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chRoomage

三大運營商巨額壞賬背後:爆卡產業透支 至今難根除

0 1

三大運營商巨額壞賬背後:爆卡產業透支 至今難根除

  運營商的用戶主要採用「后付費」模式,用戶每月消費額在月底生成賬單,消費者與運營商在其後結算。也正是這種商業模式,月底發生用戶流失時自然產生壞賬,這也使得話費支付無法避免壞賬。

  「每天就是動動手指,發發簡訊,真的每月上萬元利潤,很輕鬆」,剛剛步入大學校園的小灰(化名)從學長處接觸到一條「致富之路」,「爆卡,就是透支運營商的話費,用話費購買遊戲幣、QQ鑽石等等,然後再賣掉。」

  一部手機,一個外接插卡器,就是所有的創業工具,「買一批后付費手機卡,插卡激活,然後按照固定的代碼編輯簡訊發送給運營商,一個手機,開一整套的騰訊鑽石+會員。然後換一張卡,再重複上述流程」,小灰告訴記者,「紅黃藍綠一套鑽石,每顆20元,超級會員40元。從騰訊官方購買至少要600元/年,我120元掛出去,供不應求。」一年前,小灰從業期間,一張卡價格約20元,每張卡利潤約100元。

  小灰只是爆卡產業鏈中最底層的一員。「稍微高級一點的,會用貓池,批量透支話費,一小時能操作幾百張卡。他們也掌握更多的代碼,有更多的QQ、遊戲幣、點卡等可以用話費購買的變現渠道。」

  在與「爆卡」相關的貼吧、論壇中,時常有網友曬出數千元的欠費截圖。熟練的爆卡者,每日可透支數萬甚至數十萬元話費,而留給運營商、遊戲公司的,則是數以億計的壞賬。

  

  運營商的增值業務幾乎伴隨著互聯網的整個歷史,當前的互聯網巨頭崛起初期大多受益於此,多位資深運營商人士回憶,「互聯網初期的支付渠道匱乏,運營商的話費支付是大部分互聯網公司收費的唯一通道。」

  但是,運營商的用戶主要採用「后付費」模式,用戶每月消費額在月底生成賬單,消費者與運營商在其後結算。也正是這種商業模式,月底發生用戶流失時自然產生壞賬,這也使得話費支付無法避免壞賬。

  知情人士介紹,「從最早的電話購物開始,就有透支話費點播、購物的產業鏈,一直延續到現在無法根除。」

  「用話費透支Q幣,刷鑽應該是爆卡門檻最低、規模最大的產業鏈」,小灰告訴記者:「刷鑽的代碼,網上都是公開的,各種紅黃藍綠鑽、超級會員也一直是供不應求的,在QQ空間里發個動態,就有很多學生來買。唯一的門檻是手機卡,也有很多群、貼吧在售。」Q幣幾乎是目前最暢銷的虛擬產品,以天貓店鋪為例,銷量最高的一店鋪Q幣月銷量高達350萬筆,QQ黃鑽的月銷量也在10萬筆以上。

  遊戲,同樣是爆卡的重災區。騰訊旗下穿越火線、王者榮耀、英雄聯盟等遊戲均不乏爆卡團隊牟利。「還有一些遊戲渠道,本身也是經常用爆卡刷量」,一位運營商話費支付業務部門人士告訴記者:「國內遊戲推廣渠道競爭激烈,為了吸引遊戲開發者,會故意在遊戲初期用爆卡的方式給遊戲刷用戶量、刷流水,吸引遊戲開發者持續投入,但3個月之後結算,很多流水就成了壞賬。大部分遊戲的壞賬是這麼來的。」各地運營商話費支付結算周期一般為1-3個月,話費壞賬需要在結算前扣除。

  多位遊戲行業人士告訴記者:「前幾年,話費壞賬普遍在30-40%左右,甚至有的被惡意刷量的遊戲壞賬能超過90%。」目前,遊戲行業話費整體壞賬率仍維持在20%左右。

  兩大類爆卡產業也給運營商帶來了大量壞賬。根據財報統計,三大運營商近幾年壞賬準備均維持在百億以上,且在2014年達到最高的111億元,其中中國電信23.55億元,中國移動54.94億元,中國聯通32.52億元。百億壞賬中,相當部分數字由爆卡產業引發。

  

  「因為知道行業里壞賬太高了,所以我們到現在都沒敢試過話費支付。」一位遊戲行業人士告訴記者:「現在支付寶、微信支付已經很普遍,之前一些用話費支付的同行也有不少轉移到支付寶、微信上。」

  根據中國移動開發者社區發布的MM2016年度應用數據報告,目前接入運營商渠道中,收入最高的兩類遊戲分別為消除類、棋牌類遊戲,年度收入前十中,消除類遊戲佔4位。總體收入中,消除類遊戲收入佔比31.7%,qi pai 類佔比15.5%。

  而在引領整個手游市場的陰陽師、王者榮耀等高收入遊戲均不在運營商渠道中出現。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3月,王者榮耀官方發布公告稱「因中國移動公司運營策略調整,多地中國移動通信運營商將暫停支持話費支付」。多個爆卡人士反映「移動的代碼死了,只有聯通的還能爆,電信的部分可以。」

  一位中國移動人士向記者介紹:「中國移動此前曾成立專門的公司話付寶來推動話費支付,但因為一些金融監管的需求,開始收緊話費支付業務。」

  除了監管收緊之外,移動開發者社區還對話費支付審核進行改革,一位相關人士告訴記者:「我們新增了一個計費介面,可以看到計費號碼最近幾個月的話費、流量、通話時長的處理數據,應用方可以直接根據這個數據來判斷,大幅減少壞賬的出現。」

  一位中國電信人士也告訴記者:「這兩年通過實名制規範了卡的管理,同時對增值業務的管理也更加嚴格,現在直接從運營商接入的遊戲壞賬率已經低於8%。」

  根據財報顯示,2014年之後,中國移動壞賬逐漸減少,2016年已降至37.34億元,比2014年減少33%。中國電信2016年壞賬約24.27億元,比2014年增長3%。但中國聯通2016年計提壞賬準備達到40.89億元,比2014年增長了25.7%。

  2015年之後,實名制監管愈發嚴格,「能夠從運營商內部批量開卡的渠道越來越少,開卡成本高,而遊戲公司、運營商也都在打擊爆卡」,小灰向記者介紹:「現在,很多爆卡的人開始轉型做『卡盟』,拿卡、銷貨一體化都通過加盟的形式來做」,小灰介紹,目前業內此類卡盟超過2500多個。

  爆卡產業不僅僅給運營商帶來了大量壞賬,還拖累運營商錯過了移動支付產業的最佳發展期,在支付寶、微信迅速佔領市場時,話費支付幾乎停滯不前。2014年,業內曾傳言蘋果APP Store將在國內開通話費支付,但如今,蘋果在包括日本、德國、瑞士等十多個中國推出了話費支付,在中國市場的話費支付業務卻似乎遙遙無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