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馬可案」塵埃落定搜狐獲勝,裁定「違反競業限制義務」

「馬可案」塵埃落定搜狐獲勝,裁定「違反競業限制義務」

文|魏曉 來源|藍媒匯

此前頗受關注的「馬可案」,近日塵埃落定。8月28日,從北京市勞動仲裁委員會獲悉,前搜狐影片版權影視中心總經理馬筱楠(馬可)違反「競業限制義務」被搜狐提起仲裁一案,已經宣布裁決結果,搜狐獲勝。

裁決結果顯示,馬可違反了競業限制義務履行的約定,應承擔違約責任,向搜狐雙倍返還違約期間已收到的競業限制補償金,並繼續履行對搜狐的競業限制義務。

這意味著,馬可的競業期將持續到2018年8月,期間不能為搜狐競爭對手工作,或自行從事相關業務。

一直以來,搜狐有網際網路行業的「黃埔軍校」之稱,培養出來的員工,均為各家網際網路公司的熱門挖角對象,如優酷的古永鏘,前酷6的李善友,愛奇藝的龔宇等,各種大大小小的咖也遍布了網際網路行業的各個角落。

對於高管跳槽、創業的做法,搜狐一直比較寬鬆和開放,罕見走上仲裁程式。但此次仲裁的出現,意味著馬可惡意違反「競業限制義務」的做法,已經挑戰了行業底線。

有業內人士觀察認為,搜狐當時既然敢公開訴訟,應該是其法務部門認為已經掌握了足以支持自己勝訴的證據。這次贏得裁決在意料之中,雖然具體賠償金額未被透露,但該案對於維護行業良性秩序起到了積極推動作用,也足以說明競業禁止機制,是保障行業底線的重要規則。

今年2月底,馬可從搜狐影片離職。她與搜狐簽署的《勞動合同》中,明確包含了《不競爭協議》,約定了其離職後的競業限制義務,以及相應的經濟補償費,但她依然在3月進入與搜狐存在明顯競爭關係的優酷工作。

「馬可案」塵埃落定搜狐獲勝,裁定「違反競業限制義務」

隨後,搜狐向北京市勞動仲裁委員會提起仲裁申請,並向馬可提出索賠千萬,該仲裁於6月13日開庭審理。

該案被爆出之後,引來業界一片嘩然。有媒體報道稱,馬可任職搜狐影片期間,一直比較受管理層重視,先後負責「版權採購業務」和「自製劇業務」兩塊核心業務。尤其在版權領域上下游所獲得的影響力,很有可能會在其加入競爭對手之後,給搜狐影片版權合作和商業機會方面,帶來一定負面影響。

自媒體王冠雄此前對此評論說,「一直以來,搜狐有網際網路行業的「黃埔軍校」之稱,培養出來的員工,均為各家網際網路公司的熱門挖角對象,馬可算是最新案例。

「近年來屢屢有人碰觸『競業限制』紅線,試圖將掌握和獲悉的商業機密帶給競爭對手,逃避法律的約束和制裁。」網際網路業內評論人士認為,「這種做法不僅涉及違約,也傷害了老東家的感情,畢竟花了大量精力和時間培養,最後不僅沒有投桃報李,連起碼的契約精神都不遵守。」

商業反腐已經是近幾年IT網際網路公司的重頭戲,包括百度、騰訊、阿里、京東都不例外。這當中,影片版權領域更是商業腐敗的重災區,近些年來,騰訊影片、優酷影片均出現了因為腐敗問題而被追究刑事責任的高級管理人員。

「馬可案」塵埃落定搜狐獲勝,裁定「違反競業限制義務」

比如2014年,騰訊原高管劉春寧違反《保密及不競爭協議》加入阿里巴巴,隨後劉春寧涉及騰訊群體性腐敗事件被舉報拘捕。今年早些時候,華為通報6名中高層領導因泄密被批捕,報道稱這6人在2015年離職創業,失敗後就相繼加入了樂視、酷派。

此外,去年,華誼兄弟出品的電影《我不是潘金蓮》上映,馮小剛與王思聰就萬達院線對該影片的排片率問題在微博互撕,王思聰在微博中提到「華誼挖我們有競業協議在身的高管」。競業協議(或稱競業限制)。

在業內人士看來,除了從業者尊重法律規則,搜狐影片通過成熟的團隊運營機制,有效避免個人因素的影響,包括獎勵措施、信用體系不斷讓好的製片人崛起,以此持續產生優秀作品。

另據了解,根據仲裁相關規定,裁決結果後規定時間內當事人無異議不上訴,既為該裁決已經生效。馬可在規定時間內沒有上訴,從而宣告搜狐獲勝。

對於該案裁決的結果,搜狐回應稱,「尊重仲裁委的決定」。

網際網路史上疑似最惡劣骯髒的一個事件發生了!

「馬可案」塵埃落定搜狐獲勝,裁定「違反競業限制義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