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chRoomage

在小米的主場,新浪談了它的智能遠航方向

0 1

原標題:在小米的主場,新浪談了它的智能遠航方向

文 | 闌夕

小米的智能音箱,終於在推出近三個月後,舉辦了一場不大不小的合作夥伴溝通會。

其中很重要的一環,就是某種展示肌肉的表現:宣布它的內容資源是多麼的豐盛。

在創業早期,Netflix曾經做過機頂盒產品,後來它將機頂盒事業線從主體公司剝離,正式轉型為流媒體內容商,其實就是在表達生態中立的信號,也就是支持內容被公正的分發到所有硬體終端,它自己不會下場去做運動員。

和內容公司對於硬體製作的醉翁之意相似,硬體公司在解決內容來源的問題上也都必須充分藉助第三方的接入規模,並向供應端證明其搭建平台的優越性。

換句話說,硬體需要內容來讓自己不會成為一個精緻的空殼,內容也需要硬體來充當分發渠道,於是站台即站隊。

或許有些出乎意料的是,新浪推出的智能媒體平台服務,成為小米最為重要的內容庫存之一,這不太符合公眾對於舊時門戶的看法,而在去中心化和泛個性化的內容需求場景當中,這種媒體是否會有尚能飯否的難處,也曾是相當犀利的疑慮。

不過,事實可能並非如此。

代表新浪出席小米活動的是王巍,他在新浪服務長達17年,現任集團首席資訊官,也是新浪人工智慧研究院的創辦者。

王巍認為新浪的移動端戰略勝在產品足以兼容多樣性的場景,其手機新浪網、新聞客戶端和新聞中間頁三種形態日均合計覆蓋活躍網民數量達到1.07億。

值得注意的是,新浪可能也是目前唯一一個依然將Web端當作重要的移動產品進行開發和運營的網路媒體,這是相當罕見的做法,這也意味著為了服務長尾使用者——那些會在移動瀏覽器里訪問新浪網的非典型人群——新浪也是持有來者不拒和多多益善的態度。

加上微博的加持,新浪在全媒體方面的內容供給其實極其充裕。

而在人工智慧的語境里,使用者規模的數值代表著學習材料的豐盛程度,於是在對單位使用者的理解上,新浪和小米的AI系統其實可以相互配合。

簡而言之,人工智慧的讀心術,都是建立在使用者畫像的基礎上,使用者畫像愈是清晰,他的需求就愈是容易被判斷。

因此,小米和新浪分別認識到使用者的途徑是可以重疊在一起的,前者是基於硬體產品的感測器和使用者的歷史使用痕迹,後者則是充發揮與微博的協同效應,整合使用者的社交關係和即時興趣,不同層次的情報合在一起,畫像的面目也就自然更加翔實。

在王巍看來,新浪已經順利走過內容平台的搭建階段——僅是微博,就蘊藏著數以千計的媒體機構、兩百多萬自媒體——而在萬事俱備之後,剩下的就只有等待東風前來揚帆起航,為內容爭取更為廣闊的發行渠道。

在小米的主場,新浪談了它的智能遠航方向

這也是內容產業的演變趨勢,無論是媒體還是出版,前後兩端的距離都在無休止的拉近,而媒介形態的裂變,則要求內容更進一步的去和新興產品打上交道,放在客廳里的智能音箱、嵌入中控台的車載電台甚至是機場和火車站的公共Wi-Fi服務,無不渴求內容的填充。

當然,那些見證傳統門戶發跡歷史的網民,可能還是會對這種迫在眉睫的變革感到頗為不適。

尤其是新浪,它一手締造了中國網路編輯的行為準則,並成功將之帶到了行業標準的高度,但是歲月如歌,在不戀既往的發展觀下,這家公司也果斷擁抱了由機器經營內容的媒體未來。

至少,在王巍和新浪力主塞向各種硬體終端里的智能媒體平台里,人工編輯和人工運營的成分已經極弱,它使用了大量的機器學習演算法,打通新浪和微博雙平台的內容、數據和賬號體系,完成內容的發現、聚合、寫稿和推送等工作,也只有這樣的模式,才能在每一台音箱背後為使用者配置一個專門向他餵食的資訊管家。

至於那些結構化的內容創作——比如球賽的比分簡報、公司的財報發布這類——機器早已證明自己可以擔當重任,而人肉編輯的失色則會將職業恐懼長久的傳遞下去。

在拋棄科幻式的遐想之後,有人如此總結商業和資本對於人工智慧的期待:

人工智慧既非能力超凡的機器新物種,也不是讓未來學家心醉神迷的道德破壞者。即將到來的人工智慧頗似亞馬遜的網路服務,也就是廉價、可靠、工業級的數字智慧在一切事物的背後運行,偶爾在你的眼前閃爍幾下,其他時候近乎無形。這一通用設施將提供你所需要的人工智慧而不超出你的需要。

這話倒是說得情真意切,少了一些故作誇張的刺激,取而代之的是務實功利的柔韌。

而小米和新浪的這次聯手,基本上也就是在共同表達如上所述的清晰宏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