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上帝保佑吃飽了飯的大V

上帝保佑吃飽了飯的大V

1

2012年8月13日,方舟子以新浪微博不處理不加V對其進行人身攻擊為由,宣布離開新浪微博,請「大家去搜狐微博找我」。

那正是上代新浪微博如日中天的光景,放棄一個擁有447萬粉絲的輿論陣地,代價不可謂不慘烈。難道說,身經百戰的老運動員方是民真忍不了一個木子美?

後來有人陸續爆料,搜狐微博一直都想挖方舟子過去,方舟子也曾艷羨過搜狐給了於建嶸「幾百萬轉會費」,隨後常常以退出新浪、轉戰搜狐相威脅。於是借著和不加V撕逼的機會,順理成章地離開。

搜狐給了方舟子多少錢呢?據打假號「獨立調查員」和前著名資深方粉「徐波」的證實,「方舟子用他老婆劉菊花的賬戶,從搜狐收了300萬轉博費(騰訊也給了100萬以上)」;而按王志安的說法,「搜狐微博每月打入劉菊花賬戶三萬,和訊微博每月打入劉菊花賬戶七八千」。

那是各家門戶挖大V最瘋狂的年頭,因為工作原因,我曾得到過某老牌門戶微博挖大V的價目表。什麼孔慶東、司馬南、吳法天之流,統統按一人20-40萬的價格簽約年框,具體參加活動費用另算。那個Excel表大概有上百號人。

當然,這點錢和後來直播平台們互相挖主播比是小巫見大巫了。

2

先說說大V。大V的價值當然是需要通過跳槽來體現的,我曾經做過一張《內容生產天梯圖》,對於高階內容生產者的定義,就是至少要通過「時間考驗」——曾經跨平台跨時代證明過自己的江湖地位。

張召忠原本是個混跡於門戶軍事頻道的訪談類專家,要不是入駐B站加持了網際網路娛樂概念,怎麼能夠退休後站上各類綜娛舞台?河森堡原本是個在知乎寫專欄的國博解說員,要不是被微博KOL們接納和轉發,怎麼能夠成了各家公關公司做科技歷史類Campaign的標配?

當然反例也是有的,李笑來同志頂著知乎平台對其滿滿的惡評,跑過去開了一輪Live,斬獲12萬后,背負著終生受用的罵聲退場了。

不過總之,在不同平台上證明自己的實力和存在感,即「時間或空間考驗」,是大V的必修課。如果平台還能付你一筆轉會費,那當然是筆不虧的買賣。

再說平台。至今為止所有需要拿錢來刺激大V寫作的平台,沒有一個還能健康運轉。

每輪平台的興起,都是這撥人自己湊過去的,無論是博客、微博、公號、知乎。而那些支付動輒幾十上百萬轉會費的平台,後來大多人財兩空。

咦這不賤嗎?不給錢上趕著去寫,給錢了怎麼又不好好寫了?

我曾在《「知乎精英」怎麼就成了罵人的詞》一文中總結了一個規律,即「一覺醒來」規律——

在大多數社交平台上,普通用戶獲得社交反饋的幾率與該平台的日活用戶數成反比,比如微博有1.3億日活用戶,那某小透明發微博上千轉的幾率等同於中彩票。而知乎則完全不同,每個問題都是單獨的彩票池,絕大多數問題的答主不會超過兩位數,即小透明最多只和幾十個人有時甚至是幾個人爭搶注意力資源,「沒想到醒來一看就這麼多贊了!」的概率劇增。

周其仁先生曾寫過名篇《貨幣似蜜,最後還是水》,標題非常棒。對於這些靠流量(社交認證)過活的內容生產型大V來說,金錢其實是無法刺激他們努力生產內容的(靠騙補生產垃圾者除外)。

這些大V的寫作G點是什麼呢?不妨也給個公式——

MAX{W(L1/L2),W(M1/M2)}

解釋一下:MAX是取最大值函數;W代表網齡,因為拿用戶素質、學歷、收入等標準去評價一個平台都不夠公允,網齡是一個穩妥的選擇,高網齡平台往往也代表著這個平台的用戶學歷見識都更好些;L1是該內容生產者在這個平台上攫取的流量(社交認證),L2是內容生產者在這個平台上獲得的平均流量(社交認證);M1是該內容生產者通過這個平台攫取的物質回報,M2是內容生產者通過這個平台上獲得的平均物質回報。

3

知乎為什麼可以刺激很多原本藏在網際網路各個角落裡默默無聞的傢伙,心甘情願免費為其生產高質量內容?

很簡單,「W(L1/L2)」這個值高啊——

從論壇貼吧再到微博,大多數小透明用戶的唯一感受是越來越透明,除了在某些垂直細分社區(如朋友圈)可能還有些存在感外,一旦上了微博這種汪洋大海則簡直如同玩單機遊戲,常常罵人都不被搭理,至於什麼「堅持寫乾貨3年閱讀量800」這種事情,更是不勝枚舉了。

知乎卻通過根本設計,滿足了所有這些胸中塊壘無數的小透明用戶。打個比方:假如今天發生了一個某女生被Gay騙婚染上艾滋的新聞,可以想象微博上早已吵成一團,小透明點評的再深刻再與眾不同嗓門再大,也不過是微博id海中翻滾的一滴水,大概率是0轉1評3贊的結局。而如果小透明選擇及時上知乎回答「如何看待女生被Gay騙婚染上艾滋」,只要沒有觸犯社區底線的內容,就會在問題的頁面上正常顯示,內容稍有些傳播性就可能在一天中斬獲幾十上百的點贊,而這種熱門問題的關注者往往眾多,隨著時間推移還會有人繼續進入這個問題,發現小透明繼而點贊……

用知乎創始人黃繼新的話說就是「你不希望被淹沒在茫茫的四億用戶裡邊」。

那麼悟空問答能給到的是什麼呢?我昨天下載了一下,打開,發現推薦我回答的問題是「仔豬喂多一點就拉稀是怎麼回事?」(當然,頭條的員工前員工以及志願者員工們又會來教育我,這是根據人群精準匹配的)

所以悟空問答(頭條)能給到的,也就剩下「W(M1/M2)」了。

即便這300位斯巴達勇士不能通過知乎月入一萬(悟空簽約費上限),可是在中國幾乎最高網齡的社交認證和一萬塊錢之中,他們還是會自動跑到社交認證MAX的那個平台去。悟空買到了肉體,也帶不走靈魂。

反過來說,如果這300位斯巴達勇士能通過知乎月入一萬,那就更不要提了。

4

最後,祝各位多掙錢,掙大錢。

因為還有一個規律是,當一個內容生產者掉錢眼裡之後,這個ID離覆亡基本只是時間問題了。

我謹代表自己和部分內容消費者,樂見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