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身份」「懂技術」 黃牛兩月撈十萬

  正值暑運,旅遊流、探親流、學生流等客流疊加,一些熱線路出現火車票緊張的現象。鐵路部門預計,今年暑運有近6億人次出行。「新華視點」記者調查發現,一些「黃牛」繞過購票實名制,倒賣火車票牟取暴利。他們有的手握數十張身份證刷票倒票,有的利用通信軟體實施線上到線下團伙作案。有「黃牛」稱,暑運高峰期日入千元。

  據新華社電

  一張火車票加價100元

  鐵路系統發佈數據顯示,7月份國家鐵路發送旅客2.9億人次,同比增長9.9%。據一些鐵路工作人員介紹,暑運比春運更忙,一是暑運有60天時間,二是暑運為雙向客流,出行的短途旅客很多。

  全國一些熱門目的地的車票變得十分緊俏,「黃牛」們也開始伺機而動。深圳的萬先生就發現有人在深圳北站兜售高價車票,他說:「我去湖南嶽陽,票很緊張,在車站裡就有好多人跟著我,問要不要加價100塊錢買票。」

  僅7月一個月時間,濟南鐵路公安局在轄區火車站集中開展治安專項整治行動,就打掉涉票團伙窩點17個,收繳車票2104張,查處各類違法人員310餘人。

  記者近日來到北京西站,發現加價倒票的「黃牛」仍然存在。記者走出售票大廳,即有兩位中年婦女上前搭訕詢問是否需要代買火車票。

  此時從北京西到長沙南的G505次高鐵已經顯示無票,記者對其中一位劉女士說,想要買這一車次車票去往長沙。劉女士說:「可以幫你買到G505到保定的車票,保證你可以上車,上車后再補票,但每張加價100元。」在記者同意后,劉女士帶記者來到北京西站附近一鐵路客票代售點取票。記者拿到兩張車票,共花費337元,其中車票費用137元,「黃牛」加價費用200元。

  兩個月預計能賺10萬元

  記者調查了解到,其實像劉女士這樣的「黃牛」事前會囤積大量周末熱門車次的短途車票。鐵路杭州火車站派出所民警周晨介紹,「黃牛」在窗口或網路套購大量車票后,待找到車票買主后,利用開車前2小時內退票立即返庫的規定,同一時間迅速完成退票和回搶,犧牲少量的退票費,將車票身份資訊成功轉換,完成加價倒賣。一個外地在京倒票的「黃牛」透露,暑運高峰期,她平均每天能接10多單「業務」,按一張票加價100元計算,日收入1000元「僅是保底」,兩個月預計能賺10萬元。

  2012年1月1日,鐵路客運全面實施實名制購票。「相對於火車票實名制前,『黃牛』大規模縮小,但仍然活躍。空間集中在一線、二線城市火車站,這些車站旅客多,需求旺盛,時間集中在春運、暑運等小長假旅客出行頻次較高的節點。」中國人民公安大學治安學院講師李小波介紹。

  專家表示,「黃牛」往往是團隊合作,分工明確,建立專屬QQ群等聊天工具,通過網路聊天的方式,分享、販賣搶票軟體,熟悉網路操作的人在線上搶票、刷票,線下團隊有組織地進行銷售。

  「黃牛」倒票新手法

  買近求遠

  北京市民劉傑向記者反映,近日他準備去石家莊買不到車票,「黃牛」讓乘客用自己的身份資訊買一張短途車票進站,票價僅四元,同時再給乘客一張以他人身份資訊購買的到石家莊的車票。利用車上查票疏漏和出站時看票不看證,乘客渾水摸魚地完成行程。專家介紹,「黃牛」事先通過網路、電話等手段囤積緊俏方向長途車票,再加價將他人的實名車票售給其他旅客,同時讓旅客用本人身份資訊購買短途車票,以通過進站時實名查驗。一位「黃牛」向記者透露,自己現在手握30多張他人身份證用於倒賣火車票,這些身份證有的是遺失的有效身份證,有的是從老家搜集的鄰居、老鄉的身份證。

  囤票尋主

  鐵路民警介紹,「黃牛」通過各種途徑泄露的身份資訊和手機號碼,提前買好區間票,等有乘客需要同一線路的車票,「黃牛」再退票買新票,這個過程中只是損失了數量很小的退票費。

  一位網名叫「樂天派」的「黃牛」告訴記者,現在快遞、軟體註冊等很多途徑都存在個人資訊泄露,利用別人的身份進行囤票並不是難事。

  有些旅行社使用這種囤票尋主的方法,也成為「黃牛」窩點。濟南鐵路局工作人員6月底在濟南站附近一旅行社內查獲車票62張,已支付網路訂單147條,他人身份證複印件57張。該旅行社夥同另外三家旅行社冒用他人身份資訊以電話訂票方式囤票。

  專家說法

  北京隆安(濟南)律師事務所律師周雷說,依照治安管理處罰法、刑法,記者描述的「黃牛」倒票情況已構成違法行為。一些不法分子利用規則漏洞觸碰法律紅線,非法進行倒票、囤票,這種行為不僅擾亂了正常的售票秩序,還侵犯了消費者的權益。

  「黃牛」可以繞過實名制的根源是什麼?李小波認為,根源有兩個方面:一是「黃牛」可以利用各種真實有效的身份證資訊並藉助軟體大規模搶票,或是秒殺退票,這是目前「黃牛」倒票最主要的途徑;二是鐵路工作人員驗票環節不嚴,途中驗票和到站驗票漏洞導致部分持短途或虛假車票人員可以矇混過關。

  李小波建議,鐵路部門進一步加強實名制車票查驗管理,形成進站查、上車查、出站查的常態化嚴查嚴管模式;同時針對訂票規則存在的缺陷升級網站、堵塞漏洞,營造更加公平合理的購票環境,防止「黃牛」鑽空子。

  山東一位鐵路檢察人員告訴記者,目前新型倒票案件存在「定性難」「發現難」「取證難」問題。辦案中很難準確區分勞務行為和倒賣行為,倒票人員、購票買家隱匿網路幕後難以發現。此外,「電子數據、虛擬商品、談話記錄」等案件證據收集、固定相對較難,取證過程更為複雜。

  中央民族大學經濟學院副院長張建平建議,有關部門儘快出台司法解釋,對如何定性倒賣車票、倒票案件的證據標準等問題形成文件下發,指導辦案工作;儘快明確濫用高速搶票軟體的法律責任及為搶票軟體提供資訊平台的網站的法律責任。


新聞來源:北京新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