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底層」大學生們的網際網路之路:充滿黑金的校代江湖

「底層」大學生們的網際網路之路:充滿黑金的校代江湖

長沙校代的大本營—國儲電腦城

在這座特殊的網際網路江湖中,985院校的干不過211院校的,211院校的又干不過普通本科院校的,而最厲害的還是各大專科院校,這裡堪稱是行業里的「黃埔軍校」,培養了數以萬計的從業人員以及為行業輸送了大量的行業高管。

這群「黃埔」學子充滿了對金錢的渴望,兄弟義氣是在這個行業裡面混的開的第一要素,但只要價錢合適,改換門庭和另立山頭的事情也很常見,畢竟整個行業都存在著兩個簡單的世界觀:一個是網際網路與傳統行業最大的區別就是:網際網路錢來的快,快到讓人難以置信;另一個就是大學生就像「韭菜」一樣,每年割了一茬又長一茬,似乎永遠也割不完。

1

據不完全統計,全國有超過2500所專科以上院校,共計約2800萬名大學生,他們一年「吃喝拉撒」的消費額就不低於3000億人民幣,而這3000億的市場中的邊角料都足夠讓人為之瘋狂。江湖中人為了在校園市場中分一杯羹,吃肉喝湯,可謂是絞盡腦汁。他們似乎在毛概課上找到了靈感,受到毛主席的「堡壘往往容易從內部被突破」啟發後,一個脫身於學生的校園代理行業順勢而生。並且以破竹之勢成長著。

校代出現的具體年份已無法確認,起初它只是企業與高校市場的一個連接點,為企業在高校開展業務服務,但漸漸有聰明的校代發現可以利用資訊掌握的不對稱性來掙錢,而且還是暴利,由此衍生出專門負責賣3C產品(主要是電腦)給大學生的一群人,被稱為3C校園代理,而彼時一單4000左右的電腦,他們可從中抽取1200左右的利潤。

校代主營業務是3C電子產品,那麼自然一定要緊靠著電腦城。在長沙的國儲、科佳兩座電腦城裡,這裡三百元可以幫辦營業執照,一千多元就能租個辦公室,然後去二手傢具市場淘點舊沙發和座椅,把寬頻裝好,「某某科技有限公司」就正式成立了。如今,電腦城裡五六百家所謂的「某某科技公司」,它們養活著不下萬名大學生校代。

創業成本之低,行業利潤之大,讓無數大學生搖身一變成為「某某科技有限公司」老總。大的老總手底下有一兩百號人,小的老總底下可能加自己也就幾杠搶,但都沒有關係,並不影響大局,前期準備就緒後,公司能否成功的最重要一步就是—賣電腦。

對於如何更快更多的「賣3C」,聰明且善於學習的學生們發揮了自己多年的聰明才智,最後總結出了九字真訣:「廣招人、打雞血、勤晒圖」。

「廣招人」就是廣撒網瘋狂招收代理,來者不拒,用量來壓倒質。招到代理後,公司首先會想方設法讓你買電腦、換手機,隨即在讓你去影響同寢室、同班的人,最後是好友或其他人脈。

「底層」大學生們的網際網路之路:充滿黑金的校代江湖

公司招人的宣傳語

校代行業的淘汰率也頗高,百分之九十五的校代會在第二步卡死,只有不到百分之五的代理才能走到第三步,並繼續在這行走下去。但是淘汰率高並不意味著校代公司在「虧本賺喲呵」。因為所有的底層校代都是沒有底薪的,拿的是純提成制,賣一台就掙一台的錢,而只要你賣一台,那麼公司自然也就能掙一台。

「打雞血」就是打造公司業務標杆,通過這些標杆來「雞血」大家。校代公司每天都有早會、晚會,會上會公布實時業績情況,對於完成任務的代理,公司和主管會不吝各種讚美之詞,恨不得把你誇到天上去;而對於沒有完成任務的代理,吃蚯蚓、跪著爬樓梯、裸奔這些懲罰則是家常便飯,美曰其名為逼著你成長。

「底層」大學生們的網際網路之路:充滿黑金的校代江湖

完不成任務的「自我懲罰」

而且每個「某某科技公司」背後一定有一個「成功」的創始人:

他從高中開始創業,掙得自己的大學學費;他大學自甘墮落,沉迷於遊戲不能自拔,後浪子回頭,痛改前非,成為創業典型,如今日進斗金、身價不菲…..

