我真的有收過這種來信。我心中彈出的對話框是「安你老師你誰啊?」但我的恥力並沒有高到敢寄出這種回信。

這種心態也出現在作業上,我常會收到沒寫名字的作業。為什麼寫信和寫作業這麼重要的事,會沒有名字呢?當然,我相信當事人是「覺得」、「以為」自己有寫名字的。這是種很可怕的「覺得」。這些學生以心電感應的方式溝通,可說是嘴砲人的2.0版,或安裝了套裝感應工具組Pack1。

除了少了名字,還有進階的心電感應,出現在作業答案上:

「對」(理由呢??我申論題題目有幾十個字耶,你答案只給我一個字。)
「我從小就,所以並沒有出過國。」(「就」和「,」中間應該有隱藏關卡哦!)
「老師你應該看得出我今天心情不好所以問題我就不回答了。」(你不講我還我真看不出來,因為除了這句以外其他什麼都沒寫耶。)

出現在請假上:

「老師我平常都會來,你應該知道沒來就是代表我生病了。」(……)
「我們班上沒人是因為系上有活動。老師你看教室人那麼少應該就會知道呀」(不覺得應該先講嗎?我也想翹頭呀。)
怎麼解決?一樣!一樣!尊重!尊重!尊重你,尊重我,尊重這個溝通的行動,就不會有那麼多的心電感應。

在大學時期你只需要處理你自己的事,出這種錯,死的只有你一人。等你有朝一日開始承辦大業務,你就知道事情沒那麼簡單了。日前參加一個應有千人出席的集會,收到通知信時我就知道鐵定會出大包:我是在垃圾信區發現那通知信的。

承辦人只寄出群組信,並沒有一一去電確認各聯絡代表是否確實收到。我想他也是透過心電感應確認吧。當天集會開始一小時之後,所有應與會者才匆匆完成入場。承辦人當場一通一通打電話緊急叫來的。

你愛用心電感應,事後就需要花更多的時間進行金錢與肉體感應。

十、不要當期末關說人


最近立院的關說風波廣受質疑,許多大德認為這不是民主政治應有的常軌。其實大學也有很多關說場景,同樣也不是應有的常軌。

到了期末,許多學生會來關說自己的成績。當然,多數是照原來成績計算規則,不太能及格的同學。這種求情已有悠久之歷史,猶記以前期末台大教授研究室前,也是一大堆虔誠跪地祈求的學生,有時連父母阿公阿罵都找來一起拜,香火鼎盛。現今的問題是,學生關說的內容越來越超過。我碰過比較誇張的期末協商例子如下:

a.「老師我幾乎每次都有來,是不是一定及格。」
(講每次都有來的,通常有兩三次沒來。講兩三次沒來的,大概有五六次沒來。說很常來的,大概一半沒來。說有來過的,大概只來三四次。說沒來上過課的,倒是真的都沒來過)
b.「老師我上課都很認真,應該要給我及格。」(或許認真,但我只知道你沒有寫作業。)
c.「老師我成績累計點數有86點,是不是代表已經及格?」「要240點才及格哦!」「不能直接就換算成分數嗎?我只要60分就好。我看到86點以為及格了之後我就不想努力寫了啊。」(……造成你誤會很抱歉哦)
d.「老師不好意思期末才來信,學生這學期選課後才找到工作,正好和上課時間衝突,所以都沒有來上課。學生非常需要這兩個學分,請問是否還可以補救?」(你看,說沒來過的,真的就沒來過。)
e.「老師我開學後在大陸接到工作,所以來三次之後都沒有辦法出席,當然也就沒有後續作業成績,不知道有沒有辦法及格。」(連補救方法都沒問直接要及格哦。)

看到這些「關說申請」,我相信讀者朋友一定會說:「當掉就好呀!」

沒錯,當掉就好。但我也不是那麼不識時務之人。大開殺戒前,我通常會先詢問該單位主任(因為我是流浪教師,只是外人),先獲得殺人許可證。多數的主任都會爽快發給,但也有主任對我說:

