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兩個「東方喬布斯」犯了同一個錯誤 袁明借的錢,投到了上市公司外

  每經記者 段倩倩 每經編輯 文 多

  在蘋果手機大舉進入中國之時,中國IT市場著實掀起了一股喬布斯熱,而很多崇敬喬布斯的商業大佬或IT大佬,也被媒體一一冠以「中國喬布斯」之類的稱呼。這稱呼背後是肯定,也是期待。

  然而,言語不過一陣風,多少有過類似頭銜的人物已經再難見諸媒體。同洲電子(002052,SZ)原董事長袁明,差點就成了其中之一。

  自「仲裁式賣殼」風波之後,他已經辭去公司職務,而所持股權也處於抵押狀態。直到最近網路上出現他在機場被「討債」的影片,袁明才再次回到公眾視野。

  不知是英雄惜英雄還是物傷其類,8月25日,袁明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採訪時,提到了另一個中國喬布斯——賈躍亭,他「是步了我的後塵,他犯了跟我一樣的錯」。什麼錯?袁明坦承,他最初質押股權舉債、減持同洲電子股票套現的錢,均用在了上市公司以外的個人投資上。

  貸款+減持 是用於還債

  2016年3月,袁明與深圳市小牛龍行量化投資企業(有限合夥,以下簡稱「小牛龍行」)簽署借款協議借入後者資金8.7億元,條件是:袁明將其所持有的1.23億股同洲電子股票質押給小牛龍行;袁明控股子公司深圳市同舟共創投資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同舟共創)為該貸款提供無限連帶責任保證擔保。

  3月下旬,小牛龍行向深圳仲裁委員會提起仲裁申請,稱袁明未履行約定事項,要求袁明提前還貸付息;4月1日,小牛龍行與袁明達成和解協議:袁明將所持同洲電子1.23億股股份轉讓給小牛龍行以股抵債,雙方申請以和解協議為內容製作裁決書。

  2016年4月7日,深圳仲裁委員會作出裁決,袁明將其持有的同洲電子1.23億股股份抵償對小牛龍行的8.7億元借款,袁明應自裁決之日起十日內將該股份過戶至小牛龍行名下。但目前,這1.23億股股份仍然沒有完成轉讓,掛靠在袁明名下。

  這一切來得太突然了——袁明共持有同洲電子1.23億股,系同洲電子第一大股東兼實控人。如果仲裁生效、股權轉讓完成,同洲電子控制權將易手至小牛手中。

  雙方的和解與仲裁也因此被稱為資本市場第一起「仲裁式賣殼案」,袁明也因此陷身輿論的旋渦中。

  2016年6月,同洲電子公告稱袁明辭去董事長一職,其辭職後不在同洲電子擔任任何職務。「仲裁給小牛以後,當時對我的負面影響已經很大了,如果我回到同洲,對同洲也不一定有利。」袁明對記者表示。

  袁明稱,與小牛龍行發生後來的仲裁併非有意賣殼,純屬「意外」。至於為何向小牛貸款,袁明稱:「是我個人資金的需求,用於還債。」

  他還表示,自仲裁結果出來後沒有更多進展,其辭職後亦不再干涉上市公司經營活動。

  不僅多方舉債,袁明亦曾多次減持同洲電子股票。伴隨著多次減持,袁明手中同洲電子股份亦越來越少。2014年年中,袁明尚持有同洲電子32.05%的股份;到向小牛龍行舉債之時,袁明僅持有同洲電子16.50%的股份。

  「把這個錢耗掉了」

  什麼樣的資金需求,使得袁明減持同洲電子股票之餘還要多次向外舉債,最終幾乎喪失掉對同洲電子的控制權呢?

  「我的親身體會是我的錢都用在了轉型上。我賣股票的錢都貼在了產品研發上了,是我自己墊的。不是投在上市公司,其實很多都是體外的,包括手機、安防、汽車電子等、電視機,很多都是體外的,把這個錢耗掉了。」袁明稱。

  在董事長任期內,袁明從來不是一個「安分」的人。以機頂盒為主營業務的同洲電子,在袁明的領導下高調推齣電視機、自主研發系統的手機,動作頻繁而激進。儘管結果失敗,但最初的嘗試至少包含了管理層對公司的願景。

  在向記者講述舉債和減持公司股票的目的時,袁明的語氣包含著一點惋惜,但非常平靜,似乎同洲電子的股權並不是從他身上,而是從另外一個人身上流失的,「以為賭一下能成,研發就變成了賭,研發啊市場很耗錢,沒想明白。商業沒想明白的事情不能亂搞。」

  袁明在上市公司體外擁有哪些公司呢?不得不提的是同舟共創——小牛龍行要求的為袁明貸款作擔保的子公司。

  工商資料顯示,該公司成立於2012年4月,袁明為唯一的股東。8月下旬,記者對其工商資料上的註冊地址——深圳市南山區某寫字樓的1903室——進行了實地探訪,但這裡是一家名為「深圳木頭資本管理合夥企業(以下簡稱木頭資本)」的公司。

  而木頭資本也是袁明控制的企業——其實,該寫字樓的19樓,與袁明和同洲電子「淵源流長」。

  1905室為深圳市視客控股有限公司,木頭資本持有這家公司的股權比例為90%。1906室為深圳市比維視創科技有限公司。2012年同洲電子與其簽署合同,授權該公司為同洲電子生產智能移動終端和其他定牌產品。8月下旬記者來到該公司時,辦公室工作人員透露,公司以前「屬於」同洲電子,但後來獨立了。

  袁明投資或間接投資的公司中,有的和任何正常運轉的公司無異,工作人員在忙碌地工作之中;有的卻只有一兩名員工,正生出荒涼之感。

  8月25日下午,在對記者講出減持股票、質押股票借債的用途之前,袁明突然露出了感性的一面,他說:「我跟賈躍亭犯了一樣的錯誤。我可以理解賈躍亭,我認為賈躍亭是最窮的創業者……賈躍亭是步了我的後塵,他犯了我跟我一樣的錯,只不過他的盤子比我大,他一步步我看著過來的。」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