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在矽谷,「政治正確」意味著什麼?

任何人都要站隊,矽谷也不例外。在「The Culture Wars Have Come to Silicon Valley」一文中,作者NICK WINGFIELD從近段時間在矽谷發生的有關政治立場的事件入手,剖析了科技行業內隱藏的那些所謂的政治正確。

如今,美國消費政治的文化戰爭現在已經到了矽谷門口。

本月初,谷歌解僱了一名軟體工程師詹姆斯·達莫爾,他寫的一份備忘錄文件流出,挑戰了公司多元化的努力。這一事件引發了激烈地辯論,一些人指責公司的做法意在禁止人們說出自己的想法。科技領域的女性支持者稱讚谷歌。而對於右翼來說,它成為科技行業不容忍意識形態多樣性的有力象徵。

矽谷的政治傾向長期以來一直偏左,雖然一直具備自由市場的理念和少許的自由主義。但這只是到目前為止,最近發生的事情把科技行業置於聚光燈下,去懲罰那些表達不同意見的人。如今,達莫爾的解僱令美國的科技資本陷入了與其他國家同樣的爭論之中。這種裂痕已經在矽谷有蹤跡可尋,甚至已經在高層中顯現。去年,隨著唐納德·特朗普的崛起,這個行業的緊張局勢變得更為明顯。當時,該領域只有少數人公開支持這位當時的總統候選人,因此他們也由於自己的政治選擇而受到影響。

在Facebook公司,投資者和社交網路董事會成員彼得·蒂尓被告知,他將因為支持特朗普的行為而受到負面評價。帕爾默·勒基是Oculus VR的創始人,該公司是Facebook旗下的虛擬現實創業公司,他在被爆出秘密資助一個支持特朗普的組織後,被迫離開這家公司。

皮特,

我欣慰於我們能夠坦誠公開地面對彼此。明天有我們董事會Gordy的反饋會議。我相信我們的董事會能夠做出一個正確的判斷,尤其在推選出一名新的領導這件事情上。我對你支持特朗普感到非常困惑,對我來說,它使得事情從「不同的判斷」轉變為「糟糕的判斷」。」觀點的多樣性是健康的,但災難性的判斷在我看來並不是所有人都想要的。

一直以來我都認為你是一個誠實、用心且獨立的人。

不必回復,我只是不想在你背後說以上這些話。

里德

去年8月14日,里德·黑斯廷斯發了一封電子郵件給彼得·蒂尓。紐約大學斯特恩商學院的營銷學教授斯科特·加洛韋說,達莫爾的言論對政治領域的任何一方都帶來了額外的影響,因為他是全世界最大的科技公司之一谷歌的工程師。

加洛韋認為,除谷歌之外,Facebook、亞馬遜和蘋果等「被視為我們社會的支柱」行業巨頭,這些公司員工發出的爭議言論都會有不同的分量。

科技行業長期以來一直在支持移民和多元化等問題上步調一致,儘管實際上公司里大多是男性、白人和亞洲人。但是去年特朗普的當選,以及他對政治正確的抨擊,對女性的粗俗言論,以及他限制移民和拒絕氣候變化的行動,似乎威脅了這些理想。

與此同時,特朗普的話可能會讓科技行業內的反對者更願意說出自己的想法。

「某種意義上,特朗普倡導人們表達一些人所說的政治不正確的想法,」哥倫比亞大學商學院教授亞當·加林斯基說。「然後還有另一種力量,即特朗普的許多政策違背了這些公司信奉的包容理念。」

在谷歌,首席執行官桑達爾·皮查伊在周一的一封電子郵件中說,達莫爾因違反公司行為準則而被解僱,特別是他在工作場所宣傳「有害的性別成見」。達莫爾認為,生物學在一定程度上揭示了科技行業女性處於弱勢的原因,這引發了谷歌內外的普遍憤怒。在他的辯護中,達莫爾認為自己有表達的權利,並說他正在通過法律手段反對谷歌解僱他。女性倡導組織「新議程」的主席艾米西斯科德在Twitter上說,達莫爾的遭遇使「每一位白人男性特朗普選民都感受到了威脅」,女性和有色人種「如果機會平等,將會顯示出他的平庸」。

谷歌有權解僱工程師嗎?

