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習記者 任飛 深圳報道

  海外併購正在迎來變化。

  進入2017年,隨著監管層對企業進行海外投資、併購監管的加強,前些年的併購熱潮開始「退燒」。據Wind數據顯示,截止到8月28日,中國企業在2017年的出境併購(交易買方為境內公司,標的為境外公司)數量為231次(按公告日),交易金額總計為3278.40億元,同比減少了65.34%。

  一位私募併購基金經理告訴記者,儘管多數企業認可資本脫虛向實的本義,但謀求在異國他鄉賺快錢的心理仍普遍存在。Wind數據顯示,過去五年,集中在多元金融和資本貨物等行業的投資規模巨大,分別為3240.75億元和1824.89億元,在所有行業中排列二、三位。

  8月18日,國務院辦公廳轉發四部委《關於進一步引導和規範境外投資方向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意見》」),對房地產、酒店、影城、娛樂業、體育俱樂部等境外投資進行了限制,也對境外高新技術和先進位造業企業的投資合作提出鼓勵。

  然而,技術型併購的需求不僅在國內,巨頭相互擁抱的趨勢已經使得部分行業的集中度日漸升高。有分析認為,在壟斷效應下,存量的尖端技術資源會變得越來越少,留給想以通過境外併購方式獲取生產資源、補齊企業供應鏈公司的時間不多了。

  本土技術還是「出口回爐」?

  儘管《意見》鼓勵境外資訊技術領域的併購,但目前成效並不理想。2017年以來,國內企業對境外資訊技術行業的併購仍較歷史同期下降明顯。

  Wind數據統計顯示,截止到8月28日,國內企業今年在境外資訊技術行業的併購次數達到58次,交易金額共計270.58億元,同比下降82.33%。投入規模上,也不及醫療保健、房地產、多元金融等行業,在11個行業大類中位列第七。

  8月28日,北京某券商市場研究部研究員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採訪時表示,並不是中國不想收,而是外國不讓收。

  「涉及集成電路、通信及半導體的技術往往被他國列為『國家安全』技術的級別,外資想要通過收購審核的可能性很小。」

  美國榮鼎諮詢2016年公布的一項調查報告顯示,2016年,中國在美國、歐洲等地成功的收購往往一波三折,如美的集團(000333.SZ)對德國機器人製造商庫卡的收購曾先後被多次否決;一家中資財團試圖以30億美元收購荷蘭集團飛利浦(Philips)位於美國的照明設備分部,但遭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CFIUS)阻撓。

  該報告還統計到,2016年中國有超750億美元海外投資被取消,而標的國以「國家安全」為由不允許中國在本國技術領域滲透則是主要原因。

  此前,雖然有像紫光集團先後在2013年和2014年連續收購美國上市企業展訊和銳迪科的案例,補足了紫光集團晶元發展的短板,但事實上,這兩家公司是在美上市的中資企業,其技術核心也並非美國「特產」。

  類似的併購案例還有很多,前北京券商研究員表示,看似熱鬧的跨境併購實際上並沒有拿走多少「本土技術」,而是中國技術的「回爐」。

  存量技術併購窗口期

  與技術收購受限相伴,全球跨國併購也在「降溫」中。據湯森路透數據顯示,2016年全球併購總額為3.6萬億美元,比2015年創紀錄的4.37萬億美元降低了17%。有分析認為,儘管企業併購的胃口不減,但存量的技術資產已越來越少。

  從產業鏈角度觀察,前北京券商研究員認為,部分行業經歷過技術更迭後,已經進入發展的平緩期,一些上游龍頭公司已經開始謀求轉型。

  「在壟斷效應下,存量尖端技術資源會變得越來越少,留給想以通過境外併購的方式獲取生產資源、補齊企業供應鏈公司的時間不多了。」 前北京券商研究員說。

  以高通為例,隨著智能手機市場發展趨於停滯,目前正以470億美元準備收購恩智浦半導體,如果成功,全球最大的汽車半導體供應商將被高通提前拿下。

  據湯森路透數據顯示,類似的巨頭擁抱在2015年到2016年間較多,而在這之後的中資「出海記」確實遇到了「技術收購」的「冬天」。

  Wind數據統計顯示,在國內企業對海外資訊技術併購熱開始的2014年,當年的交易金額達574.92億元,同比上漲1458.91%;到2016年,交易金額達1530.94億元,到達階段性峰值;今年以來,截止到8月28日,交易金融共計270.58億元,同比下降82.33%。

  迪羅基的一項數據統計顯示,2016年中國掀起海外併購高潮時,有近一半併購交易發生在歐洲市場。前北京券商研究員表示,儘管歐洲適當寬鬆,但併購潮必然加快「資產荒」的到來,倘若市場上的優質標的已經稀缺,下一次的潮流出現要再等幾年甚至十年。(編輯:楊穎樺)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