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chRoomage

任正非可以做晁蓋,但雷軍卻必須學宋江

0 1

原標題:任正非可以做晁蓋,但雷軍卻必須學宋江

胡賽萌/文

對於晁蓋而言,梁山就是天堂,這裡有山有水,有酒有肉,有大把的金銀細軟,有義薄雲天的眾位兄弟,甚至就算要女人,也能讓山寨的小嘍啰很快地從山下強虜幾個上來。

在梁山,晁蓋可以大口喝酒,大塊吃肉,可以甩開膀子跟兄弟們賭錢猜拳,可以無所顧忌地痛罵鳥皇帝和狗貪官。因此,梁山就是晁蓋的歸宿,晁蓋從來就沒想過下山為民或入朝為官。

任正非可以做晁蓋,但雷軍卻必須學宋江

梁山,對晁蓋而言是天堂,但對宋江來說卻是賊窩。

晁蓋的那幫兄弟,在江湖之人的眼中或許是英雄好漢,他們小能打家劫舍,大可殺朝廷命官,什麼狗屁王法全然不顧,朝廷也奈何不得;但在體制內的人看來,他們卻是貨真價實的強盜,他們蔑視法度,草菅人命,是草寇,是盜匪,所以高俅惡狠狠地說「梁山賊寇一日不除,本太尉之心一日不安」。

宋江當然是老江湖,不然江湖之人怎麼會將其視作及時雨,但宋江同時也是縣衙押司,是體制內的基層官員。

正因這種雙重身份,所以宋江可以冒著掉腦袋的風險給晁蓋通風報信,但卻不願走上梁山。在體制內工作當然會受鳥氣,但好待是正經工作,上了梁山就是落草為寇,是干強盜的營生。這個帳,宋江算得清楚。

任正非可以做晁蓋,但雷軍卻必須學宋江

因此,當會算賬的宋江坐上了梁山的第一把交椅之後,他就必須得為兄弟們謀個前程,尋條出路。畢竟,大家可以當一時的強盜,卻不能當一世的強盜,年輕力壯的時候尚能打家劫舍,胡吃海喝,年老的時候怎麼辦?

美人尚且還有遲暮的一天,英雄哪能沒有末路的時候?

正所謂人無遠慮必有近憂,自宋江接手后,樑上兵強馬壯,在軍力上達到前所未有的巔峰。正是如此,才要趁這個時候做出長遠的戰略性抉擇。這正如一個女人,正值妙齡的時候不尋郎覓婿,難道要等到年老色衰的時候再委身他人?

既然決定要賣,那肯定要在行情最好的時候出手。老江湖宋江深諳這個道理,所以他不顧兄弟們的反對之聲,力排眾議地推動招安大計。

當然,任何事物都有正反兩面,所有選擇都有得有失。招安的好處顯而易見,從草寇賊人成為朝廷命官,從體制外進入體制內,從此有了皇權的庇護,可以堂而皇之地魚肉百姓;不過招安的代價也是巨大的,從此喪失了獨立性和自主性,如果沒有跟對人,搞不好還淪為廟堂政治鬥爭中的犧牲品。

宋江後來正是因為沒跟對人,跟宿太尉搞到一起而沒能緊跟高太尉,結果在政治鬥爭中落敗,最後成了朝廷平叛的炮灰。

正是因為看到了招安的代價,所以任正非堅決不接受資本市場拋來的橄欖枝。在面對記者關於上市問題追問的時候,任正非揮起手臂,堅決而乾脆地回答,「華為50年內不上市!」其霸氣和氣魄,與當年小平同志說「基本路線一百年不動搖」的時候何其神似。

任正非可以做晁蓋,但雷軍卻必須學宋江

儘管神似,但任正非畢竟不是鄧小平,沒有他老人家那一言九鼎的威望和魄力。要知道,任正非在華為只不過持股1.01%,一個小股東憑什麼決定華為的50年的資本路線?