是否應該限制在工作場所進行的公開討論。以下是讀者對詹姆斯·達莫爾解僱消息的反應。

達莫爾的言論和解僱使他在像Breitbart這樣的右翼新聞網站上成為了一個英雄,後者長期以來一直抨擊科技行業的政治傾向。

維基解密的創始人朱利安·阿桑奇在Twitter上表示,「審查制度是為失敗者而生」,並表示願意聘用達莫爾。哈佛大學認知科學家史蒂文·平克在Twitter上表示,谷歌的行動可能會增加特朗普在科技行業的支持。

平克寫道,「谷歌的作為將科技領域的大部分人推向了特朗普:僅僅因為一名員工寫了一份關於科技行業關於女性的聲明。」

特朗普在矽谷最直言不諱的支持者之一,是PayPal的創始人蒂尓,他後來因為政治立場而被其他科技公司的人嘲笑。去年8月,在特朗普接受共和黨總統提名的幾周後,Netflix的黑斯廷斯警告蒂尓說,他將要承擔支持特朗普的後果。蒂尓也是Facebook的最初投資者之一,他在共和黨大會上發表了支持特朗普的演講。相比之下,希拉里·柯林頓的支持者黑斯廷斯去年早些時候曾表示,如果特朗普當選,「將摧毀美國許多偉大之處。」

在8月14日的一封郵件中,評估Facebook董事會成員的委員會主席黑斯廷斯在郵件中說,在對定於第二天進行的Facebook董事的審查過程中,這項倡議將會對蒂尓不利。

反方言論:

「我看到我們的董事會做出了正確的判斷,尤其是在那些極少發生的事故中,我們必須挑選新的領導人。」黑斯廷斯在給蒂尓的郵件中寫道,這是《紐約時報》獲得的一份副本。「我對於你支持特朗普感到非常困惑,對我來說,它使事情從『不同的判斷』轉變為『糟糕的判斷』。」「觀點的多樣性是健康的,但災難性的判斷在我看來並不是所有人都想要的。」

蒂尓和黑斯廷斯拒絕通過他們的發言人發表評論,兩人都沒有質疑電子郵件的真實性。

無獨有偶,另一位與Facebook有關的勒基是知名特朗普支持者。去年9月,《Daily Beast》發表了一篇報道,稱勒基一直在秘密資助一個名為「Nimble America」的親特朗普政府組織。隨後的報道和社交媒體帖子指責勒基資助性別歧視和種族主義「memes」,一個病毒網路內容。

勒基的公司被Facebook以20億美元收購,他在Facebook上發帖稱,這些報道歪曲了他的觀點,儘管他對這件事給Oculus帶來的負面報道表示了歉意。

據三名知情人士透露,勒基通過與僱主達成的協議,為了讓爭議逐漸平息,他選擇遠離了Oculus公司。去年12月,在返回辦公室之前,他告訴同事,他承諾留在公司,這個資訊被這被《紐約時報》所證實。

但是到了3月底,Oculus公司表示他已經不在那裡工作了。

一位Facebook的發言人重申了早些時候公司的聲明,稱勒基的離開與他的政治觀點無關。勒基拒絕就他離開Facebook發表評論。

一些矽谷的著名人士擔心,科技行業存在著太多的政治正確。今年5月,風險投資家馬克·安德森在播客上表示,他只知道矽谷有兩名特朗普支持者,蒂尓和勒基。

作為Facebook的董事會成員,安德森表示:「當他們感覺自己無法表達自己的時候,這會對他們產生什麼影響?」

原文鏈接:https://www.nytimes.com/2017/08/08/technology/the-culture-wars-have-come-to-silicon-valley.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