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環節都要做到精細,每一個細節都需做到完美,這,是煙台毓璜頂醫院泌尿外科專家王科一直以來對自己最基本的要求。從醫至今,他已經做過4000多例泌尿外科腹腔鏡手術,可是在王科看來,已經做過的每一次手術永遠都不是「最好」的。

因此,他總是在不斷的挑戰自己,爭取將下一台手術做到「更好」。他說,只有保持永遠的細緻、嚴謹,才是對病人最好的承諾。

功於精細,苛求完美,煙台毓璜頂醫院泌尿外科專家王科:「更好的手術」永遠是下一台

王科(左二)在查房

他說,更好的手術永遠是「下一台」

9月的港城,秋風颯爽,在泌尿外科的病房裡,記者見到了煙台毓璜頂醫院泌尿外科主任醫師王科。謙虛、嚴謹,是他給人的第一印象。

2006年,王科博士畢業之後成為了一名泌尿外科的醫生。此時的毓璜頂醫院泌尿外科的腹腔鏡微創手術已經成為了該院的特色專業。對此,王主任說,自己是趕上了「好時候」。從此,便與泌尿外科微創技術結下了不解之緣。從醫至今,他已經做過4000多例泌尿外科腹腔鏡手術,問及哪一台手術是他最滿意的作品時,王主任笑笑說,已經做完的手術沒有「最好的」,而更好的手術永遠都是「下一台」。

十幾年過去,他一直在醫學的巔峰領域裡不斷挑戰自己,追求更加完美和精細的手術,也在泌尿外科的微創領域裡打拚出了一片屬於自己的天空。

王主任擅長泌尿外科腹腔鏡手術,近年來,他開創了「下腹部腹股溝切口技術」、 「腎臟腹腔鏡手術解剖程序化」 和「后腹腔鏡拱形窗」等技術,在規範手術操作、降低手術難度、提高手術安全性和減少手術併發症等方面取得了較大的成績。他在後腹腔鏡腎部分切除術中, 絕大多數情況下,無需使用尿管和引流管。

不斷在自我否定中追求完美

而為了追求這台「更好的」手術,他總是在近乎苛刻的不斷否定自己。王主任說,對於微創手術的追求,其實就是一個精益求精的過程。

「以腎盂癌為例,最初的腹腔鏡手術就是經尿道電切聯合腹腔鏡治療,即,經尿道下在膀胱上有個切口。」王主任說,這種方式中會在膀胱上的留下一個大概1.5公分的洞。也正是因為這個洞,對於患者來說,尿液會漏到膀胱外,也有可能導致腫瘤細胞的轉移。

該如何解決這個問題?王科果斷的否定了原先的手術方式,重新思索。「於是,在第二階段的腎盂癌微創手術治療中,我們就採取了下腹股溝的斜切口的方式。」王主任介紹,這手術方式變成了全封閉的環境,切斷了腫瘤細胞轉移和種植的途徑,並可以同時處理輸尿管的下端和膀胱的袖狀切除。

可是,這種腹股溝斜切口的手術方式對於一些十分肥胖的病人來說,在處理膀胱的袖狀切除時,難度比較大,容易造成輸尿管膀胱壁內端的殘留。而就是這點殘留,也有可能會造成腫瘤細胞的轉移和種植。

王科從來不怕難題的出現,甚至在他看來,能夠將這難題攻克,其實是作為一名醫者的責任。於是,微創手術的方式又有了質的飛躍——4孔一體位全腹腔鏡下腎盂癌的根治手術方式,範圍包括腎臟、輸尿管和膀胱的袖狀切除。

自去年10月開始,醫院開展ERAS(術后快速康復),這對泌尿外科腹腔鏡手術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患者當天或術后第一天下床活動, 早日出院, 腫瘤治療滿意, 解剖複位,皮膚保護等等。」王主任說,要想做到這一些,必須是在掌握了精湛的微創手術基礎上來完成。

力爭將每一台微創手術做成「藝術品」

2014年,王科主刀完成了一例后腹腔鏡巨大腎錯構瘤切除術。15歲的小坤經檢查,診斷為左腎巨大錯構瘤。雖然是良性腫瘤,但腫瘤巨大,容易合併出血感染。擺在醫生面前的難題就是:既要保住腎臟,又要從腎臟上切除巨大腫瘤。

經全科一致討論,決定行后腹腔鏡下左側巨大腎錯構瘤切除術,對於這種巨大腎錯構瘤,連同腎臟一起切除的風險非常大,切留保腎難度更大,面臨大出血的巨大風險,中規中矩的手術方案是行不通的,考慮腎動脈阻斷時間可能較長,可能會超過30分鐘,甚至50分鐘,王主任計劃術中給予冰水腎臟降溫,減少腎臟缺血再灌注損傷,最終手術圓滿順利完成。

