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布斯劇院為啥要用天價座椅?

喬布斯劇院位於蘋果新總部內,靠近環形大樓,除去外面圓形的入口部分,其主要建築均位於地下,共有4層,主要的大廳能容納1000人,蘋果重要產品都會在這裡發布,自然, iPhone8的發布會也會在這裡舉行。隨著發布今天的發布會召開,越來越多的媒體開始報道這場盛會,方方面面,包羅萬象,甚至有國外媒體專門報道了喬布斯劇院的椅子:「那都是一些極好的椅子,真皮座椅,每把花費高達1.4萬美元,摺合人民幣約9.1萬元,整個大廳單就座椅花費就達到了1400萬美元。」顯然,同蘋果的現金儲備或者營收數字相比,這些花費簡直是九牛一毛,但1.4萬美元的價格絕對是天價,我們不禁要問:「蘋果來賓的屁股,真就那麼金貴,又或者,天價座椅只是蘋果文化的一部分。」

筆者在之前的文章中,也提到過喬布斯留給世界的,遠不止於一兩部優秀的手機,還有一種讓人趨之若鶩的文化,他們重新發明了手機,同時,重新發明了手機價格,讓消費者形成一種固化的概念,隨時能掏出4000~5000元購買其產品,從而締造了蘋果長久的利潤神話。此外,蘋果也希望能把「精品理念」滲透到社會中,創造出一批又一批的高端人群,來支持其產品戰略,而天價座椅大概就是其「精品理念」滲透過程中的一種比較激烈又直觀的表現形式吧!

喬布斯劇院為啥要用天價座椅?

精品理念:優雅從容的賺錢態度

蘋果的手機產品自橫空出世以來,就一直保持著精品路線,尤其是喬幫主在世的時候,從來不會放棄任何細節。2008年前後,手機的機型簡直可以用琳琅滿目來形容,最經典的應該是諾基亞,庫房裡存放著數十種外殼模具,只要換個殼子就能推出一款新手機,山寨機也不甘落後,他們更是奇葩,把血壓計、打火機、瑞士軍刀都鑲嵌到了手機之上,美其名曰:創新,但顯然,這些快餐式的產品,自然不能歸到精品領域,面對的消費者也不是高端客戶,只是依靠巨大的出貨量來維持利潤總量,而在這種全球性的粗糙環境中,蘋果敢於推出精品,就更加地難能可貴,同時,凸顯出了幫主的智慧和膽識。

喬布斯劇院為啥要用天價座椅?

功能機時代,有很長一段時間,手機製造商都是靠「價格」來吸引客戶,也即誰能做出價格低的產品,誰就能增加出貨量,賺錢的姿態非常踉蹌,龍頭老大諾基亞都如此,全世界的市場就都被籠罩在粗糙的氣氛中,但偉大的喬布斯,深諳人性,決心通過自家的產品來挖掘出消費者之於「精品」的慾望。

在iPhone6之前,蘋果每年僅推出1部新產品,一整年的時間裡,其他製造商都在拚命推出換殼新產品,提振出貨量,但幫主只會同他的團隊泡在實驗室中,打磨產品的細節,甚至連一款金屬色素濃度的百分比都要爭論許久,做大量的驗證。在喬布斯設計團隊眼裡,一切都是被多元放大的,單就一個「黑色」就會被分成天空黑、鍋底黑或者非洲人黑等等,而0.01mm的裂紋是不可接受的,任何刮傷出現在iPhone的表面上,都好像是大裂谷出現在東非大地上一樣;iPhone品質管控,不止於嚴苛,簡直是自虐:喇叭和麥克風的測試頻率會延伸到人耳難以識別的頻段,屏幕顯示的清晰度要求也大大超越了人眼能識別的水平;iPhone4的信號問題,在普通製造商看來只是吹毛求疵的矯情事兒,而在蘋果看來卻是「死亡之握」,也正因如此, iPhone4s大幅度調整了天線設計!

正是在嚴苛的設計、製造、品質管理體系下,蘋果才能推出一款又一款的精品,業內人士都知道,把一塊消費類電子產品塑造成藝術品,不單要付出「工匠」的精神消耗,還要付出巨大的成本。

事實上,任何的試驗都需要人員、物料、機器、場地等資源,嚴苛的測試更會降低良品率,導致報廢升高,好端端的iPhone手機常常會因為一些普通人難以理解的瑕疵而被丟到報廢倉庫里,就更不要提,長時間地打磨產品的資源投入了,毫不誇張地說:每一款的iPhone誕生之路,都是一條標準的燒錢路,同樣毫不誇張地說,這些燒掉的成本在乘以1.5或者更高的係數之後,最終都會體現在銷售價格上來,總之,做精品不容易,做到iPhone款款精品就更加困難了,或許也正因如此有膽識、有策略的態度,才成就了今日的蘋果帝國。

喬布斯劇院為啥要用天價座椅?

企業向社區輸出的不止於產品

顯然,蘋果的做法有一定的賭博性質,但幫主堅信人類對於美好事物的嚮往,以及自己非凡的創造力,這是一種深諳事物本質規律的大智慧,相當於科技界的馬克思,而且隨著蘋果取得了巨大成功,這種精品理念正在全球範圍內蔓延開來,所到之處,消費者不僅會追求高端、精緻的電子產品,對待生活態度方面也會有進一步的提升,而蘋果如果想要把「精品路線」的能力輻射地更廣,勢必要增加一些輔助的元素,天價座椅只是其中一部分。

相信很多人都知道,蘋果會為每位在職的員工配備一台價格不菲的蘋果筆記本,一來讓員工的辦公場地快速擴張,他們希望員工在辦公室里、在火車上、在賓館和家裡都能辦公;二來蘋果筆記本的性能也更勝一籌,外觀也確實更加漂亮,庫克花費50億美元建造了新的總部大樓,設計理念貼近自然又包含大量的智能元素,比如360°的弧形牆,整合了太陽能面板,從而更多地引入自然光;中空的地板更有利於空氣循環,如此貼近自然的辦公環境,會讓員工更願意加班;眾所周知,蘋果管理著800多家供應商,有大量蘋果員工需駐紮在供應商工廠內,而庫克沒有忘記這些海外員工,專門為其打造了專屬的辦公室,他甚至會花費10000元為這些員工購買人體工學椅,或者出資購買一個智能冰箱,難怪有的供應商感嘆道,自己員工每每路過蘋果辦公室都非常羨慕,希望有朝一日自己也能享受同樣的待遇,「蘋果駐供應商辦公室」似乎也變成了工廠里神殿。

企業往往是一個社區中最重要的組織,它不但能輸出優秀的產品,更會輸出優秀的理念和員工,輻射出越來越多的能量,以改善社會民生。蘋果的產品、喬布斯劇院的天價座椅,或者辦公室神殿,都是其推廣「精品理念」的重要手段,堅持不懈地把精品理念根治於社會中,體現了一個偉大企業的社會責任感,而當消費者能追求精品時,iPhone8和iPhone X銷售火爆也就是水到渠成的事兒了。(科技新發現 康斯坦丁/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