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深圳市政府針對本地的共享單車發展現狀,召集車企單位,要求暫停投放新車。在此之前,先是杭州在7月10日暫停投放,接著是福州於7月26日暫停投放,然後在7月27日鄭州也宣布暫停投放,接下里更有南京、廣州、上海三座城市接連宣布暫這一消息。一時間,共享單車的發展迎來了「急剎車」。

中國7城緊急叫停,共享單車遭遇「急剎車」

(共享單車佔據了人行道)文/小豪

據交通運輸部的統計數據顯示,截至到2017年7月份,中國共享單車累計投放量超過1600萬輛,且絕大部分集中在一線城市。這樣產生的後果是產能過剩,資源浪費。在諸如北京,上海、深圳等城市,隨處可見佔據了主要交通要道的共享單車,而共享單車被大量遺棄,已然不是什麼新鮮報道。

車東西就暫停投放一事專訪了摩拜、ofo、小藍單車、小鳴單車和優拜單車的高層,就其對該政策的看法、對各自企業的影響,以及未來作何反應等問題進行了深入探討。

一、七座城市叫停共享單車投放

8月3日,交通運輸部、中央宣傳部等十部門聯合印發《關於鼓勵和規範互聯網租賃自行車發展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指導意見》)。要求共享單車企業落實車輛停放管理責任,採取電子圍欄等綜合措施有效規範用戶停車行為,及時清理違規停放、存在安全隱患、不能提供服務的車輛。

這就意味著,政府對共享單車行業的發展有了明確的政策規定。車企過去的「跑馬圈地」,以數量佔據市場的方式將逐漸轉向精細化,規範化發展。

中國7城緊急叫停,共享單車遭遇「急剎車」

(堆積如山的共享單車)

不過,在《指導意見》下發之前,就有三座城市對外宣稱不再接受新的共享單車投放。

杭州:7月10日下午,杭州市城管委(市綜合行政執法局)對在杭運營的9家互聯網租賃自行車企業進行行政約談,在杭州相關管理條例沒有出台之前,不允許再新投放共享單車,在地鐵口50米範圍內、公交站兩側30米的範圍內禁止投放單車,此前搬離保管的兩萬多輛共享單車企業可以按照程序領回。

據了解,杭州本地有9家共享單車公司,分別為由你、摩拜、hellobike、酷騎、ofo、永安行,小鳴、優拜和騎唄。累計投放41.8萬輛共享單車,但各家的運維人員多則三四百,少則只有幾十人,屬於人員不足的狀態。

今年以來,杭州市城管系統針對共享單車無序投放、違規停放等問題,先後67次對相關企業進行了約談,而為了治理無序投放和無序停放的2.3萬輛單車,杭州城管部分已經花費了22萬多元。

福州:7月26日,福州市運管處聯合市城管委召集6家共享單車企業召開協調會。要求所有共享單車企業暫停投放新車,共享單車企業在市區共享單車使用頻率高的區域,安排專門人員處理共享單車亂停放問題。

目前來說,福州共有包括DDbick、摩拜單車、hellobike、永安行、ofo和索天在內的6家共享單車企業,截止到6月份,累計投放量突破二十萬輛,其中絕大部分都在主城區內。

鄭州:7月27日,鄭州市管理部門將對共享單車數量進行控制,要求各單車企業維持現狀,暫停增量投放單車。同時,針對具體問題,也做了相關的要求:比如要求車企解決鄭州市二七廣場、火車站等重點區域的車輛經營管理問題。

中國7城緊急叫停,共享單車遭遇「急剎車」

(鄭州街頭騎共享單車出行的行人)

目前鄭州市面上總共有三家共享單車,摩拜、ofo和酷騎,投放量分別為20萬、13萬和6萬輛,累計投放約為39萬輛。

自8月3日以來,陸續又有五座城市宣布暫時停止接收新的共享單車。

南京:8月3日下午,南京市交通運輸局、公安局、城管局召開聯席會議,10家在南京運營共享單車的企業負責人到場。會議要求,從即日起到年底前,各運營企業暫停在南京市投放新車。過渡期間,南京所有的存量共享單車都要上牌。過渡期結束后,所有上路行駛的共享單車都必須有證,否則將被清拖。

南京市面上共有十家共享單車車企,除了最早入駐南京的町町單車已經倒閉之外,剩餘的九家車企累計投放了超45萬輛共享單車。

廣州:就在同一天(8月3日),廣州市交通部門約訪了共享單車車企,要求車企投放車輛的區域以及土方規模必須與區域內的設施承載能力,以及車企配套管理服務水平相適應,除此之外,還要求各平台車企不得再新增投放,並敦促車企要健全投放車輛的巡查運維服務制度體系及管理團隊。

