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嘲笑「中年危機」?早晚換你向保溫杯勢力低頭

自從聯合國對中年人的定義走紅之後,「中年人」變成了一群人自嘲的笑料。明明微博上最多的是20-30歲的「小年輕」,現在已經成為「空巢老人」了。而真正的中年人,在網際網路上是另一種存在:他們注重養生,熱愛手串文玩,身著Polo衫,喜歡炒股鬥地主。繼「90后」「00后」之後,「中年男子」成為了網際網路上的又一個獨特的群體。如今這個形象又加上了個保溫杯。

拿著保溫杯,就步入了中年?

前段日子,一位負責給黑豹拍宣傳照的中年攝影師,在採訪完樂隊鼓手之後,在朋友圈上感嘆「當年鐵漢一般的男人,如今端著保溫杯向我走來。」

嘲笑「中年危機」?早晚換你向保溫杯勢力低頭

這張照片在微博上掀起了討論,「中年人」三個字又雙叒成為了討論對象。不過這次不是來自年輕人的嘲諷,更多的是一群已步入中年或行將步入中年的網友的自嘲。正如當事人趙明義後來也發出了自己用保溫杯的照片,與網友和朋友互相逗趣。

嘲笑「中年危機」?早晚換你向保溫杯勢力低頭

與「中年人」一同出現的是「中年危機」。什麼是「中年危機」?就是手裡的保溫杯和杯里的紅茶普洱嗎?那不是危機,那是中年人的生活。「中年危機」是跟所謂的「中產階級危機」相掛鉤的,是30-40歲「准中年人」的焦慮來源:

嘲笑「中年危機」?早晚換你向保溫杯勢力低頭

中年人看了會沉默,年輕人看了會惋惜

今天大家在微博上談中年危機,就像過去十幾歲的孩子聚在網上談青春期一樣。突然之間這個話題就變得很普遍,變得可以與人分享,好像之前的中年人不曾有這些問題。但是,每個年輕人都會老去,中年危機從來就不是一個新鮮的話題。

尷尬的「人到中年」

中年確實是一個特殊的人生時期,不是我們常說的「不惑」,是這個年紀讓人感覺似乎到了一個由盛轉衰的轉折點,而「中產階級危機」帶來的焦慮則加深了這種危機感。思想上「不惑了」,卻還被經濟桎梏著,上有老下有小,個人能力又不如從前,對生活的無力感愈發明顯起來。

「中年危機」在今天被廣泛的談論,但不是今天才出現在公眾視野中。肥皂劇對中年生活的刻畫且不多說,近兩年的影視作品中也很常見中年危機形象,比如《港囧》、《夏洛特煩惱》等等。人到中年,回望過去,總有一絲不甘,想著「如果能重來」,但是大部分的中年人最後都會像上圖微博中的那樣,抱著種種顧慮,最後回到平淡無奇的生活中。

嘲笑「中年危機」?早晚換你向保溫杯勢力低頭

然而影視劇談論的中年危機總是比較苦澀,婆媳無休止的鬧劇或者讓人哭笑不得的喜劇,中年似乎總是讓人感覺不堪和狼狽,是個不能輕易外揚的痛處。然而幾乎人人都有手機的今天,70后也玩微博,80后將要步入中年,網際網路給了他們一個發泄的平台。「中年危機」就像其他在網際網路上被解構的形象一樣,被解構成一個保溫杯,被當做笑料,可以用來自嘲。

現代社會,人的平均壽命大幅延長,生活節奏之快,不時常更新知識庫都容易被社會淘汰,傳統意義上的「不惑之年」在慢慢消逝。40歲以上的中年人和20歲的小年輕,可能每天閱讀相似的內容,中年人的狀態和價值觀本來與年輕人不同,但網際網路灌輸的不斷奮鬥、對生活的追求在影響他們。正如大[email protected]和菜頭在文章中說的:

「人們對成功者太過讚美,以至於看起來尋常日子都讓人無法忍受的樣子。人們對失敗者太過苛刻……太多人需要心懷抱歉地活著,為了自己不夠貌美,為了自己不夠多金,為了自己不夠出名,為了自己不夠成功,彷彿是欠了這個社會一點什麼東西似的。」

嘲笑「中年危機」?早晚換你向保溫杯勢力低頭

網際網路上的「中年危機」

中年危機和「中產階級焦慮」一同,瀰漫在中文網際網路上,同時還引申出「預備中產階級」焦慮。對未來的不確定感,對將要承擔的責任的逃避,對於自己能力的懷疑和對社會的不信任,引發出「喪」,這種狀態還變成了一種亞文化。「焦慮」、「無力」好像成為一種常態。

如今我們捧著手機,對那些自嘲的段子哈哈大笑,而真正身處危機中的中年人可能並不在網上活躍,甚至無法表達出他的焦慮。大部分年輕人對於「中年」一詞不過是對一系列形象的想象,消費「中年危機」不過就是消費一種安全感:看,有人和我一樣焦慮!

所以這也難怪,黑豹樂隊的演唱會本來並未掀起波浪,可保溫杯走紅后一周內,門票售罄;保溫杯的品牌馬上宣布冠名演唱會。而諷刺的是,年輕群體似乎要成為票房主力。

嘲笑「中年危機」?早晚換你向保溫杯勢力低頭

說白了,「中年」不過是一個年齡段,但在現代社會,中年的形象卻由「不惑」變成了「中年危機」。對「中年人」三個字,正像對「喪」、對「青春」和對其他任何一種突然走紅的網路熱詞一樣,成為一種消費。這大概是因為,無論你多年輕,早晚都得向保溫杯勢力低頭~

本文為北大新媒體原創,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