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中國欲成為全球AI領導者,如何在2030年前擊敗谷歌

編者按:本文由微信公眾號「新智元」(ID:AI_era)編譯,來源:scmp.com 等,作者:Edward Tse、Jackie Wang,編譯:熊笑;36氪經授權發布。

知名諮詢公司高風諮詢董事長及資深顧問日前發表分析文章,指出曾被視為技術落後的中國,如今正將 AI 視為超越國際競爭對手的契機,但中國要成為全球 AI 領導者,政府、學界和產業界都需轉變思維模式,必須改革獎勵機制,鼓勵產業界及學術界研發新的 AI 技術。

高風諮詢公司董事長謝祖墀及資深顧問 Jackie Wang 稱中國完全有實力達成其全球人工智慧領導者的目標,但首先應轉變思維方式,致力於開創性的研究而非專註於現有的技術。讓我們來看看他們是如何分析的。

曾被視為技術落後的中國,如今將 AI 視為超越國際競爭對手的契機

在過去幾年間,中國大力投入人工智慧研究,旨在成為這一顛覆性技術領域的全球領導者。

《經濟學人》數據顯示,2012 到 2016 年期間,中國的 AI 企業獲得的政府資助為26億美元,美國企業則高達179億美元,但情勢迅速發生了轉變。曾被視為技術落後的中國,如今將 AI 視為超越國際競爭對手的契機。

在全球 2015 年發表的頂尖 AI 學術論文中有超過40%包含有一名或多名中國作者。2010年到2014年減,中國的 AI 技術相關專利申請增長了 186%,相比較於前一個五年是一個極大的飛躍。與此同時,近兩年 ImageNet Large Scale Visual Recognition Challenge 中成績優異的團隊均為中國團隊,其中半數以上都植根於中國本土。

中國政府發布的推動中國人工智慧企業於2030年前成為全球領導者的目標確定了基調。這一計劃與中國政府最新的五年發展規劃並駕齊驅,將科學技術發展確定為首要戰略。

《中國製造2025》、《「網際網路+」人工智慧三年行動實施方案》及《新一代人工智慧發展規劃》等政策均致力於推動中國 AI 技術的發展。

中國多個省份及城市也紛紛出台優惠政策及豐厚的政府資助,扶植 AI 初創企業。以瀋陽為例,該市投資人民幣 200 億元重點發展機器人技術開發項目。

這些優惠政策促進了小規模企業及大型網際網路企業共同的技術創新。產業巨頭如百度、阿里巴巴及騰訊,初創企業如曠視科技、碳雲智能、出門問問及商湯科技,另有滴滴出行及小米等獨角獸企業,均大力投入 AI 技術的研發。

例如,百度開發的應用神經網路的機器翻譯系統,其語音識別準確率已超過人類,他們同時發布了自動駕駛解決方案的開源平台,命名為「阿波羅計劃」,推動自動駕駛技術的研發。騰訊也建立了自己的 AI 實驗室,彙集全球頂尖的 50 名科學家、研究人員及專家,提出「內容 AI,社交 AI 及遊戲 AI」的目標。今年早些時候,騰訊開發的機器人「絕藝」擊敗了日本圍棋高手 Ryo Ichiriki。

專註於電腦視覺技術的曠視科技在《麻省理工科技評論》評選的2017年50家「全球最聰明企業」中名列第11位,其面部識別產品 Face++已為全球一億人刷了臉。科大訊飛的智能語音識別及自然語言處理技術為全球領先,這家市值已達到約120億美元企業的語音識別技術甚至可分辨中文中的方言。

在學術領域的 AI 研究已經從少數頂尖中國高校拓展到全國。在活力充沛的學術環境下,中國研究人員可以同時汲取中文及英文的各類資源。大批的理工科專業畢業生投身 AI 產業。中國網際網路及智能手機的使用者基數向 AI 學習演算法提供了巨大數量的有價值的訓練數據。

相比較外國同儕而言,對於大量行為模式及日常數據的獲取使得中國的 AI 研究者們能夠以更高的速度及密度進行更大規模的學習和實驗。

中國要成為全球AI領導者,政府、學界和產業界都需轉變思維模式

中國完全有能力成為全球 AI 領導者。但要實現這一目標,政府、學術界及產業界均需要轉變思維模式。

迄今為止,突破性的技術創新仍主要在西方國家中產生,科技及基礎建設是推動AI 技術的關鍵。中國的學術界則多注重現有技術的全新應用,這也是中國政府一貫以來獎勵實際研發成果做法導致的結果。AI 相關基礎科學的研究耗時更長且並無保障。

中國的企業擅長迅速在市場上推出新產品和產品的新特性,因為長期以來他們對新商機的把握已得心應手。和學術界的狀況類似,中國企業也停留在已有技術的應用階段,而不是自主研發新技術。目前狀況下,如推動了谷歌 AlphaGo 那種基礎科學研究的激勵並不存在。

如想成為全球 AI 領導者,中國必須實現基礎性的轉變。對於新技術而不是新應用應投入更多關注。所帶來的挑戰會在於,中國政府要重新考量政府資助、研究提案及研究計劃所帶來的影響的審議標準。

中國企業,在把握商機時一往無前,但仍缺乏微軟及谷歌那樣略帶瘋狂的創新理念。

此外也存在地緣政治方面的潛在風險,如果未來技術的互通受阻,中國迅速轉型的速度也會被拖慢。

一份五角大樓的報告中稱,中國企業在過去6年間向美國的 AI 初創企業投資達7億美元,但美國國防部視之為針對美國國家安全的潛在威脅,並建議美國政府對此類投資予以禁止。

國外頂尖的研究者們也有可能因為擔心自己的研究成果被「另作他用」而拒絕為中國企業工作。

為實現於2030年前成為全球 AI 領導者的目標,中國需要採取以下兩個措施:第一,改革獎勵機制,鼓勵產業界及學術界研發新的AI 技術;第二,政府及產業界共同致力於將中國學術界發展成為全球 AI 研究領域的基石。

吳恩達曾將 AI 比喻為新電力,稱其改變的不是一個領域,而是整個世界。

AI 可以,並且已經被應用於各個領域,為激活新的商業模式創造了前所未有的機會。AI 時代的資源也更加開放。企業原有的競爭力也許一夜之間就被跨領域的理念及技術融合所摧毀。

企業未來的優勢在於掌握數據及具備預見性。

中國會成為全球 AI 領導者嗎?這需要時間。但是正如在當今所有技術創新相關的領域一樣,在 AI 領域無法忽視中國的力量。

作者簡介:

謝祖墀為全球戰略及管理諮詢公司高風諮詢公司 CEO,著有《China』s Disruptors》一書。Jackie Wang 為高風諮詢公司資深顧問。

原文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