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chRoomage

《抹布女》《絕愛》後遺症:上億投資僅收回200萬,央視子公司捲入官司

0 1

原標題:《抹布女》《絕愛》後遺症:上億投資僅收回200萬,央視子公司捲入官司

《抹布女》《絕愛》後遺症:上億投資僅收回200萬,央視子公司捲入官司

近日,上市公司中視傳媒發布公告稱,收到北京仲裁委員會的《裁決書》,認可公司向好風影視索賠1.62億元。

這一紙裁定背後,整個事情的原委,還要追溯到5年前。

當時,中視傳媒投入1億元,與好風影視合作,共同出品了兩部電視劇《第三種愛情》(后改名為《絕愛》)、《抹布女也有春天》。

兩部電視劇早在三四年之前就已播出,但中視傳媒卻稱一直沒有拿到相應的項目回款,至今一共才收到200萬元。

無奈之下,中視傳媒只好將好風影視告上仲裁庭,要求還錢。

但好風影視方面的人卻表示,這1億屬於項目投資,簽訂合同時只寫明盈利后如何分賬,而並未寫明虧損后如何處理。

此外,圍繞這兩部電視劇產生了多起仲裁、訴訟,其過程似乎比這兩部劇本身的劇情要精彩很多。連業內老牌影視公司金英馬影視的高層,也作為好風影視的擔保方被捲入訴訟。

有意思的是,2013年8月,中視傳媒曾宣布10.2億的總價收購金英馬100%股權,後來重組中途流產。如今卻同樣由合作變成反目成仇,也讓人不勝唏噓。

一方面,好風影視看起來沒有還錢的打算;另一方面,與好風影視關係密切的金英馬目前手頭也不寬裕,其實際控制人滕站,由於之前與上市公司中科新材重組時主動簽署股份回購協議,結果重組失敗后滕站反而背上了一大筆債。

按照兩家公司的情況來看,中視傳媒短期內要回1億電視劇投資的可能性,恐怕並不大。

《抹布女》《絕愛》後遺症:上億投資僅收回200萬,央視子公司捲入官司

1億投資電視劇僅回收200萬,導致中視傳媒2016年凈虧損1.25億

4年前,海清顛覆性首演「女漢子」、吳秀波客串的都市喜劇《抹布女也有春天》,在很多業內人士看好的情況下,遭遇收視滑鐵盧。

3年前,張歆藝、李光潔主演的都市偶像劇《絕愛》曾被媒體稱讚是收視、口碑雙豐收,「絕愛體」一度爆紅網路。

這兩部電視劇,都是由中視傳媒與好風影視共同出品的。

其中,中視傳媒投入拍攝資金共計10170萬元,《第三種愛情》4950萬元,《抹布女也有春天》5220萬元。

按照中視傳媒方面的說法,好風影視原本應該在2014年12月前返還中視傳媒的拍攝款10170萬元及固定收益2542.50萬元(按25%計算),共計1.27億元。

但是,好風影視並未如期履約。經多次催款,好風影視僅償還200萬元。

無奈之下,中視傳媒於去年12月提起仲裁,除了要求好風影視支付投資成本和收益1.25億元外,還包括逾期付款違約金4491.99萬元,以及投資分成款500萬元,三項索賠總計高達1.75億元。

《抹布女》《絕愛》後遺症:上億投資僅收回200萬,央視子公司捲入官司

對於中視傳媒這家A股上市公司來說,兩筆電視劇的投資失利,也給公司業績帶來嚴重負面影響。

從2012年至今,這兩筆投資的應收賬款期限已經達到5年,按照相關財務規定,中視傳媒在2016年年報中對其全額計提了壞賬準備,成為公司去年凈利潤巨虧1.25億的主要原因。

而中視傳媒上一次業績虧損,還是十幾年前的事。

娛樂資本論聯繫到中視傳媒的證券部人士,對於這起仲裁案,公司並不願多說。「北京仲裁委員會對浙江好風這個案件做出了裁決,我們將確保公司及股東利益的最大化。」

經過今年4月和6月兩次開庭審理,該仲裁案最終於9月獲得裁決。

結果顯示,中視傳媒的請求只有一項獲得完全支持,即好風影視需支付投資成本和收益1.25億元;第二項,違約金比例調降至0.03%/日,合計3697.44萬元;第三項投資分成款,不予支持。

好風影視違約的「隱情」:上億資金是投資,而不是借款

很多人可能會有疑問,高達1億的電視劇投資款,好風影視為什麼拖了5年?

由於好風影視並沒有官方網站,河豚君只好查閱其工商資料。目前好風影視的最大股東為雷繼梅,持股90%。

不過,河豚君發現,2015年8月好風影視有過一次股權變動,公司的控股股東、法定代表人由楊利變成了雷繼梅。顯然,好風影視5年前引入中視傳媒1億多投資的關鍵人物,其實是楊利。

而楊利,是浸淫電視劇行業長達20多年的老兵了。

根據媒體報道,楊利擔任製片人和發行人的國產電視劇集有18部500餘集,代理髮行的海外電視劇有20多部500餘集,除了前面提到的兩部電視劇以外,還有《誰都會說我愛你》《愛在有情天》《遍地英雄》《夜光神杯》《雙刺》等多部作品。

