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起 Snap 公司,最先想到的往往是其「閱后即焚」的視頻社交應用 Snapchat。不過已經風光上市的 Snap 並不打算只靠軟體吃飯,在發售了首個智能硬體產品 Spectacles 之後,最近又盯上了風頭正盛的無人機市場。

據外媒報道,Snap 近期以不超過 100 萬美元的價格收購了一家小型無人機製造商 Ctrl Me Robotics。這家公司和 Snap 是鄰居,同樣位於洛杉磯的威尼斯。

(圖左為 Ctrl Me Robotics 創始人,圖片來自:Yelp

知情人士透露,此次收購完成後,Snap 會接收 Ctrl Me Robotics 的 留下的部分資產和設備,包括後者創始人 Simon Saito Nielsen 在內的部分員工也會加入 Snap。但根據《紐約時報》 此前的報道,鑒於 Snap 經常做創新性的試驗,暫不確定其研發的無人機是否以及何時會面向市場公開發售。

事實上,關於這次收購早就有了不少傳言。從去年 10 月開始,該公司的主頁就沒有再更新,社交賬號也停止了運營,一切似乎都是在為出售做準備。

目前,Snap 公司拒絕就此事發表評論。

Snap 為何執著於做硬體?

我們是一家相機公司。

自從推出 Spectacles 眼鏡、並且在市場上引起不錯的反響之後,Snap 就將公司的簡介改為了「相機公司」。這對於以「閱后即焚」的社交軟體 Snapchat 起家的 Snap 來說,顯然有著更多的考量。

在上市前遞交的招股書中,Snap 曾提到,目前公司的收入主要來自於廣告。但是由於廣告營收強烈依賴於用戶增長,並且容易受到整個市場大環境的影響,一旦遇到用戶增長瓶頸,公司的業績將會受到影響。

這樣的擔憂不無道理。根據 Snap 上市之後公布的首份財報,2017 年第一季度,Snap 公司的總營收達 1.496 億美元,雖然相比去年同期漲幅高達 286%,但未達到預期。

其中,其核心產品 Snapchat 的日活躍用戶數雖然同比增長了 36.1% 至 1.66 億,但與此前的高速增長相比,出現了明顯的放緩趨勢。此外,第一季度 Snap 的單位用戶平均收入(APRU)僅為 0.9 美元,環比下降 14%。

這對於要靠廣告吃飯的 Snap 來說,不能算是一個非常好的信號。

除此之外,主要依賴於北美和歐洲市場的 Snap,在對新興市場的開拓方面做得並不夠。以目前位居全球廣告市場第二位的中國為例,雖然 Snap 已在深圳設立了辦公室,但要想在社交應用已成一片紅海的中國市場佔有一席之地,除了要面對激烈的競爭之外,還面臨著伺服器監管等問題。

而在其他新興市場,Snap 的推廣也存在著各種各樣的困難。按照 Snapchat 的產品運營方式,無論是拍攝分享視頻,還是實現數據與 app 的同步,都需要比較好的網路環境,這使得 Snapchat 只能率先在網路條件比較好的發達國家地區發展起來。但在這些區域內,市場已幾近飽和。

「走出去」遇阻,本土市場也在不斷受到衝擊。在 Snap 賴以生存的北美大本營,來自於競爭對手的「模仿」正在不斷蠶食著本屬於 Snap 的市場。

在過去的一年中,Facebook 旗下的 Instagram 先後推出了複製版的「閱后即焚」、Instagram Stories 等功能。數據顯示,在短短的 5 個月內,Instagram 就憑藉 Stories 等功能使日活躍用戶數達到了 1.5 億。要知道,Snapchat 大概花了 5 年的時間才取得了類似的成績。

(圖片來自:TechCrunch

也難怪 Snap 會在招股書中指出,在面對如此步步緊逼的競爭時,如果公司不想辦法保持或者拓展市場份額,業務會因此受創。

於是「做硬體」成了 Snap 想出的第一個應對措施。今年 2 月正式開賣的爆款智能眼鏡 Spectacles,不僅為當時正準備上市的 Snap 賺足了眼球,也意味著 Snap 將開始在硬體產品上發力。

CEO Evan Spiegel 在上市前的路演視頻中強調,如今的 Snap 是一家相機公司。因為相機能夠改變人們傳統的交流方式,讓距離不再成為交流的障礙。

對 Snap 來說,相機也是最能與自己現有軟體產品實現完美銜接的硬體之一。在 Snapchat 中,社交是一個高度視覺化的過程,攝像頭成為了信息的最重要入口,而現實也證明了,比起傳統的社交方式,視頻社交能夠讓用戶的參與度進一步提升。

根據 Snap 招股書中給出的數據,Snapchat 的用戶平均每天打開 app 的次數超過了 18 次,每天發送的信息和圖像也超過了 25 億條。

我們相信通過對相機進行「重塑」,可以幫助人們獲得更好的社交體驗。我們的產品可以讓人們更好地展現自己,分享當下每一刻的精彩,認識這個世界,一起愉快地玩耍。

在為公司帶來更多活躍用戶的同時,硬體產品本身的銷售也能給 Snap 創收。根據 Snap 公布的數據,這款售價為 129.99 美元的眼鏡,已經為公司帶來了大約 800 萬美元的收入。不過無論是與其他硬體公司相比,還是從公司本身營收方面考量,這筆收入都略顯「可憐」了一些。

如今無人機的加入,或將為 Snap 的硬體策略帶來新的機會。如果能夠找到無人機拍攝與其社交產品的結合點,Snap 將有望在垂直領域打造新的「爆款」。

不過鑒於無人機要遠高於眼鏡的技術門檻,對於 Snap 來說,這也是一把雙刃劍。做得好的話,可以在市場上佔據領先優勢;但如果自己也沒能突破技術或者產品壁壘,那「無人機+社交」也可能只是成為另一個噱頭而已。

硬體能為 Snap 帶來更多希望嗎?

對 Snap 來說,如今的確需要更多的創新來支撐自己此前輝煌的估值。美國職業投資人 Will Ebiefung 近期發表博文稱,Snap 的業務模式存在很大缺陷,嚴重依賴於第三方數字架構,造成其運營成本高昂,且毛利潤狀況糟糕,如果不做出調整,股價可能會繼續下跌。

但是也有分析認為,Snap 目前的股價,實際上有點被低估。作為一個熱門社交應用,Snapchat 的用戶群體主要是青少年,他們的參與度非常高並且仍在持續增長,這對於一家建立在用戶數據基礎之上的公司來說,具有非常大的價值。

(圖片來自:TechCrunch

這不禁讓人聯想到美圖。靠美顏修圖工具起家的美圖,在依靠一系列主打「美」的產品矩陣積累起可觀的用戶量之後,也通過美圖手機等硬體產品實現了初期的商業化。根據美圖發布的 2016 年報,智能硬體為公司貢獻了超過九成的收入。

美圖主打「美」,在「美顏經濟」領域持續深耕並最終建立了自己的產品邏輯,就算是在競爭激烈的智能手機行業也逐漸確立了自己在垂直領域的競爭優勢。而 Snap 主打年輕人的市場,如果結合年輕人喜愛的各種智能硬體產品,也許能為其創造「小眾的勝利」。

不過就像前文提到的,做硬體的行業門檻依然非常高。對各方面支出龐大、毛利潤低迷的 Snap 來說,這可能是一個巨大的挑戰。

題圖來自:Snapchat Daily

轉載文章請附上來源:做了眼鏡之後又要搞無人機,硬體能幫 Snap 講出更好的故事嗎? – 科技空間 TechRoo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