為此,任正非還必須再有其他的說辭,否則無法向其他股東交代。

於是這位不向資本市場妥協的老帥還說,華為之所以能成功,就是因為堅定不移幾十年只對準通信領域這個「城牆口」衝鋒。幾十人時的游擊隊如此,幾百人、幾萬人的大規模兵團也如此。現在十幾萬人,還是對著這個「城牆口」衝鋒。密集炮火,飽和攻擊。每年1000多億元的「彈藥量」炮轟這個「城牆口」,研發近600億元,市場服務500億元到600億元,所以我們最終在大數據傳送上我們領先了世界。

如果華為選擇上市,在資本市場的壓力下,任正非和他的團隊就可能守不住這個「上甘嶺」。任正非自己都說,「股東們」看著股市那兒可賺幾十億元、幾百億元的快錢,就會逼我們橫向發展,我們就攻不進「無人區」了。

更麻煩的是,「公司過早上市,就會有一批人變成百萬富翁、千萬富翁,他們的工作激情就會衰退,華為會因此而增長緩慢,甚至隊伍渙散;員工年紀輕輕太有錢了,會變得懶惰,對他們個人的成長也不會有利。」

因此,任正非咬緊牙關,這位73歲的老帥依然堅守在自己的陣地,冒著美帝的炮火指揮戰鬥。

任正非可以做晁蓋,但雷軍卻必須學宋江

不過,任正非可以將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但卻不能要求華為的每一個人都能浴血奮戰。畢竟,打仗是為了捍衛和平,人類天生就喜歡吃喝玩樂,沒有人一生下來就喜歡迎著炮火浴血奮戰。

任正非說如果公司上市了,員工有錢了,大家會變懶惰,會貪圖享受。那我不得不多問一句,難道讓自己的員工更有錢不是一個老闆應該做的事情嗎?

在任正非看來,這真不是他關心的事情。他要做的是保住梁山的獨立性和自主性,管他高太尉還是宿太尉,只要官軍膽敢來犯,就讓你有去無回。

不過,任正非可以自己過苦日子,但華為的高管們卻不幹。畢竟,華為一日不上市,他們手裡的那點期權就是廢紙一張。因此,在華為,只能是鐵打的老闆,流水的高管。於是華為的高管一茬接一茬的出去創業或被挖,華為因此也成了創業圈的黃埔軍校。

任正非看到了招安的代價,雷軍卻看到了上市的前景。

2014年底,小米進行了E輪融資,估值450 億美元,成為貨真價實的獨角獸。可是短短一年之後,市場行情大變,依靠線下渠道和小鮮肉加持,vivo和OPPO將小米打得找不著北,出貨量暴跌,其估值一度跌為40億美元。

在模範學生雷軍的硬扛之下,小米總算避免了兵敗如山倒的命運。在觸底反彈之後,2017年的小米總算找回來昔日登頂的感覺,雷軍也扮演了一場王者歸來的戲碼。

任正非可以做晁蓋,但雷軍卻必須學宋江

最近一段時間,坊間傳聞小米的估值已經達到驚人的1400億美元,超過Uber成為全球估值最高的科技公司,小米也將於2018年在美國納斯達克上市。

騰訊深網日前刊文,稱今年夏天小米為了挖一位高管來小米工作,小米的一位聯合創始人親自出馬,並向這位高管透露,小米內部初步決定將在明年上半年啟動IPO。

如果以上內容屬實,那就說明雷軍已經鐵了心要上華爾街的大船,接受資本市場的招安。對勞模雷軍而言,開公司是要賺錢的,如果頂著幾百億甚至近千億美金的估值而不變現,那不是傻嗎?難道等著估值跌下去了再賣?

上文中的小米聯合創始人深知,要挖人,光靠年薪是不行的。畢竟,英雄好漢們在梁山上也能喝酒吃肉玩女人,憑什麼要換山頭?能說動他們的,大概只有遠大的前程和巨大的錢景。因此,堅持不進體制的晁蓋只能是黯然離場,而力主招安的宋江卻可以穩坐頭把交椅。

任正非可以做晁蓋,但雷軍卻必須學宋江

據騰訊深網稱,如果小米上市,小米前100號員工都可能成為億萬富翁,前1000號員工則可能成為千萬富翁。這可真是錢景誘人啊!是人都抵擋不了。因此,雷軍決定在明年開啟小米的華爾街豪華游輪之旅實乃理所當然。

不過,如今的雷軍不上船也不行。經歷了去年的過山車,小米的投資人已受不起太大的心理折騰。如果錯過了現在的最高點,等華為、OV等強敵反應過來,死死咬住好不容易登頂的小米不放,那時再接受招安,等待小米的將不再是華爾街的船票,恐怕只能是巨頭的收編和雷軍的投誠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