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廣告攔截神器」遭三大影片網站起訴:破壞經營模式損害利益

「樂網」APP作為「廣告攔截神器」,一度為影片愛好者帶來福音。今天上午,杭州鐵路運輸法院開庭審理原告深圳騰訊電腦系統有限公司、原告北京搜狐網際網路資訊服務有限公司起訴杭州碩文軟體有限公司不正當競爭糾紛兩案。碩文公司正是「樂網」開發運營商,其已是第二次在法庭上迎戰影片網路「大咖」。8月28日,該院剛剛開庭審理優酷運營者訴碩文公司不正當競爭案。這是浙江首次審理利用軟體過濾影片廣告的知識產權案件。

優酷、騰訊、搜狐影片網站狀告「樂網」

隨著影片網站的蓬勃發展,影片網站的點擊率和影響力與日俱增。一些集聚大量人氣的熱門影片網站成為廣告商競相追逐的對象,在片頭捆綁廣告也成為常態。

為改善使用者體驗,軟體提供「屏蔽影片廣告」的功能,受網民歡迎,但對依賴廣告收入維持經營的影片網站造成生存威脅,由此引發的不正當競爭糾紛案,是網路侵權審判中的新類型案件。

作為「優酷」、「騰訊影片」與「搜狐影片」的運營者,三家原告公司分別訴稱:其系中國領先的影片門戶網站,擁有數量眾多的正版高清影影片道,其經營模式主要有兩種:一是在網站、APP中以及影片節目片頭和中間播放少量、短時廣告而收取廣告費;二是使用者開通會員觀看無廣告影片節目而支付的會員費。這兩種商業模式作為提供免費高清影片節目的收入來源。

2017年3月15日,三原告發現,被告碩文公司開發的一款APP「樂網-廣告攔截,影片廣告過濾、應用、網頁廣告屏蔽神器」,以「唯一有效攔截全網熱門影片APP廣告,從此不用傻等1至2分鐘」等進行宣傳。使用者安裝該軟體後,可以完全跳過影片廣告而直接收看節目。

三原告均認為,該軟體破壞了其經營收入模式,損害了其合法利益。遂各自訴請判令被告賠償損失100萬元、合理支出6萬元。

被告抗辯:「免費影片+廣告」商業模式沒有合法法益

庭審中,被告碩文公司抗辯:「原告以免費影片作為幌子,強制使用者長時間觀看片頭廣告,違法在先。被告單純提供一款多功能樂網軟體的行為不構成侵權和不正當競爭。」

被告認為,新實施的廣告法規定,在網際網路頁面以彈出等形式發布的廣告,應當顯著標明關閉標誌,確保一鍵關閉。而原告影片片頭廣告冗長,且根本沒有關閉標誌,不可一鍵關閉,其行為不存在合法法益。同時,「免費影片+廣告」的模式並非影片行業唯一模式,在不斷演化中也可以被新的商業模式顛覆。全球知名影片網站都不是通過「免費+廣告」模式盈利的,故其合理性並非不容置疑和挑戰,應交給市場和消費者進行評判,無需司法特別干預。

對此,原告認為,原告網站有大量採購和原創的影視節目,由於免費提供給使用者,使用者需要提供對價,彌補原告付出的成本,原告經營模式也是影片行業通行的,其合法權益受到反不正當競爭法的保護。

激辯:屏蔽行為是否符合「非公益必要不干擾原則」

對於原告指控的不正當競爭行為——利用軟體攔截廣告,是否符合網際網路競爭的「非公益必要不干擾原則」,雙方展開激辯。

原告認為,被告軟體的唯一功能是攔截影片廣告,其攔截行為不具有正當性。雖然其技術是中立的,但行為違法。

而被告則認為其針對網際網路上各種惡意廣告的騷擾,基於消費者利益,技術上進行攔截。即使按照「非公益必要不干擾原則」,針對不能一鍵關閉的廣告進行屏蔽,節約了使用者的帶寬、流量和時間,屏蔽行為具有公益性。

被告說,目前市場上影片廣告屏蔽主要有兩種方式:一種是通過流量分析,識別廣告請求並進行屏蔽,沒有影片搜索和播放功能。另一種是通過破解影片網站影片資源獲取技術,實現類似的影片播放APP或客戶端,只播放正常影片而不播放廣告。樂網軟體的工作原理屬於前者,與既往判決中涉及的其他廣告攔截、屏蔽軟體的工作原理不同,沒有對他人的產品和服務進行攻擊性的行為,沒有將流量和使用者吸引到被告的產品、服務和網站,更沒有通過被告的樂網軟體來播放影片節目和廣告以分流原告的使用者和流量。

對於被告的公益之說,原告認為,被告目前在國內是免費安裝,但其投資主體在國外有盈利模式,即通過與廣告代理聯盟簽署協議,攔截廣告的公司根據是否付費來決定攔截何種廣告。「樂網」將來不排除這種盈利模式。

由於三起案件涉及訴訟雙方競爭關係與競爭行為正當性的判斷及網際網路環境下影片服務市場競爭秩序的建立與維護等複雜問題,法庭將擇期宣判。

(原題為《影片廣告屏蔽軟體遭三網際網路影片網站起訴 浙江首次開庭審理用軟體攔截影片廣告不正當競爭糾紛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