娛樂資本論聯繫到好風影視的高層,其並不認為中視傳媒兩筆電視劇投資的性質是借款,而是投資款,要自負盈虧。

「作為上市公司,中視傳媒的記賬程序也不是借錢,從它的年報來看,這兩筆錢是作為投資款進來的。現在中視傳媒要錢的時候,就變成是固定回報,這是不公平的。」

《抹布女》《絕愛》後遺症:上億投資僅收回200萬,央視子公司捲入官司

該高層認為,兩個電視劇項目簽的合同叫共同投資拍攝協議書,這個25%只約定了盈利怎麼分配,沒寫虧損怎麼辦,不能盈利就分錢,虧損就不承擔責任。

河豚君還注意到,電視劇《抹布女也有春天》、《絕愛》曾分別於2013年、2014年在江蘇衛視首播,不過收視情況並不是很好。

「好風的劇在我們這邊播得都不太好。」一名江蘇衛視的內部人士告訴河豚君,比如《抹布女也有春天》,「這部劇其實品相還行,陣容也還行,就是收視很差,平均不到0.6,而當時我們幾乎每部劇都破一。」

既然首播在江蘇衛視,那麼江蘇衛視給了好風影視多少錢呢?

上述好風影視的高層並沒有透露具體的數字,只表示,江蘇衛視給的價格並不高,好風一共虧損了幾千萬。

從好風影視與深圳廣電集團的一個訴訟案中,大概可以估算這兩部電視劇到底能收回多少錢。

2014年,深圳廣電集團買了電視劇《絕愛》在廣東省地區有線、無線電視播映權和中國大陸地區二輪黃金時段衛星電視播映權,節目基準價格為15萬元/集,35集合計525萬元。

但是,後來《絕愛》僅播出2天,就因為收視低迷而被深圳衛視停播,深圳廣電集團也拒絕支付任何播映權費用。為此,好風影視把深圳廣電集團告上法庭,目前正處於二審中。

仲裁觸發擔保條款,但金英馬老闆滕站官司纏身無力償還

小娛注意到,《抹布女》、《絕愛》這兩部電視劇的失敗,也讓金英馬董事長滕站捲入中視傳媒與好風影視的糾紛之中。

成立於1993年的金英馬,是一家比華誼兄弟、光線傳媒還要老牌的影視公司,出品過的比較知名的電視劇包括《大宅門》續集、《黑洞》、《冬至》、《家,N次方》等。

《抹布女》《絕愛》後遺症:上億投資僅收回200萬,央視子公司捲入官司

去年12月,在把好風影視送上仲裁庭的同時,中視傳媒也將滕站等告上法庭,索賠數額也和好風影視一樣,高達1.75億元。

起訴緣由是,在2012年中視傳媒投資《抹布女》等2部劇的時候,滕站代表金英馬團隊向中視傳媒出具《承諾函》,如果好風影視給中視傳媒造成不可彌補的損失,且無力賠償中視傳媒的經濟損失,則由滕站等金英馬公司經營團隊負責向中視傳媒進行相應補償。

河豚君注意到,好風影視原實際控制人楊利,也是金英馬的股東,目前還擔任金英馬的董事總經理,而金英馬在3年前公布其投資、製作的電視劇,也包括《抹布女也有春天》、《絕愛》,可見兩家公司的關係十分密切。

今年8月4日,法院以中視傳媒和好風影視的仲裁案正在進行為由,駁回了中視傳媒的請求。現在,隨著上述仲裁案的塵埃落定,如果好風影視仍然不還錢的話,滕站可能會再次被中視傳媒起訴。

《抹布女》《絕愛》後遺症:上億投資僅收回200萬,央視子公司捲入官司

但這起訴的結果已經很明顯:滕站無力還錢。實際上,目前滕站身上還牽涉另一樁官司。

2014年4月,禾盛新材(現名為中科新材)宣布,以2.19億現金收購金英馬26.5%股權。後來由於金英馬2014年業績未達標等原因,滕站主動要求回購股份。

根據與中科新材簽署的回購協議,滕站將分2期支付股權轉讓款:2017年5月前支付50%,約1.09億;2018年5月前支付剩下的一半款項及利息。

但是,中科新材至今沒有收到滕站的首期股權轉讓款。由於滕站違約,中科新材在今年7月將滕站告上法庭,要求法院判令滕站支付股權轉讓款、利息及違約金,合計高達3億元。

《抹布女》《絕愛》後遺症:上億投資僅收回200萬,央視子公司捲入官司

為什麼無法返還中科新材2.19億的收購款?

滕站曾在2年前對媒體稱,是由於款項全部用於回購原大股東的股份。具體情況是,在禾盛新材收購金英馬股權的同時,當時金英馬最大機構股東九華投資以1.5億元轉讓金英馬48%股權給滕站,正式退出金英馬。

也就是說,金英馬原本希望與禾盛新材重組實現上市融資的目的,結果重組失敗,滕站反而背上了一大筆債務,至今無力償還。

此外,由於金英馬在上述重組方案中隱瞞了為滕站1.08億元的個人借款提供擔保的情況,今年6月下旬證監會開出罰單:對金英馬給予警告,並處以60萬元罰款;對滕站給予警告,並處以30萬元罰款;對侯麗娟、楊利給予警告,並分別處以20萬元罰款。

種種跡象表明,在好風影視的糾紛案中,即便中視傳媒起訴滕站,估計也很難拿到此前的1億投資款,最後可能不了了之。

(鈦媒體作者:娛樂資本論,文/楊柳青)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