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繼無人」的三星:掌門人李在鎔獲刑影響發展戰略

  三星「太子」李在鎔在被捕6個月後迎來了一審判決,8月25日,因賄賂韓國前總統朴槿惠,李在鎔一審獲刑五年。三星一時間陷入沒有掌門人的境地。

  輿論場上,重新流傳著李在鎔受審時落淚的消息,似在渲染緊張情緒,外界尤為關注三星電子會否從此一蹶不振。

  「溫和」一直是外界賦予李在鎔的第一形象。在韓國輿論中,關於李在鎔與蘋果兩任掌門人私交甚好的故事廣為流傳。不過,在三星Note7炸機事件爆發后,有分析人士認為,三星已經露出了自己在產品質量方面的「軟肋」。

  Note7事件的爆發,被視為與三星的「冒險」有關,三星忽視了產業鏈發展水平,硬要在狹小的空間塞下一塊大容量電池,最終釀成苦果。

  對於李在鎔入獄后對三星的影響,外界還未能形成共識。但至少,當李在鎔遭遇入獄的尷尬后,三星正在承壓前行。

  尋求控制權引來「危機」

  在即將知天命的年紀里,李在鎔卻第一次難以預見自己命運的走向。獲刑5年或12年,還是被特赦,現在判斷為時尚早。

  法院做出一審判決前,李在鎔被關押在首爾一處拘留中心。韓國《民族日報》的報導稱,這位韓國第一大財閥家族繼承人待在不足6.6平方米的看守所單間里,過著每天只能食用一餐約1400韓元(約8元人民幣)的1飯3菜、一周只能洗一次澡的日子。

  這一切的根源,始於2015年的「第一毛織」併購案,也是李在鎔為謀求控制權而陷入的一場危機。

  2015年5月,在爭議聲中,接班第二年的李在鎔推動三星集團實際控股的公司第一毛織,低價收購集團成立之初的一個核心公司三星物產,在這起收購案中,李在鎔以16.5%的持股比例成為新的三星物產的第一大股東。

  合併前,李在鎔持有第一毛織23.2%的股份;合併后,李在鎔掌握了三星物產16.4%的股份,並增持了三星電子逾11%的股份。三星電子則是三星最核心的企業。

  雖然韓國通過繼承稅和贈與稅不斷稀釋財閥家族所持股份,但通過編織出龐大的交叉持股網路,李氏家族長期以不到2%的股本控制著整個集團。合併后,新的三星物產不僅持有三星電子4.06%的股份,還通過持有三星生命間接控制三星電子7.6%的股份,在集團股權結構中占重要地位。

  多方分析認為,上述合併增強了李在鎔對集團的控制權,倉促接班的李在鎔由此穩固了地位。

  在李在鎔接班之前,三星的上一代掌門人李健熙當時擁有三星電子和三星生命的股價總值為11萬億韓元(645億元人民幣),假如李在鎔以繼承或遺贈的方式承接父親李健熙留下來的這部分資產,按韓國法律規定的實際稅率計算,其需要繳納約6萬億韓元的遺產稅(約人民幣400億元)。

  長期以來,為了以「較小代價」實現經營權交接,財閥家族多採取內幕交易、低價收購等手段。李在鎔也不例外。

  負責案件調查的特別檢察組指認,李在鎔向時任韓國總統朴槿惠的朋友崔順實行賄433億韓元(約人民幣2.49億元),以藉助後者政治影響力,換取朴槿惠政府支持三星物產與第一毛織這兩家三星集團旗下企業合併,作為自己謀求三星集團繼承權和經營權的重要砝碼。為此,李在鎔曾與朴槿惠3次私下會面,後者指示下屬全力給予政策方便。

  另據韓國檢方稱,三星集團還涉嫌以培養馬術選手的名義向崔順實控制的一個德國團體提供資金,供崔順實的女兒使用,並提供了價值80萬美元的純種賽馬供崔順實女兒鄭維羅騎用,以及向崔順實及其外甥女成立的韓國冬季體育英才中心注資。

  李在鎔通過賄賂以換取政府對上述合併的支持,第一毛織得以實現低價收購,不過,這一舉動損害了股東權益,並造成了大股東韓國國民年金的資金損失,直接導致李在鎔可能將成為三星成立79年來第一名被判實刑的掌門人。

  清華大學五道口金融學院全球家族企業研究中心主任高皓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三星長期以來的交叉持股結構,沒有一個法律上的控股公司,導致了很多公司治理的問題,小股東的利益被剝奪。在上述合併案中,除了提高控制權,李在鎔實際上也有清理現有股權結構、提高透明度的打算,但在實現路徑上出了問題。