廣州街頭常見的共享單車主要為摩拜、ofo、小藍和小鳴。今年3月份,有媒體報道稱,共享單車的數量已達30萬輛,短短四個月之後,共享的的數量新增50萬輛,達到了如今的80多萬輛。車輛劇增的背後,是車企搶佔市場的激烈競爭和瘋狂投入。

上海:8月18日,上海交通委向共享單車企業明確告知:即日起,上海暫停新增放共享單車,一旦發現,將作為嚴重失信行為納入企業徵信檔案。同時還要求各企業加強對違規停放車輛的清理,特別是交通樞紐、軌交與公交站點、小區、醫院、行政與商務辦公區、主要街道等重點區域;要按已發布的團體標準(5‰)配備運維人員,及時召回破損、電壓不足、故障等不能使用的車輛。

據了解,上海已經有超過30家企業開展了共享單車的業務,包括較為知名的摩拜、ofo、小鳴、享騎、永安行,還有貝慶、百拜等品牌。截止到目前,上海市面上已經累計投放150萬輛共享單車。

深圳:8月25日,深圳市相關部門召集單車企業,要求暫停投放新車。此外,監管部門明確提出,各企業需要按照所投放區域投入車輛總數不低於5‰的比例,配備車輛維護、維修和調度人員,對於達不到要求的企業需縮減車輛投放規模。另外,企業對於用戶的違規停放車輛,必須在30分鐘內完成處置。一旦處置不及時,將會直接面臨被監管部門收車的處理。

據深圳市交委介紹,目前深圳市面上共有十家正在運營的單車企業,最新數據顯示,共享單車累計已達89萬輛。

可以說,一路高歌猛進的共享單車遭遇了急剎車,此後共享單車又將何去何從。

二、被暫停投放的原因:過度投放缺乏管理

其實從生活中,能夠直接感受到共享單車帶來便利背後的負面問題,特別是在地鐵站出口、繁華街道的人行橫道,隨處亂停亂放的共享單車已經成為了阻礙交通正常運行的一大難題。而車輛被拋棄,被損毀等問題有增無減,也成為了困擾大眾出行的難點。

中國7城緊急叫停,共享單車遭遇「急剎車」

(亂停放的共享單車阻礙了正常的交通)

如此看來,各大城市暫停接收投放新的車輛也就不難理解。

1、車輛投放趨於飽和:小藍單車CEO李剛曾經表示,判斷一個城市的單車容納量能達到多少,用常住人口的數量除以150-200是比較科學的方法。以福州為例,常住人口近800萬人,全市也就需要4萬輛左右,但福州的共享單車已達20萬輛,遠遠超過了城市的容納量。不僅是福州,其他暫停投放的城市也存在相關問題。

過多的,無序的投放,不僅不能滿足出行需求,還帶來了諸如交通堵塞、產能過剩、公共支出增加等相關問題。趨於飽和的市場,更加要求共享單車發展由「粗」轉「精」。

2、共享單車體驗度差:目前來看,車企採取的主要經營方式還是屬於大規模,相對粗放的形式。以ofo為例,無論是投資人朱嘯虎還是創始人戴威,都曾透露對以量取勝的運行策略的認可。而在今年6月份,戴威更是向路途社透露,到今年年底,將投放2000萬輛ofo。

一系列問題接連出現,比如低成本的機械車鎖,質量不過關、容易被損害,被私自佔有的單車,運維人員缺乏,導致單車分佈不合理,損壞車輛無法及時維修等,這些帶來的用戶體驗可以說非常差。圈地跑馬,大規模投放的經營理念亟待革新,單車車企的發展也即將進入新的階段。

3、中央政策的下發:今年8月3日中國制定的《指導意見》,提到共享單車的發展需要制度化,規範化的經營。市場競爭能夠起到優勝劣汰,合理分配公共資源的作用,但完全依靠市場,很多時候會產生惡意競爭,形成壟斷的後果。中國政策的調控,正是對市場調節的補充和優化。

中央政策的出台,直接引發了地方政府有關停止接收單車投放的決定。

那麼,多個城市暫停接收公共單車的投放,會產生怎樣的影響,相關車企又會採取怎樣的應對策略呢。

三、影響:改變行業格局加強城市管理

停止接收投放,已不再是某個城市的當地事務,更是關乎整個行業的重大事件。

1、對共享單車車企:共享單車車企,分為兩種情況,一是類似於摩拜、ofo這種大規模巨頭,另一則是以小鳴和優拜為代表的小規模公司。

前者在之前的市場投放中,更多的採取的是以量取勝,多多益善的方式,此次停止接收投放,可以說直接否決了之後此種方式的執行的可能性。對於已經有大量市場佔有率的摩拜和ofo,造成的影響並不是很大。ofo高層在接受採訪時表示,新出台的政策並不會影響自家的城市布局計劃。摩拜方面也表示,在政策出台之前,摩拜已經放緩了投放,對供需達到平衡的城市,不會再進行大規模的投放,轉而向精細化運營。

