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美國小學在家上」的商業故事價值超過15億美元

文 | 闌夕

1994年,《北京人在紐約》這部電視劇紅遍大江南北,那句模稜兩可卻又擲地有聲的旁白——「如果你愛他,就送他去紐約,因為那裡是天堂;如果你恨他,就送他去紐約,因為那裡是地獄」——也象徵著中國人窺探世界窗口的掙扎心態。

很多年後,這部戲的導演鄭曉龍為新生代觀眾所熟知的代表作成了《甄嬛傳》,而作為文學原著的作者曹桂林寫了一篇影響極其有限的續作《王起明回北京》,並對媒體表示自己無論如何都對美國喜歡不起來,「不是它排斥我,是我排斥它。」

儘管受到民族主義情緒的衝擊,「月亮還是故鄉圓」的激烈主張時常佔據媒體上風,但是難以作偽的「用腳投票」卻總是能夠如實反映選擇方向,根據美國人口普查局的統計顯示,約有1/4的中國移民定居在美國,且中國人在美國持有僱主支持臨時工作簽證排名第二,僅次於印度人,在2015年,幾乎每三個美國國際學生中就有一個來自中國。

這種撕裂,可能是所有處於激蕩變化當中的轉型國家都必然經歷的過程。

而在「階層固化」的慌張之下,唯恐後代在起跑線上落後的觀念又如積水成淵般的凝結嶄新市場,剛剛完成2億美元D輪融資——創下迄今為止全球K12在線教育行業的空前紀錄——的VIPKID甚至宣稱其北美外教的人力規模達到2萬人,而且依然有著供不應求的增長動力。

這是一個再也沒有巴比倫塔可被摧毀的時代。

根據VIPKID提供的數據,這2萬名外教合計起來的月度授課量達到219萬節課,也就是平均每人每月至少為100人次的中國兒童上課,這個數字足以證明「美國小學在家上」的品牌文案不為虛言。

「美國小學在家上」的商業故事價值超過15億美元

有趣的是,隨著科技文明的前行,語言本身的技能屬性正在大幅褪色,在樂觀者眼裡,人工智慧的進化遲早會讓曾經只在科幻小說里存在的「翻譯機」問世,非專業類的翻譯這門職業的也將趨於衰亡。

換句話說,學習第二語言同樣是在回歸工具的本質,它是為了儘早切換全球視野的目的服務。

柴靜曾在採訪盧安克——這個德國人數十年如一日在中國的貧困山區志願支教——之後寫道:「教育,是人與人之間,也是自己與自己之間發生的事,它永不停止,就像一棵樹搖動另一棵樹,一朵雲觸碰另一朵雲,一個靈魂喚醒另一個靈魂,只要這樣的傳遞和喚醒不停止,我們就不會告別盧安克。

商業的價值在於,它的介入或許會削弱某種感動人心的理想主義色彩,但是只要市場能夠發揮足夠均衡的作用,整個社會都可以從中受益,一件商品越是容易用錢買到,它就越是不至於稀缺到需要寄託運氣。

方興未艾的在線教育就是其中的理性產物,僅是K12的垂直細分領域,就達到了5000億人民幣、年複合增長超過20%的消費市場。

另一方面,儘管在線教育本身具有相較傳統教育更為可觀的分發能力——毋須承擔場地租賃的高昂成本——但是越來越多的在線教育平台卻同時表現出捨近求遠的做法:摒棄「一對多」的資源配置方案,轉而追求「一對一」的服務能力。

也就是一名外教在同一課時只教一名中國學生,顯然,這把成本的高度重新抬了上去。

仍以VIPKID為例,其「自由選擇外教」的基礎價格約在每年96節課/9600元,如果願意接受更高頻次的課程設計,甚至可以達到每年近2萬元的支出。

不過,即使是在價格不算友好的情況下,一些評價相對出色的外教仍然會出現被約滿的情況,這也讓部分家長不惜「掐著鬧鐘」搶先預定心儀的外教。

說來說去,還是「消費升級」的經典規律正在應證。

在波士頓諮詢發布的一份報告里,中國上層中產(每月可支配收入12000-22000元)及及富裕家庭(每月可支配收入22000元以上)的規模將在未來五年之內翻番,並拉動75%的消費增長。

加上中國年輕群體對於「高儲蓄、低消費」的生活傳統的顛覆,整個商業資源的分配結構都將被不動聲色的改寫,比如生活必需品的支出份額逐年下降,以及在提高生活品質方面的闊綽出手。

這同時也是美國走過的歷史路徑,在過去20年的時間裡,教育商品的漲幅超過200%,而汽車、服裝、電子商品的價格反而是下降的。

「美國小學在家上」的商業故事價值超過15億美元

這也是「再苦不能苦孩子」的後現代版本,與之呼應的,則是VIPKID今年營收有望超過50億人民幣,佔到目標市場的半壁江山。

據說Facebook的創始人馬克·扎克伯格一度試圖加入VIPKID的融資陣營——他的家庭似乎就是中美交流的最佳例證——不過最終被VIPKID接受的,還是本土巨頭之一的騰訊,後者在垂直市場的每一次戰略投資,都是直奔幫助行業第一提前解決戰鬥而去。

於是,K12的在線英語這條賽道距離關閉的日期可能也就近在咫尺。

前日,《紐約時報》報道了中國來自逾18萬個中國家庭的孩子通過網路直播參觀了數十個全球頂級博物館——包括紐約的現代藝術博物館、巴黎的奧賽博物館、柏林的德國歷史博物館在內——的故事,他們支付了更為低廉的門票費用,同時得到了一種全新的體驗形式。

的確,每個孩子都是獨一無二的,但他們所能享受到的資源秉賦卻千差萬別,如何精巧而道德的解決這個問題,依然會有一段漫長的路程。

從小學習英語這件事情,就是一個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