  鑒於三星前掌門人被判刑后多次被特赦,高皓認為,李在鎔也不排除被特赦的可能。

「後繼無人」的三星:掌門人李在鎔獲刑影響發展戰略

  溫和的「外交官」與三星的「第一主義」

  與強勢、集權的父輩不同,在媒體眼中,李在熙曾被稱為溫和的三星「外交官」,與世界上大競爭對手保持了良好的關係,但也有人認為李在鎔軟弱,很長一段時間在父親的庇護下碌碌無為。

  這在三星Note7炸機事件中似乎得到了體現,這一直被認為是李在鎔接班之後,入獄之前的第一場大考。

  2016年8月24日,Note 7第一起手機爆炸事件出現,隨後多個國家的多個版本均出現了問題,從全球召回再到中國區召回再到停產,Note 7正一步一步走向終點。

  根據外媒的報導,起初,李在鎔將Note 7的危機處理交給了高東真等高管,隨著事態的發展,李在鎔在9月初下令推動了三星Note 7的召回,以希望儘快止住公司品牌可能受到的損害。

  與對手蘋果相比,三星更像是一個冒險者。三星創辦人李秉哲說:「要做就做第一,不然就退出。」從某種層面講,第一主義也間接引發了自燃事故。

  通信專家康釗認為,Note7電池爆炸的根本原因在於,三星忽視了產業鏈發展水平,硬要在狹小的空間塞下一塊大容量電池,最終釀成苦果。

  受Note 7手機自燃事故影響,三星去年第三季度營業利潤下降30%,凈利潤同比下降16.8%至4.54萬億韓元(約合40億美元)。

  李在鎔的「溫和」與三星的冒險精神似乎並不相悖。在虹膜識別、無線充電、最高等級的防水防塵等一系列的「黑科技」加持下,Note 7被評為年度最強旗艦機。這款手機的推出時間比蘋果7早了一個月,但預定中成功狙擊對手的橋段並沒上演。

  2016年9月,李在鎔手握一部金色三星Note 7手機,一臉輕鬆地跟韓國記者開玩笑,「只有你那個是蘋果手機呀。」那個時候的他怎麼也不會想到,手中的Note 7竟然會成為史上最短命的旗艦手機。從發佈產品到宣布停產,只經過了72天的時間。

  冒險精神成為流淌在三星身上的血脈。面對上游核心元器件「無底洞」般的高投入,三星曾在兩次行業衰退期,別的公司選擇停滯、戰略性放棄的時候,選擇大舉進攻。

  1986年,DRAM內存市場不景氣,三星半導體累計虧損嚴重。英特爾等美國公司接連退出、日本公司削減投入。三星繼續擴大產能,並開發大容量DRAM。1987年,美國政府發起針對日本半導體企業的反傾銷訴訟案,日本企業縮減了向美國的出口, DRAM 價格很快開始回升,三星也扭虧為盈。

  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波及韓國,韓國多家公司都面臨生死時刻,就在別人都縮手縮腳的時候,三星選擇投資擴建液晶面板生產線,並在1998年底建成了3.5代線,完成了對當時只有3代線的日系公司的超越。

  「無為」的質疑

  在韓國輿論中,關於李在鎔與蘋果兩任掌門人私交甚好的故事廣為流傳。2011年賈伯斯的追悼會上,李在鎔透露了很多他與賈伯斯個人的細節,比如在遇到困難時他最先接到了來自賈伯斯的電話,兩人還一度在家共進晚餐。雖然當時三星與蘋果在專利糾紛上摩擦不斷,但李在鎔的舉動獲得了蘋果新任CEO庫克的好感。

  個人生活里,與父親的強勢霸道不同,據媒體援引接觸過李在鎔的三星員工的話稱,李在鎔對人友善,出差在外會盡量自己提包,而不是交給助理,開會間隙也會自己沖咖啡。多年留學海外、深受西方現代企業管理理念熏陶的李在鎔比其較老一輩的做派更現代化。

  從公開資訊看,在2014年掌權以前,集團的重大交易和戰略中並未出現李在鎔的身影,即使在其進入董事局以後,外界始終對其能否扛下集團重任有所疑慮。

  在高皓看來,掌握實權以來,李在鎔並非「無為」。當時三星電子連續多個季度出現利潤下滑,李在鎔直面挑戰,在簡化三星股權結構、精簡業務構成與尋找新的業務構成三方面布局清晰。

