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chRoomage

「競業禁止」不是一紙空文,「契約精神」在職場中應被尊重

0 0

原標題:「競業禁止」不是一紙空文,「契約精神」在職場中應被尊重

今年4月初微天下曾經撰文關注過的搜狐影片訴馬可競業禁止仲裁案,在四個半月後終於有了初步結果。8月28日,微天下從北京市勞動仲裁委員會獲悉,前搜狐影片版權影視中心總經理馬筱楠(馬可)違反「競業限制義務」被搜狐提起仲裁一案宣布裁決結果,搜狐獲勝。

搜狐馬可仲裁案塵埃落定

裁決結果顯示,馬可違反了競業限制義務履行的約定,應承擔違約責任,向搜狐雙倍返還違約期間已收到的競業限制補償金,並繼續履行對搜狐的競業限制義務。馬可的競業期將持續到2018年8月,期間不能為搜狐競爭對手工作,或自行從事相關業務。

這起糾紛大概情形是這樣的:今年2月底,馬可從搜狐影片離職。在搜狐就職期間,她與搜狐簽署的《勞動合同》中包含了《不競爭協議》,約定了其任職期間和離職後的競業限制義務,以及相應的競業限制經濟補償費。但根據搜狐的調查,馬可在離職後短時間內就入職了與搜狐存在競爭關係的另外一家影片公司,從而引發了這起勞動仲裁訴訟。

目前外界尚不知道馬可要向搜狐雙倍返還的競業限制違約補償金的具體金額,馬可也未對此事發表公開評論,而搜狐則公開表示「尊重仲裁委的決定」。

與BAT等超級網際網路巨頭相比,搜狐在規模上稍差一籌,而馬可的職位在整個行業看也不算太高,但這一仲裁案的判決,對於競爭激烈的中國網際網路業卻可能具有超出判處雙方身份的長遠意義。

因為在此之前,雖然互相競爭的網際網路公司之間挖人情況頻繁,「競業禁止」協議在就職前被普遍簽訂,而違反「競業禁止」的事例也屢見不鮮,但大部分企業與員工之間的爭議都是通過內部協商解決,這一方面是是因為當糾紛走向仲裁或訴訟階段,對企業來說往往意味著更高的解決爭議的時間和經濟成本,很多創業公司可能承擔不起,所以轉而尋求其他解決辦法;另一方面則是因為跳槽者規避「競業禁止」協議的手段很多,他們往往會與新公司形成默契,比如工資照發,卻在競業禁止期間不列入員工名冊,導致老東家無力舉證。

通過勞動仲裁解決「競業禁止」問題對雙方都是一種利好

競業禁止協議形同空文的現狀,往往導致兩種情況,多數企業選擇忍了,低調處理,少數與離職人員利益特別攸關的企業,則會採取遠比仲裁更為慘烈的手段進行懲罰,比如追究離職員工在職期間的職務犯罪等舊賬,造成了一些新的高危崗位。

而搜狐通過手段解決「就業禁止」問題,則為樹立了一個良好的範例,其方法值得借鑒,比如如何取證,增加違約者的違約成本等。

通過此案,職場人士應該明白,在入職某些公司的時候,與勞動合同一起簽署的《保密協議》、《競業限制協議》並不都是走過場的「形式主義」,有朝一日,它們很可能會發揮出相應的約束力。

在搜狐馬可仲裁案中,案件的雙方一方是公司,一方是勞動者,從傳統觀點來看,公司是天然強勢的一方,而勞動者則天然弱勢。但具體到「競業禁止」一事,卻並非這麼簡單,主要有兩點值得一提,其一,被競業禁止的員工嚴格說其實並不是一個人在戰鬥,他的背後往往有另一家在「挖人」的企業在做支撐,很多競業禁止案,實際上是兩家公司HR之間的對抗;其二,所謂《競業限制協議》並不是一個對員工單方面不利的協議,為了限制員工在離職後加入對手公司,企業需要付出一定數額的補償費。與此對應,員工就理應履行相關義務。這是維護行業良性秩序的遊戲規則,也保障行業底線的重要方法。相信「馬可案」會讓業內更清醒地認識到有關競業禁止的一系列問題。

