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教育極易成為百度下一個棄子

放大圖

  江旋

  [百度將外賣業務大清倉甩賣給了餓了么,作價5億美元外加3億美元的百度入口資源,換取百度在餓了么5%股權。市場也有分析認為,外賣業務出售之後,下一個很可能就輪到糯米了。]

  筆者從一位知情人士處了解到,百度的在線教育產品運營不如預期,很可能已經不想在這個領域進行更多的直接投入了。

  如果不是猿題庫和作業幫在「涉黃事件」中的糾紛捎上了百度,人們已經很難想起醉心於AI的百度,還有這樣一塊產品。

  百度一開始是以內容的模式切入這塊領域,從最初的百度文庫、百度知道,到後來的百度閱讀、傳課網等等,這一塊相當於是地基。在自建地基的基礎上,百度還做了一些投資,比如滬江網、智課網、魔方格等。

  儘管起步較早,但隨著新技術的介入,整個在線教育市場上,產品模式的更新換代非常迅速,百度早先的一些產品已經流失了不少粉絲。

  作業幫本是百度知道團隊內部孵化的產品,在2015年下半年,百度在教育業務上有兩個大的動作,一是把作業幫拆分出去,二是成立了教育事業部。百度傳課、文庫等產品留在了事業部。

  分拆之後,作業幫拿到了紅杉、君聯、紀源資本等方的投資,但是百度後來並未跟進。而教育事業部這邊,主打生態圈的概念,成立時的設想是扶植教育機構共建生態平台,包括為教育機構提供解決方案,建立「學習就業創業出國」的用戶培養體系等。

  但是,顯然這些美好的願景並沒有一一兌現。現在市場上,無論是就業還是出國的產品中,都沒有百度的聲音。而作為核心產品的傳課網也一直沒有找到令人滿意的盈利模式。後來,百度教育事業部悄然更換了負責人,但仍未見起色。

  減少投入已經擺在了百度高層的案頭。現在的百度已經經不起攤大餅似的發展。在重新確立了核心戰略后,一年來,百度撤銷了醫療事業部,出售了「文學」業務,把外賣賣給了餓了么。未來,更多與人工智慧關聯較弱的資產都可能被大甩賣。

  但事實上,教育並不是在「關聯較弱」的這一類。在2015年百度的事業群調整中,張亞勤負責的新興業務中就包括了教育、醫療等領域,新興業務承擔的是「未來10至20年的發展使命」。

  百度搜索大數據也顯示,教育相關搜索在所有行業中排名第二,說明了什麼?百度用戶對於獲取教育相關資訊有巨大的需求。

  而且,百度集團總裁兼首席運營官陸奇最新的介紹中,百度將憑藉AI平台尋找到更多合作者,做一系列的行業解決方案和生態合作方案,從智能客服到智能銷售、智能大腦、出行大腦、醫療大腦、教育大腦等等。

  這些都意味著,並不是說百度要拋棄教育業務,而是以傳課網為代表的、百度現有的教育產品形態已經不能適應公司的整體AI戰略了。正像百度關停專注挂號的百度醫生APP一樣,縱然有魏則西事件的影響,但最關鍵的原因是,這些產品既無法給百度帶來實實在在的回報,也和百度的AI戰略沒有核心關聯。

  前車之鑒一個接著一個。就在上周,百度將外賣業務大清倉甩賣給了餓了么,作價5億美元外加3億美元的百度入口資源,換取百度在餓了么5%股權。市場也有分析認為,外賣業務出售之後,下一個很可能就輪到糯米了。

  筆者並不去揣測糯米還能跟百度姓多久,唯一能夠明確的是,對於百度內部所有的既不能賺錢,又不能很好地嫁接AI平台的產品,這些都是極度危險的信號,包括教育事業部。


新聞來源:北京新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