  例如,其上台之初便籌劃讓兩個三星集團旗下的業務——愛寶樂園公司(第一毛織的前身)、三星SDS進行首次公開招股。當時的評價認為,此舉能夠募集到資金,也能創建出令政府滿意的更加透明的結構,外界對其鬆綁交叉持股抱有的期待大大超過其父輩。在彭博發佈的《全球50大最具影響力人物》排行榜上,李在鎔曾排名第18名,是唯一一個上榜的韓國人。

  不過2016年新舊掌門人交接時期,李在鎔治下的三星第一次陷入到巨大的危機之中。三星推出的Galax Note7手機上市后不久便爆出電池爆炸問題,這一事件與集團掌門人傳承過程中領導權的真空和缺位不無關係。儘管三星迅速召回問題手機,但與其父親上世紀90年代初燒掉15萬部品質不良的手機的驚人之舉相比,外界認為李在鎔還不夠有魄力。

  如今,三星再次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機之中,在推行企業現代化與確保控制權的兩難之間,李在鎔終究不願冒一點「失控」的風險。

  三星露出「軟肋」?

  作為三星前掌門人李健熙的獨子,李在鎔很早就被視為這個龐大帝國的唯一繼承人。1991年,尚在念大學的李在鎔便已進入三星工作,后赴日本、美國留學,2001年回歸三星,當時集團重大決策仍由其父決定;直至2014年李健熙身體抱恙后,李在鎔才真正走向台前。

  2014年11月,有媒體報導稱,李在鎔的父親李健熙因心臟原因退出一線后,時任三星電子副會長李在鎔逐步接手三星帝國。

  掌門人輪替的階段,往往是一個企業最為動蕩、脆弱的時期。從三星電子的2014年四季度財報來看,當季的凈利潤為5.3萬億韓元(約合48.8億美元),同比下跌36%,連續第五個季度出現凈利潤下滑。手機業務告別高速增長階段,三星電子移動部門對公司的利潤貢獻率從2013年時的70%降到2014年的58%。

  Note 7電池爆炸、李在鎔遭起訴入獄,外界普遍猜測三星電子會一蹶不振。

  在產業經濟分析師梁振鵬看來,三星已經露出了它的軟肋,那就是質量下降,Note 7手機炸機就是品質下降的表現。 有消費者向記者表示,此前挺喜歡三星手機的,可是Note 7發生爆炸以及三星對中國用戶的區別對待,讓他轉變了對三星的印象。

  據外媒報導,俄羅斯手機零售商Svyaznoy於6月份開始逐漸停止採購三星電子的智能手機和平板電腦,但依然在銷售庫存產品。原因是「三星電子移動設備的返修率居高不下,我們的消費者對此極為不滿」。

  李在鎔恐難趕上半導體「洗牌」

  Note 7電池爆炸的陰霾似乎正在散去,三星手機銷量開始回升。根據Gartner於8月公佈的數據顯示,今年第二季度,三星智能手機銷量在連續三個季度出現下滑后,首次實現增長,並以22.5%的市場份額穩居全球智能手機銷量榜榜首。

  不過,三星的好運並沒有在中國市場上延續。在國產手機的衝擊下,三星手機下滑明顯,Counterpoint Research數據顯示,三星的中國市場份額在2013年第二季度曾達到20%的頂峰,今年第二季度市場佔有率僅為3%,出貨量下滑超過50%。

  據外媒報導,2017年8月,三星電子重組中國業務部門,有7個銷售點被關閉,取而代之的是更加細分的22個基地。北京總部將對這22個基地進行更密切的管理。

  近年來,中國企業不僅在手機業務上給三星製造了麻煩,對半導體業務的投入也愈發加大,再次給三星帶來威脅。外媒援引分析人士觀點稱,中國大陸在半導體行業的投資繼續大幅增長,今年將達到54億美元,明年有望達到86億美元,雖與三星仍差距甚遠,但已超越中國台灣地區成為全球第二大半導體裝備市場。5年的時間,半導體市場將面臨洗牌。

  假如李在鎔真的在牢獄中度過接下來的5年,三星在半導體市場的前景也將被打上一個問號。

  產業經濟分析師梁振鵬告訴記者,李在鎔的獲刑對三星有沉重的打擊,畢竟他是實際的控制人。三星重要的戰略、發展、投資都需要他親自參與做決定,現在相當於群龍無首,未來公司重大的發展、戰略都會受到影響。三星需要迅速找出一個替代他的掌舵者,但在短時間內完成這項任務並不容易。

  不過,家電行業分析師劉步塵認為,李在鎔獲刑對三星不會產生大的實質性影響,三星是一家基於現代企業管理機制的家族企業,李在鎔乃至其父李健熙,對企業的影響並沒有外界想像的那麼大。

  新京報記者 江波 馬婧


新聞來源:北京新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