從某種角度上說,如果在激烈的人才爭奪戰中,所有「上檔次」的跳槽事件都能夠像搜狐馬可仲裁案這樣通過法律手段解決,對跳槽者在某種程度也是一種保護,因為相對溫柔的勞動仲裁總比企業走投無路之下通過「野路子」進行慘烈報復要好得多。

「契約精神」在職場中應該得到尊重

搜狐為什麼一定要和一名老員工過不去?

據報道,作為搜狐影片的老員工,馬可一直比較受搜狐影片管理層的重視,獲得了大量資源和機會開展新業務,曾先後負責「版權採購業務」和「自製劇業務」兩塊核心業務。不難想象,馬可任職搜狐影片期間,在版權領域上下游所獲得的影響力,很有可能會在其加入競爭對手之後,給搜狐影片版權合作和商業機會方面,帶來一定負面影響。因此,在馬可加入新公司一個多月後,她的前老闆、搜狐集團CEO張朝陽借著自製網劇發布會的機會,表達了心中的不滿,並表示已啟動法律程式。

對於該案的裁決結果,有網際網路業內評論人士認為其對於行業的正向意義值得肯定: 「近年來屢屢有人碰觸『競業限制』紅線,試圖將掌握和獲悉的商業機密帶給競爭對手,逃避法律的約束和制裁。這種做法不僅涉及違約,也傷害了老東家的感情,畢竟花了大量精力和時間培養,最後不僅沒有投桃報李,連起碼的契約精神都不遵守。」

從長遠看,因為遵守契約而捨棄一些發展捷徑,對勞動者來說也是有利的。在很多時候,契約精神的積累比財富的積累更重要。

要知道,契約的存在,不止是為了保護某一方利益,而是為了保障各方權益。職業經理人應該明白,在職場中,有一個已經成形的遊戲規則,通常來說,一個人越是了解遊戲規則,通關所需時間越短。而契約精神,就是遊戲規則的一部分。契約不僅是外部對一個人的要求,更是一個人內心秩序的建構。一個靠譜的人,信用貨幣發行的範圍越廣,積累的信用資產也會越多;如果信用破產,毀掉了契約精神,則會在職場中寸步難行。

網際網路業的野蠻生長、草莽時期總有一天會徹底過去

一直以來,搜狐有網際網路行業的「黃埔軍校」之稱,培養出來的員工,均為各家網際網路公司的熱門挖角對象。搜狐曾經為國內網際網路影片市場培養眾多人才,愛奇藝的創始人龔宇、優酷的創辦人古永鏘也都出身搜狐。對此現象,搜狐的態度十分寬容,彰顯出一個大佬級網際網路企業的開放精神。

不過,這次搜狐似乎卻想通過「馬可案」提醒眾人:寬容並非意味著縱容,超出行業底限的事,搜狐是不會容忍的。

通過法律途徑高調維權,這既體現出搜狐對影片業務高度重視下必須為其全力護航的心態,同時也決定於搜狐和張朝陽對行業競爭的一貫做法。

搜狐作為中國最早的網際網路公司之一,在張朝陽的影響下,其令人印象很深刻的一點就是守規矩不作惡,張朝陽是中國網際網路公司中少數的不愛玩「野路子」、不熱衷於攀背景、不踩灰色地帶、不搞降維攻擊的企業領導人,早在幾年前,其基於法律維權發起的正版運動就對中國影片行業產生了深遠的正面影響。張朝陽的這種競爭似乎在更「接地氣」的中國市場或許在一定程度上犧牲了發展速度,但長遠看卻值得效仿,畢竟,中國的市場環境發展趨勢就是越來越正規化、正常化,野蠻生長、草莽時期總有一天會徹底過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