.用幾乎適用所有大學生的現狀和偽裝成創業典型的自己,來暗示大家,只要你好好乾,那麼有一天你會和我一樣成功,這碗雞湯喝下去,就有了夢想。

「底層」大學生們的網際網路之路:充滿黑金的校代江湖

每周一次的打雞血大會

「勤晒圖」則是借鑒了微商的「成功經驗」,每天至少發布一篇「炫富」的朋友圈、空間,可以說從老總到普通代理,公司上上下下從不放過任何可以「拍照炫富」的機會:

結到貨款雖然是別人的,沒關係,先拍個照發個朋友圈裝下逼;

去蹭某個培訓會,自己在台下乖乖聽講,沒關係,休會期間上去拍個照發個朋友圈裝下逼;

朋友請吃飯,飯後AA去KTV,沒關係,偷偷拍個照發個朋友圈屏蔽這些朋友裝下逼;

如果今天實在沒有什麼好拍的,沒關係,還可以用軟體生成一系列的對話,截圖發朋友圈裝逼。

「底層」大學生們的網際網路之路:充滿黑金的校代江湖

會「炫富曬收入」是這行的基本技能

通過這些無時無刻都在誘惑著你,讓你產生一種只要做代理就能一夜就走向人生巔峰的錯覺。而這行之所以大專生能為主力軍,跟這群孩子平日課時不緊,大多是來混日子,到點拿文憑的;平日空閑時間多,抽煙喝酒聚餐開銷又大有關係。

阿東是這萬名從業人員中普通的一個,他今年本應是一名即將大三的大專學生,但兩年前剛進大學沒一個月的他,受身邊的校代暴利刺激,拉著同班好友,花了兩千花錢,註冊了個資金為兩百萬的科技公司。

「要做就要做最好的,這樣才顯得自己實力雄厚,別人半個證都是花300,我就捨得花兩千」,阿東抽著煙大聲地說道,他也許忘記創業啟動的5000資金是自己的學費。

創業前期靠「窩邊草」賣出了自己的第一波電腦,由此積累了第一桶金,正當阿東準備向其他學校擴張,大搞一番時,他的隊伍卻因人手不足被迫解散了。

校代沒有什麼壁壘,是個人就可以做,加上年輕人血氣方剛,人人都想當老大,想當那個每天站在台上開會的人,所以行業隊伍變動非常大,一個大公司瞬間可以分成幾個小公司,阿東就不幸遭遇了這些:他公司的二把手也是他最信任的兄弟,帶著手底下的兄弟另立山頭,創了個「XXX科技有限公司」。

與從業人員急速上升相對應的是行業利潤的整體下降,以前資訊不透明,一台電腦可以掙1200左右,現在隨著行業競爭的加劇,一台電腦的利潤下降到了600左右。

更為致命的是,京東和阿里開始下沉進入校園市場,隨著電商的快速發展,大學生也漸漸沒那麼「好騙」了,大家開始學會了在京東和淘寶上比價,哪裡便宜買哪裡。

「不過還是存在機會的,大部分學生上京東比價時,我們就會騙他京東上是水機,勸他上中關村比價,因為中關村名字聽起來也更加正規些,總之哪個網售價最高,我們就去哪比,只是成交率沒之前那麼高了」,一位高級校代說。

「底層」大學生們的網際網路之路:充滿黑金的校代江湖

當學生要上京東比價時,代理們通常會拿網上多水機來警告他

2

行業危機來臨時,小的公司苦不堪言,大的公司早已轉型,轉攻另外一個高暴利新興領域:校園貸,由此進入了校代最「輝煌」的時期。

2015年,各大分期平台紛紛拿到融資,開始向全國進軍。在進軍的過程中,校代與校貸一拍即合,實現了資源互補:

一方面現有3C校園代理轉為校園貸款代理,業務模式基本類似,只是由賣3C產品換成了辦分期,同時校貸可以為3C做補充,「首付只要298,蘋果6S帶回家」;

另一方面校園貸款每單又可以給校園代理帶來高額利潤,從而加快公司「招兵買馬搶地盤」,可以說,當校代遇上校貸,這是兩個行業的狂歡。

「底層」大學生們的網際網路之路:充滿黑金的校代江湖

校代與校貸無縫銜接

彼時阿東已經完全從3C業務里退了出來,當上了一家分期平台駐火車站的業務辦理員,最高峰時一天十七八個人排著隊找他套現,一人收六百的手續費,一天收入過萬,比金領還金。

而那些前來貸款的學生們,除去給阿東的六百手續費,還要給「引路人」三百辛苦費,貸二千塊錢,到手已只有1100,即便這樣還是源源不斷有學生前來辦理。

「靈泛」的阿東發現校貸業務的火熱後,立馬又應徵了兩家分期平台的業務員,同時推三個平台的校貸業務,這個平台的額度不夠,沒關係,我這還有其他的平台,你再借點就可以了;還不起,沒關係,借一個也是借,索性一次多借幾個,就這樣多平台操作王阿東正式誕生。

「只要業績好,誰也放不倒我,我最大的苦惱就是每天如何安排三個公司的打卡,不過後來我就想通了,考勤那點錢,隨便他們扣,我辦個分期就下來了。」阿東是這樣對我解釋他最大的苦惱,至於他的收入,他始終隱晦不談,只是用一句粗話「TM干網際網路,來錢也來的太快了吧」回應了我。

為了擴大業務量,各個分期平台前期的貸款程式極為簡單,有些甚至只要身份證號碼和簽名就可以放貸,全然不顧你是否本人,於是從中就又細分了一種模式:

