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劉興亮|從「一元購畫」看網際網路公益

劉興亮|從「一元購畫」看網際網路公益

文/ 劉興亮 (微信公眾號:劉興亮時間)

01

兩天前,朋友圈被「一元購畫」刷了屏。這是一個由騰訊公益發起的一項募捐活動——「小朋友」畫廊。這些「小朋友」其實是一批特殊的人群,他們或腦癱,或有精神障礙,或患自閉症。

這些「小朋友」雖然和他人有溝通障礙,但是卻通過他們手上的畫筆,向外界傳達著他們的美麗心靈。我由衷的讚歎他們的作品,也加入了這個「購畫」活動,花了188元。

8月29日當天,捐款金額已經達到目標1500萬,該功能已經關閉。

騰訊公益這次活動,顯示了社交網路的強大力量。試想,如果不是藉助網路的力量,而是通過傳統的線下的方式,絕無可能通過「一人一元」的方式來這麼快就到達1500萬的目標。

02

募捐這個事,我從小到大經歷無數次,有時候是主動的,有時候是被動的。無論是主動的還是被動的,其實都有一種風險意識在裡面。有時候會想:捐的錢是否能真正的幫助到需要幫助的人,而不是被人中間截留。特別是有一年,一個叫郭美美的女孩爆紅了之後,這種感覺更加厲害。相信很多人都和我有類似的想法。

但是,騰訊的這次活動,我基本上不存在這個疑慮。為什麼?

劉興亮|從「一元購畫」看網際網路公益

其一,這次每個人捐款數目不大,最少只需要一元。據悉,最後總共是500多萬人次。這個很重要,相當於把1500萬的目標分成了500多萬份,那麼一方面降低了門檻,另一方面降低了每個人的風險。

其二,騰訊這個平台的公信力,相當於做了背書。捐款一個關鍵的點是「信任」,相信很多人對於騰訊這個平台是信任的,所以才這麼快的就達到了1500萬的捐款目標。

其三,更重要的一點是,網路的公開性,透明性,讓捐款的每一個細節都可以數據化,具備了公開化的前提。

之前的公益,只知道錢捐出去了,錢去哪兒了,誰知道?至少我是從來不知道的。這次的活動,期待著騰訊公開更多的數據。

雖然,仍然還是能夠從網上看到質疑的聲音,但是短短一天之內募集到這麼多的捐款的事實來看,「信任」的力量是遠大於質疑的。

03

從騰訊這次的「一元購畫」的成功,其實可以看到更多,網際網路已經在改變我們的公益事業。公益事業插上網際網路的翅膀以後,一下子達到了一個新的高度。至少在速度這個方面,遠遠超過以前。

在我看來,網際網路的幾個屬性,都是公益事業的助力器。

其一,連接。如今的微信都已經連接了數億中國人,更不必說網際網路了。公益事業需要人民群眾的廣泛參與,要發動群眾。網際網路的連接為此鋪好了路。

其二,傳播。網際網路天生具備強大的傳播能力,這種傳播能力是秒級的。一個活動,一個消息能夠網路上迅速傳播,而且,不僅僅是傳播,還能發酵,形成熱議,形成熱點,從而爆發。

其三,參與。其實很多人,如同我一樣,雖然有時候會對募捐產生疑慮,但是天生有一個「贈人玫瑰,手有餘香」之心,有一顆善心,所以參與公益的熱情一直就是有的,就等待被激發。

網路天然就具備這種激發能力。比如朋友圈的分享,讓別人看到你的善舉,獲得點贊,獲得肯定,何樂而不為?比如,我做了善事,發個微博,或者發到群里,其他和我一樣的樂於做善事的朋友看到,會被我的善舉所激發。

其四,便捷。網路的方式使得參與公益的門檻大大的降低。記得以前有時候捐個款,需要交到特定的地點,特定的人手上,為此還得耽誤時間。如果是捐物,那更麻煩了,還要郵寄。有時候受不了這麼麻煩的手續和耗時耗力,就放棄了。現在,通過網路的方式,有了支付的便利,只需點幾下就可以完成一次捐款。

這個好比共享單車和之前的公共自行車,無樁+移動支付,便捷的特點,讓共享單車迅速普及。

其五,公開。網路的公開透明的特性,起到的是監督的作用,提高的是「信任」。這個是保障,公益最怕的就是黑箱操作。

基於以上幾點原因,可以說網路給公益事業「賦能」,而且這個「能」還真不小。

於是,「99公益日」這樣的節日應運而生。「99公益日」是騰訊公益首創的,由其牽頭聯合數百家公益組織、知名企業、明星名人、愛心媒體,由中央網信辦網路社會工作局擔任指導單位,響應民政部9月5日中華慈善日的號召,共同發起的一年一度的全民公益活動。

劉興亮|從「一元購畫」看網際網路公益

其宗旨很具有網際網路特點:旨在通過移動支付、社交場景和趣味互動,發動中國數億網友,以輕量、便捷、快樂的方式參與公益。

04

很多的時候,我們說網際網路,通常都是想到它怎麼幫助提高生產效率,如何提高生活的便利。核心是兩點:一、如何讓自己多賺錢;二,如何讓別人賺更多的錢,從而讓自己賺錢。

這兩點,其實是一點:就是利用網際網路賺錢。然而,有一點被忽視了,網際網路除了可以幫助賺錢,還能幫助做好事,比如,公益。

《權力的遊戲》里有個男主角——瓊恩·雪諾。劇中很多人都佩服他,不是佩服他的勇武,也不是佩服他的智慧,而是他的視野。當其他人都在為鐵王座爭得死去活來的時候,他卻始終把北境來自異族的威脅當做最大的敵人。可以說他關心的是整個維斯特洛大陸的命運,而不是個人的命運,個人的得失。他有著超越他人的視野和格局,所以值得敬佩。

回到網際網路,我們是否也應該拿出同樣的視野和格局?在賺錢之外,是否看到更多?比如公益。

之前,對於網際網路,我們經常呼喊「不作惡」,現在,我們是否可以呼喊一下「為善」?

網際網路雖然不能扮演拯救蒼生的上帝的角色,但是從「一元購畫」這個小事上,可以看到,利用網際網路我們可以在幫助那些老弱病殘和窮困者方面做得更多。

劉興亮|從「一元購畫」看網際網路公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