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習記者 翟少輝 上海報道

  韓國法院於8月25日作出一審判決,三星電子副會長李在鎔因向前總統朴槿惠及其親信崔順實行賄,被判處5年有期徒刑。早前,韓國檢方對李在鎔提出以行賄為首的5項指控,建議判處其12年監禁。法庭認為,5項指控全部有罪,但量刑適用最輕處分。8月28日,李在鎔辯護律師就一審判決提起了上訴。

  存在特赦可能

  清華大學五道口金融學院全球家族企業研究中心主任高皓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李在鎔此次被特赦「是有可能的。」

  此前被判刑的韓國財閥高管中,多數都有著被特赦的經歷。其中,李在鎔的父親李健熙曾分別在1996年與2008年被起訴並判刑,但均因總統特赦而最終免受牢獄之災。此外,大宇集團創始人金宇中、現代汽車會長鄭夢九、SK集團會長崔泰源以及前希傑集團會長李在賢等均在被判入獄後得到了特赦。

  高皓認為,韓國的產業政策向大財閥傾斜,而三星在韓國經濟上的影響力更是舉足輕重。與其他財閥相比,「三星是有世界競爭力的,這對於一個韓國企業而言是非常不容易的。」

  「另外,韓國國內政治環境變化非常劇烈,這為財閥高管獲得特赦提供了一個很重要的政治背景,」高皓補充道,「如果一段時間後,三星的發展拖累了韓國的經濟增長,影響到很多民眾的切身收入和生活,那他們就會有新的政治訴求。」

  掌舵者缺席

  8月25日判決結果出爐當天,三星電子股價下跌1.43%,三星集團建立之初的核心公司三星物產跌幅為2.95%。8月28日,三星電子繼續下跌1.96%,三星物產跌幅則為3.37%。

  產業經濟分析師梁振鵬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此次判決結果對三星來說會是一個巨大打擊,除股價下跌外,其品牌形象以及上下游生意合作夥伴的信心也會受損嚴重。此外,儘管有職業經理人運營公司,但 「缺乏實際的掌舵者,對公司戰略發展決策和重大產業投資的負面影響是必然的。」

  梁振鵬還介紹,目前三星電子自身業務上也還面臨許多困境,「三星在手機上游核心零部件領域,也就是晶元、快閃記憶體和螢幕上,競爭力是很強大的,但在智能手機整機領域,它的優勢正在縮小。」梁振鵬認為,在中國市場,華為、OPPO和VIVO等品牌正在超越三星,而在全球市場上,三星的實際影響力也在受到挑戰。

  談到Note7自燃事件,梁振鵬認為這不是一個偶然的意外,而是三星手機長久以來問題的積累。「三星有一些技術軟肋一直沒能得到解決。」梁振鵬說道,「這是三星電子在智能手機領域擴張過程中,長期忽視這些問題而導致的嚴重後果。」梁振鵬認為,三星本就存在危機,掌舵者的缺陣將帶來更大的負面影響。

  高皓則從家族產業繼承的角度分析了李在鎔事件對三星的不利影響。他認為,「傳承是家族企業最脆弱的時刻,傳承過程中存在巨大的不確定性和風險,三星Note7事件與傳承過程中領導權的真空和缺位有很大關係。」高皓進一步解釋說:「在領導權更替的關鍵時刻,唯一的男性繼承人李在鎔無法接替父親履行會長職能,這對三星產生重大的不利影響。」

  短期衝擊有限

  對於三星集團未來的命運,高皓認為「還是看好的」。他解釋說,三星的人才基礎、財務基礎和產業布局都十分堅實,「李健熙除了長子李在鎔之外,還有兩位能力很強的女兒李富真、李淑顯,可以預見,她們將在家族企業傳承中扮演重要角色;另外,三星集團人才濟濟的職業經理人群體也將發揮重要作用。」

  高皓認為,與父親李健熙不同,李在鎔的領導風格是「放權、放手」。其近幾年主要投入精力完成了三星集團新的戰略規劃和產業布局等宏觀層面的重大決策,如進軍生物製藥,剝離出售部分非核心業務等;而三星具體的運營管理,則多是由未來戰略室和各實業公司的職業經理人團隊在操作。

  高皓強調,分析李在鎔入獄對三星的影響時需要注意到的一點是,三星的經理人團隊「不是某一個人,而是一個群體,這與美國高度依賴CEO的企業管理模式是非常不同的」。

  「三星非常注重人才梯隊的建設,人才儲備非常充足。」他補充道,「況且,(李在鎔)新的戰略布局已經基本完成,在確保三星電子等既有產業優勢的基礎上,把生物製藥作為下一階段的主要戰略支點。在戰略決策已經基本成型的情況下,短期衝擊是有限的。」

  財閥改革何易

  韓國總統府青瓦台25日對判決結果表示,此次事件應成為切斷政商勾結的契機。青瓦台首席秘書尹永燦表態稱,根深蒂固的政商勾結利益鏈一直在阻礙韓國社會進步。

  文在寅在競選期間曾承諾將廢除財閥特權。5月17日,其提名了金相九為部級企業監管機構負責人,後者正是韓國強硬的「財閥改革派」之一,主張建立透明公平的市場系統。

  對於此次判決會否成為韓國政府整治財閥的信號,高皓表示了否定。他認為,李在鎔事件是一個孤立的事件,其背後的主要原因是反樸勢力需要一個能坐實朴槿惠案件的最重要人證,「李在鎔行賄是審判朴槿惠的先決條件,他是在政治事件中被牽連進來的。」

  高皓解釋說,「韓國財閥的形成是國家產業政策幾十年執行下來的長期結果」,產業政策調整是一個複雜過程,對經濟、政治、民生都會有重大影響,「新總統要真正下這個決心是不容易的」。(編輯:趙海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