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一家公司,為《戰狼2》帶來21億元票房,憑什麼?

一家公司,為《戰狼2》帶來21億元票房,憑什麼?

「神作年年有,今年很中國。」昨天,大片《戰狼2》票房突破54億元,刷新國內記錄,更進入全球年度票房前五。而作為發行方,北京文化賺得盆滿缽滿,董事長宋歌特別感謝線上售票平台「淘票票」,因為它賣出該片40%票房,為北京文化送去21億元的「神助攻」。

在小郝子看來,自阿里大文娛負責人俞永福執掌阿里影業後,它的戰略正變得越來越明晰:放棄繁重的電影內容製作,集中優勢兵力:一方面,讓旗下淘票票成為電影宣發市場的主角,提高產業效率;另一方面,用「授權寶」玩轉影視圈的IP授權、衍生品販賣,彌補產業短板。由此,在其擅長的網際網路領域,強力突破,聚能成勢,為北京文化這樣的玩家繼續輸送各種「神助攻」。

按照阿里巴巴集團CEO張勇的話說:「衡量的標準是:能否通過數字化提升整個產業鏈,讓使用者的體驗更好。這是阿里在不同行業都做的事情,歸根結底,還是那句老話——讓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

毫無疑問,3年下來,巨額票補大戰,95%的院線接入在線售票平台,國人的購票習慣完全由櫃檯轉向線上,82%的電影票通過網際網路出售,渠道天翻地覆,淘票票已經做到市場第一,自然有能力影響影院排片計劃,並借阿里UC、優酷、淘寶天貓等平台引導觀眾購票。此外,背靠阿里電商資源,運營IP衍生品,吸引迷弟迷妹們買買買,更是不在話下。

如此,有力自然給力,高能便可賦能,技術、經驗、手段可以輕鬆複製給產業小夥伴,阿里影業就能助攻出更多的《戰狼2》。這樣一來,作為電影業的新入局者,它協作不顛覆,創新不替代,朋友多多的,對手少少的,空間自然大大的。

叫影業,未必死拼內容

「紳士看飆車,文人看三觀,吃瓜群眾看貴圈真亂。」電影的內容形形色色,各花入各眼,仁者見仁,智者見智。更可怕的是,這個行當里,內容製作「水很深」,看上去做的是商業,實際上經營的是關係。網際網路玩家新來乍到,死拼內容,就是和老牌們競爭,與大咖們套近乎,時間不會少費,「學費」不會少繳。

之前,有一位業內高管告訴小郝子,手頭有一好劇本強IP,想主投主控(投資、拍攝、製作),好不容易打動大導演出手,排期在一年後,可是還要協調優秀演員,流量小花、小鮮肉的時間,排期得再往後一年……如此,七拼八湊,從計劃到成片,一部有質量的電影,製作周期怎麼也得2、3年,「這跟網際網路的快速定目標,迅速搭班子,幾個月成事情,壓根兩種玩法,不懂,怎麼玩?」高管說道。

更重要的是,真正強勢的內容,也不乏製作方追逐,大牌導演、演員有情懷要實現,有獎項想拿遍,如此,製片公司有太多關係要去打理、討好,整套路、玩配合、搞妥協,銀子大把地撒……這同樣很不網際網路。

所以,去年俞永福接手阿里影業後,重塑更「網際網路化」的戰略,沿用阿里系「熟悉的味道,原來的配方」,發揮平台優勢,轉做傳統影業公司的服務者,放棄大量內容製作計劃,向小夥伴分享「使用者觸達」和「商業化」的便捷,變身為它們提供「水電煤」的基礎設施,從而將平台做大,生態做強。

於是,曾主導「餘額寶」的樊路遠輪崗阿里影業CEO,變身這一戰略的執行者,公司才與北京文化這樣的老牌內容方深度合作,立住Flag,將網際網路打法落實,借淘票票為它們帶觀眾,用授權寶為它們增加衍生品收入,幫助它們完成「網際網路+」轉型、升級,阿里影業自己也獲得蛻變、新生。

就像義大利歷史學家馬基雅維利所說:一件事讓所有人得利,它就能成功且持久。阿里影業不死拼電影內容,有料,有賦能,傳統電影玩家升級技能點,立身,又立命,大家就能一起,在消費升級的另一邊可勁地High。

打破次元壁,打造新格局

但事實上,打破網際網路與傳統電影產業的「次元壁」並不容易,心有菩提,手有刀,才能享受「時來天地皆同力」,操演出高能爆發。而淘票票和授權寶,正是這「刀」。

要知道,電影票房掌握在各影院經理手中,他們根據影片的上座率等情況,調整排片時間、場次,追求售票收入的最大化。之前,很多電影宣發公司在各城市派駐專人,搭人脈,做關係,為影片尋求更好的場次、更多的排片。

但影院經理考核標準就是售票收入,即便講情面,也不可能罔顧業績,更何況,現在,院線售票的IT系統打通,一切越來越透明,輾轉騰挪的空間更小。傳統宣發再有門路,再有錢任性,也不能把《長城》抬出《戰狼2》的票房。

而淘票票一直有售票補貼,完全可以引導觀眾的觀影熱情,從而鎖定場次,影響影院經理的排片。就像最近熱映的《二十二》,因為抗戰慰安婦題材,獲得馮小剛、張歆藝等名人支持,人氣飆升。但其紀實片風格,一開始並沒獲得影院經理青睞。但考慮到它的題材、內容走心,是承載國難歷史的記錄,理應受到市場重視,淘票票決定「助攻」該片。

於是,淘票票官微先聯合阿里巴巴官微、支付寶官微宣傳《二十二》,並採訪團隊,製作海報、宣傳片,在阿里系各大平台引導觀眾關注。之後,啟動票補策略,推出12.8元票價,按照大數據分析,挖掘影片的種子觀眾,發酵口碑,鎖定場次。由此,將影片排片率推升至30%,再帶動影院經理加大排片力度,最終,將《二十二》的票房定格於1.4億元,是其預期600萬元的20多倍。

同理,藉助阿里系彪悍的大數據分析,使用者畫像,授權寶能鎖定年輕女性、愛寵人士,愛逛淘寶的韓風、學院風粉絲,有針對地將《三生三世十里桃花》IP授權給單鞋、蜜粉、毛絨玩具、充電寶等60多個商家,從而賣出超3億元衍生品,改變國內片方「只靠票房求收入」的難題,造就趨同歐美的健康收入結構。

可見,有淘票票和授權寶幫助,傳統電影玩家便在網際網路大潮里找到抓手,宣發有爆點,粉絲能爆炸,執行好爆破。而阿里影業為夥伴創造價值,也提升自己切入行業的價值,渡人又渡己,這樣,大家就能一起打造出「網際網路+電影」的新格局。

一句話,阿里影業做「撩爆受眾、定義行業、闡述未來」的利器,這姿勢用得對,快活又不累,助攻出更多《戰狼2》就在情理之中,時間不欺人,讓我們拭目以待。

——————————————

作者:小郝子 / 微信公眾號——郝聞郝看(ID:haowenhaokan),10年傳媒經歷,前商業雜誌資深記者,一隻網際網路商業模式的思考喵……網際網路的幸福就在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