「老師這麼熱心教學我們是非常歡迎的!現在的學生呀,有時真的是X@$# #$ @% ^ %@# $%^ !@#$@#$,但是我們還是希望老師在分數掌握上,可以高分從嚴,及格從寬。」這種訊息就要特別劃線注意。

現在新法規一堆(不能用出缺席當人,缺席超過三分之一以上應提供網路補救教學機會等等),加上當太多人,以後你課可能開不成(沒人選),多數像我這種非本系的兼任老師,若要生存下去且兼顧教學道德理念,只能把策略從「分數不夠就當掉」改成「把會被當的這些人想辦法拉起來到可以及格」。

多數老師也不敢直接給過關,怕起爭議,所以會安排一堆寫報告、補作業的方式讓學生們在期末的很長一段內「充份補強」。這就造就了大關說時代的誕生。

怎麼解決這種問題?造成這種狀況的責任基本上是在老師身上,我個人有自己的解決方式,所以對我不算是困擾,但對很多老師來講,期末到送成績間仍是個惡夢期。

老師的責任先不談,我認為同學們應該爽快一點,要就快一點完成補強,期末一週內搞定,要嘛覺得自己達不到標準,就當掉吧!請直接告知老師把你當掉(以免老師自己在那掙扎)。

不要在那邊一直蠕動,不找老師解決,敵不動我不動,一直拖。對你沒好處,對老師也沒好處。關說不對,在那邊不關(心)不說(話),更讓人火大。請當個敢大聲說出「老師安安請把我當掉」的優質大學生吧。記得要留姓名系級學號。
再結語

應該不會有下一篇了。寫這兩篇文章目的,是提供我學生一份可參考的文本,省得一講再講。以下是一些回應部份,和內容比較無關。

有人很在意我的用詞太白且不雅,這類批評我當然接受,但我用詞太白且不雅的原因是為了「易讀」:你用詞不白且太雅,不少大學生看三十秒就切出了,內容再好都沒用。很多大教授寫給同學的話,都犯了用詞太雅的問題,沒人看得下去,等於沒寫。不信?教官室每月每季都會出校安通告,有幾個學生看得完?

除此之外,你當然可以批判我的觀點,也可批評我脫離大學教學事實、不適任等等。我相信有幾萬的「讚」,就代表同時會有幾萬的「幹」。不過我並不打算修改我的論點:這是我在大學教學戰場上的實戰心得,我認為對學生有幫助。我不會放大絕要批評者跳下來教,但在會當人,平均給分80分以下,每學期要求學生在課堂中寫近萬字的老師裡,我相信我的教學表現應屬前列。

至少在這五六年來,各校的學生教學評量中,我沒有課落在所有課程的後50%(應該啦,有些學校沒有教師間比較數據);在某些學校的評比中,我還排在前幾名,也拿過總合第一。這些數據都來自我的學生,我相信我的學生就是我最好的評鑑者與推薦者,前一篇文章的第一波轉錄者中,許多就是我的學生。

有些前輩質疑我,要學生不當「標準答案人」,又給一堆「不要當什麼人」的標準答案,不是自打嘴巴。這批評既對也錯:這批評「對」的地方在於,如果有學生看了我的建議就傻頭傻腦的照作,那他就又淪入我所批評的那種標準答案人了。而這批評「錯」的地方在於,我在「不要當標準答案人」的部份,其實是希望學生能去尋找自己的答案。你可以從我給的建議出發(其實我也沒給什麼很明確的建議就是),去思考是否適合你自己;而你個人的結論,當然可以全盤推翻我的意見。不過,請透過實作來推翻我,而不是用嘴砲。

本文獲得作者授權刊登,文章來源:人渣文本

大學老師的真心告白 (二):還有四種人不要當 Reviewed by Whoops SEO on 5:27 下午 Rating: 5
All Rights Reserved by TechRoomage | 科技空間 © 2014 - 2015
Designed by TechRoomage

聯絡表單

名稱

以電子郵件傳送 *

訊息 *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