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單車踩下剎車令,小鳴酷騎迎來毀滅性打擊?

共享單車在一路狂飆之後,政府終於猛踩了一腳剎車。

在上海提出暫停再投放共享單車后,北京、杭州、南京、西安等地也相繼出台規定,要求暫停投放新車。這也意味著共享單車的瘋狂告一段落。

產能過剩資源浪費?

北上廣深是共享出行領域的兵家必爭之地,目前至少25個以上共享單車品牌在這四個城市都有投放。

據不完全,截至到2017年7月份,中國的共享單車投放總量約為1600萬輛,其中ofo和摩拜兩家佔據八成的投放量。

另據公開數字,北上廣深在1600萬的總量中,也佔了大頭,上海佔了10%的比例,廣州超過80萬輛,北京早在4月份的時候就達到了和廣州相同的數字。

這樣產生的後果是產能過剩,資源浪費。在一線城市,隨處可見佔據了主要交通要道的共享單車。而共享單車被大量遺棄,已然不是什麼新鮮事。

停止投放已然是大勢所趨,當然地方政府能有極大的自治權還要得益於《指導意見》的出台。

共享單車迎來拐點?

共享單車踩下剎車令,小鳴酷騎迎來毀滅性打擊?

8月初,交通部聯合工信部、發改委、公安部等十部門發布《關於鼓勵和規範網際網路租賃自行車發展的指導意見》,管理共享單車的法規正式出台。

這部法規的徵求意見稿曾於今年 5 月面向社會徵求意見。包括早先各地政府在地方管理辦法中提到的內容,比如停車規範、用戶註冊管理、車輛及押金等,指導意見也都做了硬性的規定。

在共享單車賽道上,《指導意見》更像是改變賽道規則的轉折點,它結束了共享單車「攤大餅」式的瘋狂擴張。

「暫停投放」只是開始,接下來更多城市都將出台規定,要求共享單車企業設計電子圍欄、智能鎖,並對違規停放的單車企業實施罰款。而且還責令共享單車企業配備足夠的運營人員,及時清理車輛淤積。

其它行政規定還有「不妨礙公平競爭、不佔用公共利益」等,都意味著共享單車的規模在一二線城市將會出現萎縮。

自此之後,如何迭代產品、提升騎行體驗、加強運維精細化管理或成為共享單車企業勝出的關鍵。

暫停投放影響如何?

目前共享單車領域主要有兩類公司,一類是摩拜、ofo這種大規模巨頭,另一類則是以小鳴和優拜為代表的小規模公司。

前者採取大規模投放、粗放經營的方式,後者則主打單個車輛騎行次數,此次「暫停投放」的政策會給它們帶來壓力嗎?

ofo回應稱,新出台的政策並不會影響自家的城市布局計劃。摩拜則表示在政策出台前已經放緩了投放,對供需達到平衡的城市,不會再進行大規模的投放,轉而向精細化運營。

小鳴單車CEO陳宇瑩也表示:「從一開始,小鳴單車採取的發展策略就並非以量佔據市場,而是以質取勝,此次停止投放對小鳴來說,更像是一個期待已久的機會。」

看似共享單車市場一夜之間突然變得風聲鶴唳,實際上無論是系著安全帶的巨頭還是在刀尖上跳舞的小公司,都早有心理準備。

押金監管扼住咽喉?

相比「暫停投放」等行政規定,《指導意見》對於押金方面的監管才真正扼住了小公司的咽喉。

指導意見在徵求意見稿「在企業註冊地開立用戶押金、預付資金專用賬戶,實施專款專用」的基礎上,加上「接受交通、金融等主管部門監管」,強調了資金監管主體。還將「積極推行即租即押、即還即退」修改成「加快實現」。

此前一些共享單車企業挪用用戶押金用於採購車輛和運營的情況將很難發生,這一舉措還大大提升了共享單車的資金運作成本,同時讓共享單車依靠車輛押金獲取營收的幻想破滅。

眾所周知共享單車一直沒有明確的盈利模式,這樣就無法自我造血。當押金被監管又拿不到新融資,規模不大的公司很勢必會出現陷入資金危機。

隨著政策出台,一部分小眾共享單車品牌已經退出市場,悟空單車、3Vbike、町町單車紛紛倒閉,而由你單車也傳出被摩拜收購的謠言。

資本寒冬擠兌跑路?

共享單車踩下剎車令,小鳴酷騎迎來毀滅性打擊?

目前摩拜和ofo已經分別拿到了6億美元和7億美元的融資,雙寡頭現象非常明顯,也代表共享單車領域進入了下半場。

除了按照先前的規劃在全球範圍內繼續投放幾百萬輛共享單車,兩大巨頭還有一個有錢任性的選擇,那就是收購小品牌。

不過兩家還沒有表現出收購的意願——悟空單車創始人雷厚義就曾透露,當時做不下去的時候也找過ofo商談收購事宜,而被ofo拒絕。

也就是說,共享單車市場的收購意願其實都存在,而主動權還是掌握在行業大哥摩拜、ofo手中。一旦遭遇資本寒冬,小品牌的處境將會更加艱難。

近期小鳴單車、酷騎單車都出現了押金難退的現象,這兩家小公司也沒有公布新融資,其它不知名、無規模的品牌更不用說了。

雖然共享單車領域還沒有出現大規模擠兌退款引發跑路的情況,但是很難保證年底不會發生,有風險意識的用戶還是早早選擇退還押金比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