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chRoomage

共享單車相繼被暫停投放,而這僅僅是個開始

0 1

共享單車相繼被暫停投放,而這僅僅是個開始

滿大街的共享單車,有人覺得亂停亂放很嚴重,不僅看著眼暈覺得多,還帶來了嚴重的交通擁堵問題。有人覺得一些時段、一些路段找不到車,很不方便又有點少。

關於對共享單車投放的問題,最近又有了新的動靜。

9月7日,北京市交通委發布消息稱,暫停在本市新增投放共享自行車。

至此,北京將成為繼上海、廣州、深圳、武漢等地后,第12個暫停共享單車新增投放的城市。

未來是不是會有更多的城市按下暫停鍵,我們不得而知。但是共享單車帶來的亂停亂放、車輛被損、負面交通事故等諸多弊端,已經到了不得不解決的地步。

在結束「攤大餅」式的擴張之後,共享單車終於要揮別野蠻增長的時代了,地方對共享單車的管理模式以及各地的共享單車市場都將隨之走入一個新階段。

共享單車相繼被暫停投放,而這僅僅是個開始

這場競爭已經不再是資金的大比拼,而是企業運維管理能力和城市管理者的規劃、引導能力的考驗。

那麼在共享單車暫停投放之後,除去企業運維的管理之外,城市的管理者應該做些什麼?

越來越嚴厲的共享單車政策

共享單車原本是一把解決人們最後一公里的利劍,但不得不說,共享單車的詬病的確也不少。

針對共享單車一些本質上的問題,各地相繼公布了各地的監管措施:

共享單車相繼被暫停投放,而這僅僅是個開始

從各地政策來看,武漢是監管最嚴格的城市之一。

比如武漢今年七月份對共享單車公司提出了一系列要求,其中包括讓當地執勤民警擁有調度ofo運維人員的許可權,指揮其清理車輛。

北京把三環路97公里的非機動車道聯網成片,並且要求公交車站旁預留出專門區域來停放共享單車,目的是減少共享單車違章亂停的現象。

杭州城管委在花了22萬元處理了2.3萬輛違規共享打車后,約談了9家共享單車公司,並且禁止任何新的共享單車企業投放新車。

如今在合理的監控之外,越來越多的城市被禁止投放也說明了政府對共享單車這一行業嚴格監控的決心。

當然禁令也是越來越嚴厲。

相較於上海出台的文件,深圳市交委禁令的文件除了要求暫停投放之外,還增添了許多細則方面的要求。

譬如,要求各企業按照所設區域投入車輛總數不低於千分之五的比例配備車輛維護、維修和調度人員,對於達不到要求的企業需縮減車輛投放規模。

上海此前的公告中僅僅是要求各企業加強對違規停放車輛的清理,深圳則嚴格要求企業要在30分鐘內完成對用戶違規停放車輛的處置,處置不及時的進行收車處理。

共享單車相繼被暫停投放,而這僅僅是個開始

如今,停止投放的政策又來到了北京,交通委接下來的動作就會組織開展停放秩序整治工作。隨著共享單車弊端的逐漸暴露,共享單車的泛濫已經給城市管理者造成很大的負擔,因此,未來勢必會迎來更嚴厲的監管政策。

針對本次北京市交通委員會停放共享單車的規定,截至目前,ofo和摩拜均表態將全力支持。但是共享單車行業中的企業似乎也並沒有一個有效的方法來解決實際的問題。

企業無力的解決方式

企業一方面想要迅速的佔領市場的地位,一方面還要遵循政府的監控,他們當然想找尋一個兩全其美的方法來解決問題,但大部分都是有氣無力的「反抗」。

早在共享單車投放之初,各企業就推出了用戶的信用積分原則,每完成一次騎行就可累積一份,而違章停放、破壞單車等行為就會扣分。

企業想用這樣的方法來規範用戶的騎車行為,可真正在意這些的用戶又有多少,一方面積分本身不存在罰款,也很少影響騎行,另一方面,用戶最開始註冊的時候就有100信用值,用戶最終的目的是完成騎行而不是積累信用分。