手術當天的8點45分手術準時開始,后腹腔建立、腹膜外脂肪組織清理、腎周筋膜切開、腎動脈遊離、腎臟遊離這些手術步驟在王科的手下完全按照腎臟腹腔鏡的解剖程序化操作,精準流暢、一氣呵成。9點06分腎動脈阻斷, 9點32分,阻斷結束,阻斷時間26分鐘,腎缺血時間大大短於預計時間。

功於精細,苛求完美,煙台毓璜頂醫院泌尿外科專家王科:「更好的手術」永遠是下一台

王科(左一)和他的團隊討論患者病情

對於腎內型的腫瘤患者,王科在每次手術前都會將術前做的影像檢查端量許久。「根據術前檢查得到的二維圖像,在腦中將患者的腎臟還原成三維立體像。」王科說,必須保證在手術中做到100%的精確率,一刀下去能夠直擊腫瘤的位置,因為患者的狀況不可能給你提供第二次下刀的機會。

一個小時之內完成小兒腎盂輸尿管成型術,原本是根本不可能完成的,可是在王科這裡卻能看到事實。

說起外科手術,人們就會聯想到術后那長長的 「蜈蚣腿」疤痕。可是在王主任的手術刀下,患者的傷口表面卻幾乎看不見手術的痕迹。「不僅要保證手術的效果,更要達到美容的效果。」 業內的一位專家曾說,王主任在手術台上操刀時,其實更像是一位藝術家在雕刻一件「藝術品」。

「解剖程序化操作」 打造精湛手術團隊

如何能將一台手術做得如行雲流水般流暢?心細的人會發現,是他的「解剖程序化」操作。

2013年,王科對他的手術團隊提出了一個要求:解剖程序化操作。「通俗點講,就是將手術的過程做成流水線一樣,一層一層的解剖,中規中矩的做手術。」王科說,這樣的手術方式不會造成誤傷、減少了併發症的發生,同時也降低了手術的難度和風險,縮短了手術時間。

王科的「解剖程序化」操作,最大的受益者其實是科里的年輕醫生們。他們可以從王主任的手術錄像和課件中,簡單的學習每一步手術的步驟,省去了很多需要在實踐中彎彎曲曲的探索。而一份課件的製作,卻往往是王科在奔波於世界各地的講座、會診以及聽課的高鐵、飛機上完成的。有人曾問他,這麼拚命不累嗎?可在王科看來,能夠攻克一個個醫學上的難題,是他最自豪的時候。

他曾經遠赴北京、上海、甘肅、雲南做會診手術及會議手術演示,遇到經濟困難的病人,王主任毅然將會診費及手術費退還。問及原因,王科的理由還是:做完一台有難度的手術是最有成就感的時候。

王科對於自己的研究成果從不吝嗇,他希望團隊里的新醫生們能夠通過學習和實踐快速成長。但同時,他對醫生們的要求又很嚴格。「我鼓勵科里的醫生們多學習英文,參加一些國際性會議時可以了解會議的內容。」王科說醫院的泌尿外科技術在中國領先,與國際接軌,想要永遠走在前列,只能靠不斷的學習進步。而他家裡那一摞摞的《CHINA DAILY》,幾次搬家,走哪兒帶到哪兒……

【王科簡介】醫學博士,主任醫師,青島大學、遼寧中醫藥大學博士研究生導師,煙台毓璜頂醫院泌尿外科副主任。兼任中國研究型醫院學會移植醫學專業委員會委員、中國醫師協會中西醫結合醫師分會泌尿外科學專家委員會委員、中國醫療保健國際交流促進會泌尿健康分會委員、山東省醫師協會腔鏡醫師外科分會泌尿外科腔鏡亞專業委員會副主委、山東老年醫學研究會泌尿外科專業委員會副主任委員、山東省醫師協會器官移植專業委員會副主任委員、山東省婦幼保健協會女性泌尿外科分會副主任委員、山東中西醫結合學會泌尿外科專業委員會常務委員、煙台中西醫結合學會泌尿外科專業委員主任委員等職。

擔任《醫學參考報泌尿外科與男科學》常務編委、《現代泌尿外科雜誌》、《泌尿外科雜誌(電子版)》、《中國男科雜誌》、《中國醫學前沿雜誌》等雜誌編委。

主持並完成中國自然基金項目「外周血PCA3基因表達用於前列腺癌早期診斷的可行性研究」(第一位)、抗胸腺細胞免疫球蛋白預灌注供腎對大鼠同種異體腎移植的影響(山東省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等多項課題研究。開展的「腎臟腹腔鏡手術改良與程序化研究及臨床應用」課題獲得2013年山東省科技進步二等獎。

近年來以通訊作者和第一作者發表論文50餘篇,其中SCI 收錄8篇;主編和副主編論著4部。

(齊魯晚報齊魯壹點記者 孫淑玉 通訊員 李成修 馬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