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暑期,最火的綜藝非單平台播放量超過20億的《中國有嘻哈》與《明日之子》莫屬——《中國有嘻哈》讓PG ONE、GAI等名字走入主流視野,而《明日之子》將哼著「一杯敬自由,一杯敬死亡」的毛不易送上舞台中央。除此之外,不少網路綜藝節目亦進入播放量的「十億俱樂部」。

 

壹娛觀察(微信ID:yiyuguancha)發現,網綜頻出爆款的背後,幾大視頻平台還有二三十檔網綜節目在陪跑,而電視綜藝更是慘淡,僅一檔節目收視率破2%、6檔破1%,堪稱史上最冷清暑期檔。綜N代頹勢明顯、模仿抄襲現象頻出……關於電視綜藝江河日下的聲音不絕於耳,而它身披「限童令」、「限韓令」、「限選令」和「全明星禁令」等一系列政策,還能戴著鐐銬重新舞蹈嗎?

 

《中國有嘻哈》等網綜大火背後,大半網綜落寞

 

回望今年暑期檔,最引人矚目的節目幾乎都是視頻平台自製綜藝且都是選秀類節目:挖掘嘻哈人才的《中國有嘻哈》(愛奇藝)、立志養成十年偶像的《明日之子》(騰訊視頻),以及芒果TV和優酷的《快樂男聲》,每一檔節目都達到了上億元的資本投入,單周播放量也均超過了1億。《中國有嘻哈》、《明日之子》在微博話題討論量也非常高,其中《明日之子》達到了2570萬,坐上了網綜熱度最高的寶座。

 

《嘻哈》、《明日》火爆背後:大半網綜無人問津,節目模式抄襲成風

 

暑期檔結尾,四家視頻平台經過各自王牌綜藝的一番廝殺已分出優劣,但其實這四家平台在今年暑期檔共推出多達35部綜藝節目,只不過一大半都是無人問津的狀態。《媒介與市場趨勢報告》統計發現,愛奇藝和騰訊視頻在今年暑期檔分別上線9部綜藝;優酷共上線10部綜藝,其中4部節目類型都是脫口秀,而芒果TV共上線7部綜藝,其中一大半都以明星真人秀為主;樂視視頻則上線了兩部綜藝。

 

頭部視頻平台暑期檔推出的綜藝節目數量相差不大,但今年的播放量卻各有不同。從每家視頻平台綜藝節目總的流量來看,騰訊視頻佔比三成之多(30.73%),位列首位;愛奇藝以23.53%的佔比緊隨其後;芒果TV儘管全網綜藝流量不及優酷,但在網綜方面以22.32%的佔比強勢反超,表現不俗,而優酷以14.1%的流量處於下風。

《嘻哈》、《明日》火爆背後:大半網綜無人問津,節目模式抄襲成風

 

隨著視頻網站在綜藝部分加大投入及專業人才持續湧入,流量就納入了平台爭奪戰中較關鍵的因素,但通過近年出現流量與口碑俱佳的網路綜藝節目看來,強勢貢獻全網流量的只是幾部王牌綜藝,其餘節目播出效果差強人意——網路綜藝市場兩極分化趨勢明顯。據擊壤洞察統計,五大平台上半年共計24檔「無廣告主」綜藝,其中50%節目都處於無廣告主的狀態。

 

如今每檔綜藝節目的製作成本,少則一兩千萬元,多則一兩億元,或許網綜還能憑藉「普遍撒網,重點培養」輝煌幾年,但若不能逐步拉小「裸奔」綜藝的比例,對於視頻平台來說,頭部節目的爆火,能夠彌補大部分節目陪跑的慘淡經營嗎?

 

事實上,非頭部綜藝面臨燒錢的背後,那些頭部綜藝早已成為了廣告商爭相佔領的新高地:愛奇藝《奇葩說4》獲得4億贊助,小米1.8億首席冠名,再次刷新網路綜藝廣告招商紀錄;優酷出品的《火星情報局2》也取得2.5億的招商佳績,相比電視頂級頭部綜藝《奔跑吧兄弟》5億冠名費而言,網綜的吸金力正在逐步趕超電視綜藝。

 

綜藝市場詬病仍在,暑期檔「綜N代」反響平平

 

無可置疑,市場前景喜人引發了頭部綜藝招商金額以爆炸式的曲線上漲,也使得綜藝節目迎來了一個繁榮的發展期。從早前只有電視的棚內綜藝或戶外真人秀,到現在視頻可以分為音樂類、明星真人秀類、演說脫口秀類、喜劇類、科學知識類、遊戲類、偶像養成類,美食類、體育運動類等綜藝節目,視頻網站的入局功不可沒。

 

在這花樣繁出的綜藝類型背後,綜藝節目的市場份額與數量也在逐年增加——據《電視綜藝、網綜、直播綜藝調研報告》顯示:2016年各省級電視共有400多檔綜藝節目上線,是2015年的兩倍,創歷史新高;各視頻平台推出的自製綜藝節目也多達111檔,比2015年增加了15.6%。

 

雖然市場整體節目數量在增長,但創新性的問題仍然是中國綜藝節目的一大「心病」:一是名牌節目進行再次開發的綜藝節目「綜N代」大多反響平平;二是今年暑期檔爆款還是有不少被指有「山寨抄襲」現象。

 

說起綜N代,第一代節目的製作經驗和人氣基礎自然成為其最大的優勢,但弊病也很明顯,相同的人設和類似的劇情很容易使觀眾產生審美疲勞。放眼各大電視暑期檔綜藝節目,《極限挑戰》、《我們相愛吧》、《我們來了》、《挑戰者聯盟》等均迎來了第X季,這些帶有綜N代特質屬性的節目大多都是各電視的王牌綜藝,但相比前幾季的收視率或口碑都相差甚遠。

 

從上圖可以看出,影響力比較大的《極限挑戰》上一季首播CSM52收視率2.08%,這一季卻下滑到了1.61%,同時上一季節目豆瓣評分9.2,這一季只有8.0;而上一季首播CSM52收視率2.04%的《挑戰者聯盟》,新一季卻只有1.16%。無獨有偶,《中國新歌聲》首播CSM52城收視率也從第一季的3.84%跌到了到這一季的2.6%。

 

身披「限童令」、「限韓令」、「限選令」和「全明星禁令」等一系列政策的電視綜藝,戴著多重鐐銬肯定無法自由舞蹈,在面臨網綜的打擊時看似風光不再。不過,火劇科技創始人蘇寧軍認為,至少在短時間內,網綜和電視綜藝也還有各自的生存空間:「他們面對的觀眾群不一樣,網路主要面對的是年輕的觀眾群,而電視主要面對的是年紀比較大的群體和農村人口,兩者的受眾不一樣,所以側重的類型和節目的表現方式都不太一樣。」

 

在電視台綜N代進入了瓶頸期的同時,壹娛觀察記者發現,以網綜《中國有嘻哈》為首,《中餐廳》等爆款綜藝均陷入了「抄襲」的口水之中,前者是愛奇藝號稱斥資2億打造的綜藝,但是節目火了之後就被網友扒出來抄襲韓國綜藝《show me the money》,而《中餐廳》播出不久亦被點名抄襲韓國綜藝《尹食堂》。

雖然今年的綜藝市場火爆異常,但是「模仿」或是「抄襲」仍然是當前各大衛視以及視頻平台難以解決的痛點。在壹娛觀察看來,若想這一市場持續繁榮發展,能否解決節目的原創能力,則是根本性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