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海中路是上海最繁華的商業街之一,位於這條街第 662 弄的泰山公寓曾是歷史見證者,不過最近,這裡已經成了鉑鑄旗下的一家叫做「Paper feat. H12」的精品酒店。

酒店設在 Paper Shanghai 辦公樓第五層,這裡因建築外牆採用了皺褶紙張的設計而得名。不同於鉑濤的 7 天酒店動輒成百上千的客房配置,上海的這家 H12 只有五間客房,但每一間都各具特色。酒店內布置了 12 位全球及中國本土藝術家的作品,再加上建築本身的歷史底蘊,顯然,這並不是一間普通的鉑濤酒店。

事實上,H12 是鉑濤從奧地利引進的高端酒店品牌,獨特的藝術和生活格調是該品牌的特色,「Paper feat. H12」則是它在中國大陸第一家的酒店。

經濟型連鎖酒店進入中高端市場是這兩年的一個趨勢,大部分酒店集團的做法是在原有的客房基礎上進行硬體升級並且增加面積,比如華住的漢庭優佳,如家的和頤,但標準化的房間、服務依然是主流,這意味著品質和服務的可控性,在你踏進一家酒店之前,就已經知道房間長什麼樣了。

而以 7 天酒店起家的鉑濤,雖然近年來也推出了品質更好的「7 天優品」和「全新 7 天」,但最實惠的 7 天依然該集團知名度最大的品牌。於是在向中高端市場進軍的道路上,鉑濤這次瞄準了精品酒店,想以差異化體驗取勝。

Lifestyle Lab 的 CEO Walter Junger 曾在多家奢華酒店工作過,在接受愛范兒採訪時他坦言,作為一個尚在起步階段的品牌,他們在門店覆蓋範圍、營銷公關等方面無法與這些國際連鎖酒店集團相提並論,因此必須另闢蹊徑,在酒店的獨特性、藝術等方面走得更遠,但也不會如安縵這般奢華,大部分酒店定位於四星。

除了 H12,成立於 2016 年的 Lifestyle Lab (鉑濤集團高尚生活事業群)還包括了法國的安珀(Maison Albar)、德國的亞美隆(Ameron)和西班牙的巴塞羅(Barcelo),鉑濤菲諾則屬於鉑濤的自創品牌。

把各國的精品酒店集合到一起,聽起來很像是萬豪的獨立酒店品牌 Autograph Collection(傲途格)在做的事,不過 Walter 自信,他們的酒店在藝術和創造力方面的造詣是受到大集團條條框框束縛的精品酒店所不能相比的。他強調,Lifestyle 的酒店都是獨一無二的,「每一家酒店,每一個房間都不一樣。」

(奧地利 H12 酒店中擺放的中國藝術家任哲的雕塑作品)

Walter 口中的「獨一無二」或許還體現在這些酒店的選址上。

第一間 H12 坐落在海拔近 2000 米的阿爾卑斯山上,在上海的 Paper feat. H12 選的是原法租界的歷史建築,計劃於 2018 年年底落成的另外兩家則選在了上海橫沙島和武漢長壽谷;在非洲的幾家 H12,乾脆建在了如肯亞國家公園或塔納河三角洲這樣需要乘坐直升機才能到達的地方。

(奧地利 H12 Original 酒店客房外景色)

(位於肯亞西察沃國家公園的 H12)

亞美隆正在中國談判的幾個項目中,最北端去到了哈爾濱的亞布力小鎮,那裡因擁有中國最大的滑雪場而馳名。

選址各有特色,為的就是給客人呈現在別處看不到的風景。

目前 Lifestyle Lab 旗下的這幾個品牌真正進入中國的並不多,鉑濤菲諾算是起步最早的,14 家酒店有一半位於中國,並陸續進入了泰國、斯里蘭卡、寮國等亞洲國家;幾個國外品牌暫時只有 H12 在上海開設了第一家,亞美隆酒店有 6 家計劃在未來開業,安珀和巴塞羅則未透露進展。

愛范兒曾經在《中產階級又做錯了什麼,為什麼全世界都想賣東西給我?》一文中提到,現如今很多酒店集團向中高端市場發展是為了迎合中產階級的出行需求,在被問及 H12 和亞美隆這些酒店的目標人群之時,Walter 卻表示他們不會將客人劃分等級,比如在歐洲,來住店的客人當中也有經濟實力一般但對藝術十分感興趣的學生。

不過,熱愛藝術、享受生活這類標籤,加上千元左右的定價,怎麼看還是比較對中產階級人士的胃口。

轉載文章請附上來源:一直開 7 天的鉑濤,如今想把各國精品酒店集個郵 – 科技空間 TechRoo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