按照設想,自身實力不強的小公司無法進一步投放車輛,這就給他們的發展帶來了巨大的壓力。不過,小鳴和優拜在接受採訪時表示並非如此,雖然政策出台後,自家無法繼續在這些一二線城市增量投放共享單車,但對於一直以質取勝,主打單個車輛騎行次數的小公司而言,所產生的影響也沒有太大。

小鳴單車CEO陳宇瑩對車東西說:「從一開始,小鳴單車採取的發展策略就並非以量佔據市場,而是以質取勝,此次停止投放對小鳴來說,更像是一個期待已久的機會。」

2、對一線城市:無疑,停止接收投放具有很大的積極意義。諸如上海、深圳等一線城市,單車數量已經趨於飽和狀態,停止投放在緩解交通壓力,優化資源配置和減少資源浪費等方面都具有正面的影響。而且對共享單車的規劃化管理,單車企業的制度化發展都具有指導意義。

3、對二三線城市:由於各大車企之前集中在一線城市,爭奪市場,很多二三線城市無法享受到共享單車出行的服務。但一線城市停止接收共享單車之後,很大程度上會迫使單車企業開拓二三線市場,這樣就能優化資源配置,使共享經濟更加均衡化發展。優拜單車在接受車東西採訪時就明確表示:未來會積極探索二三線城市的市場。

四、車企對策:開發新市場做精細化管理

共享單車發展一年以來,取得的成績有目共睹。特別是在一二線大城市,「解決最後一公里」的問題得到了有效的解決。除此之外,在緩解交通擁堵,節約能源,保護環境方面也有不小的貢獻。

不過,有貢獻也有不足,目前來說,共享單車的投放還屬於「粗製濫造」,共享單車的發展還處於「從無到有」的階段,多個玩家爭奪一線城市蛋糕,採用的方式更傾向於以量取勝。

所以,「暫停接收投放」正是對這種經營方式的一種規範化處理。有了政策的指導,單車車企在投放共享單車時也就有了標準。需要投多少,在哪裡投放,投放什麼樣的車輛,如何運營,如何監控,這些問題一旦細化處理和應對,對車企而言,就是升級的徵兆,對行業來說,是促使共享單車從有到精的轉變,也是產業升級換代的信號。

中國7城緊急叫停,共享單車遭遇「急剎車」

(小鳴單車電子圍欄停車點)

如此,只有那些能夠規範化,標準化處理相關事宜的車企才能夠獲得市場准入資格,也才有下一步的發展規劃。

在車東西看來,共享單車的車企主要有以下幾種應對的方案:

1、精細化發展:從有到精,是目前共享單車發展的主要方向。在此過程中,規範化,制度化必不可少。ofo在接受採訪時表示,積極配合試點電子圍欄技術,倡導並推行城市「網格化」運營模式,充實線下運維人員,是ofo最近和以後要走的路線。

2、開拓新市場:一線城市的市場逐漸飽和,但共享單車的市場蛋糕在二三線城市和海外依舊有較大份額。優拜單車在接受採訪時就明確表示,未來會積極在二三線有比較成熟騎行環境的城市投放,來探索有良好封閉環圈的騎行場景,而小藍單車、摩拜和ofo則瞄準了海外的市場,目前已經取得了較好的成績。

3、藉助新科技:無論是推行電子圍欄,還是實現城市的「網格化」發展,都需要藉助先進的科學技術。在這方面,摩拜和ofo最具發言權,採訪中,兩家均表示,未來會基於自己的大數據分析平台,合理計算出需要投放時間、地點和數量。

結語:暫停之後,整裝再出發

毋庸置疑,精細化、制度化和規範化必然是共享單車發展的大方向所在。從採訪中也能看出,單車車企均願意積極配合政府的相關工作,在未來的發展中,車企更傾向於向單車運營管理、秩序維護和智能設備研發方面傾斜。

也有業內人士指出,依靠物聯網,共享單車能夠儘快完成升級。這方面典型的案例就是試行的電子圍欄,各家車企在城市之中設置的能夠監測到自行車、行人車流的感測器。

這樣看來,共享單車產業升級,是一個較為複雜的,多方面的工程,需要政府、車企和公眾共同承擔責任,也會使用到更多的科技產品。

正如攀登高山一樣,暫停的背後,為的是更好的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