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刷屏的「小朋友畫廊」里沒有A和T 只有心態

刷屏的「小朋友畫廊」里沒有A和T 只有心態

「買」了這三幅畫,《蒙德里安變奏》《魚龍》《夏》

今天下午2點16分,騰訊公益平台上的「小朋友畫廊」公益活動籌集到了1500萬元目標善款。項目結束,朋友圈的刷屏仍持續了一段時間。至少說明三個問題:一,朋友圈的傳播威力確實巨大;二,網友們對這種捐款方式很感興趣;三,大家認可騰訊的平台背書。

項目的實時數據顯示,當籌款達到1500萬時,一共有580多萬人參與,平均每人捐贈兩塊五毛多。這點錢很少,但通過傳播中的「槓桿效應」釋放出很強的效仿欲。朋友圈好比一個虛擬社會,如果反向理解「沉默的螺旋」理論,別人都買小朋友的畫曬朋友圈,確實能帶動那些本不太關心此事的人去效仿。

刷屏的「小朋友畫廊」里沒有A和T 只有心態

我本身的動機是這樣的,小時候學過畫畫,看到畫會興奮,尤其小朋友的畫。今天上午翻朋友圈時,看到這些畫很喜歡,朋友們曬的圖本身也有傳播美感。所以,哪怕騰訊這個活動的畫不是出自自閉症或殘障兒童之手,只說這些捐款是為普通小朋友買畫筆的,我可能也會買幾幅。

所以,我認可更多的是它在形式上的創新,美感+傳播,讓本身對公益捐贈不怎麼感興趣的人也參與進來了

公益捐贈在國內屬於比較敏感的話題,特別是出了一系列事之後,很多人不再相信這種形式,主要擔憂在於不透明,不知道自己捐的錢有多少能最終給到受助者,有多少被中間截流了。所以人們開始用腳投票。

這種心態下,每一個公益項目出來,背後都會有各種聲音。類似這種自閉症兒童畫畫的項目,兩年前就有人在知乎上反對將這種形式過度浪漫化。作者說,這種畫其實已經超過了很多自閉症或殘障兒童的能力,背後大多是由老師或其他人代筆,小朋友最後描繪幾筆。所以對這個群體的臆想過於浪漫了。

這個觀點有一定道理,但我的關注點不在這裡。拿騰訊「小朋友畫廊」看,裡邊的畫也可能存在上述情況,有些畫的色彩感、構圖和意境真的很棒。但我沒有精力也沒有興趣去調查這方面的實情。工作已經很累了,我想思考的單純一點。

比如,我喜歡這些畫,或者我相信騰訊公益這個平台所說的(騰訊官方回應稱,網友的捐款不進入騰訊公益賬戶,直接存入接受善款、具有合法公募資質的機構賬戶,並定期公示捐款使用去向),那我就買幾幅,反之就不參與。無意為騰訊公益,以及背後的一家上海發起機構和一家深圳慈善基金會做傳播,這都與我無關。

刷屏的「小朋友畫廊」里沒有A和T 只有心態

上海楊浦區平涼路的一個街角

兩個月前,我在地鐵站出口避雨,一個初中女生(要麼是小學生)突然跑過來朝我借5塊錢,說是買作業本。我當時都驚呆了,但看錢包里正好有五塊錢,就給她了。客觀說,我沒法判斷她的動機,雖然主觀認為她根本不是去買什麼作業本的。

又過了幾天,一個高中生模樣的小夥子在地鐵站跟我借一塊錢硬幣,說是在自助機器上買票,沒法用支付寶在人工窗口買。我給了他錢后,他確實走到自助機前去排隊了。如果把這兩個人看作受助對象,在我沒法判斷真假的前提下,我寧可簡化思考。如果有一個中間平台能幫我去核實,我很可能會把對受助對象的信任(與否)轉嫁到對平台的信任(與否)

心態簡單,事情也就簡單了。Mr.Key的朋友圈裡有很多記者朋友、公關朋友。今天上午注意到,很多支付寶的朋友也在朋友圈」曬畫」,其中一個人說,「公益的形式越來越多,參與度越來越高,好事兒」。之前,支付寶也嘗試了一些新的公益形式,比如很多用戶參與種樹的「螞蟻森林」項目。

從紅包大戰一路打來的A(阿里巴巴)和T(騰訊),好像從來沒有在網上這麼融洽過。我贊成這背後的心態。阿里和騰訊,無論是市值、業務範疇,還是影響力,都是最能代表中國網際網路公司的一對棋逢對手。大,就意味著更強的責任感和更寬的心境,公益這種事A和T不去做,總感覺缺點什麼。網際網路的優勢在於技術與平台效率,A和T如果能在公益中發揮網際網路的效率,並以自身美譽度為擔保監督公益進展,何樂而不為呢?

假設,圍繞這次「小朋友畫廊」項目又出現A和T之間的微詞與爭執,以4000億美元市值的身份看,未免會顯得太狹隘了。

前一陣和一位前微軟員工聊天時他說,現在的微軟CEO(薩蒂亞)已公開允許微軟員工在辦公室使用蘋果手機了。作為「新人」,他沒有前任那些恩恩怨怨、條條框框。

美醜、商業利益、心理障礙,這些盡量不要都攪合在一塊兒

商業的歸商業,該打的繼續打;人性的歸人性,卸掉騰訊或阿里巴巴的職場外衣,誰還不得吃喝拉撒么?

Mr.Key關注電商零售、雲計算、網際網路金融、影視、消費級移動網際網路、西雅圖矽谷印度東南亞等。你也會在百度百家、虎嗅網、今日頭條、新浪創事記、搜狐上看到[一千二百字]的文章

以及

爽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