所以這個積分系統有了等於沒有,幾乎只是一個擺設而已。企業更應該努力挖掘其背後真正的價值。

另外,企業為了吸進用戶將亂停亂放的單車騎行到規範地點,還推出了紅包車的活動,完成騎行後會隨機得到紅包的獎勵。

但這些鼓勵式的動作多是被動地等待用戶去規範停放,難以完全解決共享單車亂停亂放的問題。

試想,在正常騎行的情況下,會有多少用戶會因為掃到的共享單車不是紅包車而放棄騎行?

說到這大家可能會想起企業們想用電子圍欄拴住共享單車,總體而言,採用電子圍欄技術可以較為有效的規範單車停放,培養用戶規範停靠習慣。

理論上只要車企嚴格遵循相關的獎罰標準,就能夠最大程度上實現共享單車的有序停放,解決由共享單車造成的交通擁堵問題。

共享單車相繼被暫停投放,而這僅僅是個開始

但說真的,事情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美好,這玩意有和沒有幾乎沒有什麼區別。

一方面,現在的電子圍欄技術並沒有很成熟,在定位上的精準程度存在一定的誤差,有很多實際體驗並沒有企業宣傳的那樣好。

另一方面,電子圍欄的使用效率其實並不高,在指定區域內停靠亂七八糟的車輛更是隨處可見,甚至還有一部分用戶根本不知道電子圍欄的存在。

再者說,共享單車本是一個潮汐效應十分明顯的交通工具,在早晚高峰單車多被用戶騎行至地鐵站、寫字樓等區域,造成單車在這些地點大量積壓,侵佔道路,影響公眾正常出行。

那麼在這種情況下,顯然,電子圍欄的作用並不大。因為此時出現的大部分都是一些線下的運營維護者來整理這些亂停的車輛。

而對與電子圍欄技術的報備情況,可能是出於數據接入涉及公司隱私的原因,很多企業在這時就顯得比較猶豫,這也給監管部門部門的工作帶來比較多的麻煩。

雖然各企業在野蠻增長的生長階段也試圖解決共享單車亂停亂放的問題,但很明顯,並沒有太大意義上的改善。

企業自身找不到合理的解決方案,那就只有政府加強管理和干涉了。

共享單車的難題,誰來解決?

顯然,共享單車在成功吸引資本注入之後大肆的擴張忽視了很多問題,比如說進行更為精細化的市場管控。

縱觀目前整個共享單車的市場,幾乎各個城市出台的政策都是宏觀概念層面,要求企業「及時清理違規停放車輛」、「30分鐘內響應」,但是卻並沒有提出具體的解決方法,這樣的政策可執行性有多高,可想而知。

企業們也只是對新政策表示權利的支持,但只要一提到具體的解決方案,就只剩下全力配合,積極儘快改進,至於儘快到底會有多快,恐怕企業自己也不能給出一個明確的答案,因為在這個問題上誰都沒有適合解決的方案。

這就導致了城市管理者把問題推給企業,讓企業承擔責任,解決問題,反過來企業這邊只是舉雙手贊成並沒有具體的行動。最後結果就是兩者互相甩鍋,糟糕的情況愈演愈烈。

共享單車運營至今,已成為了解決市民出行的重要一環,其無樁屬性,決定了它不可能像有樁自行車那樣做到按樁停放。

作為一個新生事物,單靠企業去進行單方面的整治所帶來的效果是有限的。

城市管理者也應該積極發揮自己的作用,光是白紙黑字的公文顯然對於解決問題有點乏力。

政府對道路資源的合理分配、推進停車單位設置和建設、對自行車交通系統進行完善以保障用戶騎車安全,這些都需要政府部門的努力,同時,也是規範企業服務和加強管理監督執法的前提。

都說新生事物最大的挑戰是人性,可共享單車上面的難題,可不單單隻有人性這麼簡單。

想要解決共享單車的問題,不論是政府還是企業,還要多一些耐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