套貸,竊取學生的身份資訊後,偽造好籤名,然後與資料審核的人進行「內外勾結」,雙方各取所需,事成後審核的人抽30%水。

「這些個人資訊,從他們入學填報名資訊到正式上課中間,有的是方法可以買到」,一位不願透露名字的校代告訴我們說,2016年不斷有新聞爆出,某某大學學生拿同學身份證在某某平台貸款,多名同學受牽連等。

高額違約金利息讓違約大學生的人生就此跌入深淵,有些違約學生實在沒有能力還款了,最後只能變成一些借貸平台的校園「下線」,通過微信、QQ、貼吧等多種渠道,向身邊同學推薦各類貸款業務,過著「放貸養貸」的生活。

在校園市場毫無監管與秩序下,校貸野蠻的發展了兩年,一路伴隨著各種負面新聞,最終以河南牧業經濟學院大二學生鄭旭跳樓自殺而走向終點,剩下一堆背負債務的家庭、被拍裸照的女大學生和一堆狂歡後無所適從的校代們。

大部分校代抱怨說:「以前一個月隨隨便便幾萬塊錢,你說現在一個月累死累活才給我4000塊錢,這不是埋汰我嗎?」與這句話相對應的是一項調查報告:2016屆中國大學畢業生畢業半年後平均月收入3988元。

校貸風行的時候,校代們從來沒有把錢當作過錢,每晚呼朋喚友燈紅酒綠,頗有些「千金散盡還復來」的感覺,沒想風口這麼快就結束了。

我問阿東身邊存了多少錢,他這次老實地回答道:「沒余什麼錢,開銷太大了,後來不適應就一直在家吃老本」,與他有著相似遭遇的還有數不清的校園代理,校代作為他們的第一份工作,對他們今後的職業選擇都產生了嚴重的影響:現在的他們大多混跡於灰色產業圈,無法習慣正常工作。

「底層」大學生們的網際網路之路:充滿黑金的校代江湖

大部分做過校貸的校代們,無法習慣落差,只能在這行里繼續前行

3

在校代1.0版3C和2.0版本校貸之前,校代做人力資源的其實不多,因為這行太過於正規,且要連接B端和C端,大部分情況下還需要墊款,利潤和3C、校貸來比,簡直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可現在主要業務萎縮,蚊子再小也是肉,「迫於無奈」校代的第三個版本就轉向了人力資源和醫美。

如果說3C和校貸主要目標客戶是男大學生,那麼醫美這次就將「槍頭」對準了女大學生,一來抓住了女人愛美的痛點,這一市場需求極大,二來醫美與分期的結合,在合適的消費場景下,能獲取高額利潤,此外醫美這塊價格一直不透明,水也深的很,國產貨、進口貨的價格懸殊極大,這就方便了公司「泥沙俱下」。

同3C+校園貸一樣,醫美+分期玩的還是校代之前的套路:先是以免費、低價吸引女大學生前來「整容」,然後通過業務人員的「花言巧語」讓你辦理其他項目,最後向你推薦「分期產品」,可以說從你答應來醫院的那一刻起,就已經陷入了一個「局」,而最終的目的就是將你的剩餘價值全榨乾。

「底層」大學生們的網際網路之路:充滿黑金的校代江湖

某醫美公司開張宣傳的海報,國民老公「被廣告」

醫美分期此前已經屢被爆出負面新聞:8月9日,深圳南山警方破獲一起「美容貸款詐騙案」,而在更早之前,北京地區的醫美大中介卓小寶已經開始跑路……從男大學生到女大學生,從3C到醫美,目標客戶和產品都在變,但不變的是套路:讓學生貸款,從而獲取高額利潤。

小的校代公司沒有那麼大的財力去和醫院合作,做不了醫美,於是就將目光投向了寒暑假工,每年到了寒暑假,這群人就開始忙活起來了,他們將一車車的學生髮往上海崑山、浙江、廣州等地的工廠,每個人獲取400-1000元不等的人頭費,對於工作環境、吃住條件等一無所知。

「底層」大學生們的網際網路之路:充滿黑金的校代江湖

某代理空間里的暑假工「求職」宣傳語

天真的學生們到了工廠,才會發現實際情況與宣傳講的完全不一樣,但已然沒有辦法,絕大部分學生會選擇吃了這個虧,埋頭苦幹完這兩個月,而代理們,明年同一時間換個馬甲,又可以繼續。

阿東,他沒有做醫美和寒暑假工,用他的話來說「這些坑大學生的事,我再也不做了」,他選擇了老老實實去上班,可現實給予了他一個還擊:沒有大學畢業證的他,大部分的公司連面試的機會都沒有給他,飽受打擊的他,最後對我說了句:「好懷戀讀書的那些時光,可惜再也回不去了」。

校代是座大圍城,城外的學生以為遍地黃金,拼了命想進來;而進來的學生,又驚覺水渾且深,拚命想出去。當大潮褪去,剩下的這群學生,像餓狼一樣,紅著眼盯著每一個路過的行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