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多倫多出現AI創業熱 45秒診斷老年痴呆症

智東西

編 | 海中天

導讀:如果你有幸拜訪多倫多,會看到那裡的AI企業正在蓬勃發展。未來,AI將會改變生活的方方面面。英國《電訊報》刊發3篇文章介紹多倫多AI產業的發展現狀,本文是第二篇,關注醫療保健領域。

Frank Rudzicz是一名科學家,他現在有了自己的公司。只需要45秒,公司開發的AI系統就可以做出判斷,知道你有沒有患上老年痴呆症。Frank Rudzicz現年37歲,他和團隊開發複雜的AI演算法,能夠將人聲挑選出來,預測疾病有多嚴重,精準度達到82%,而且還在提高。

首先,人會使用語言。老年性痴呆症患者在單詞與單詞之間會有更長的停頓,喜歡使用代詞而不是名詞,例如,他們會使用「她」代表某個人,不喜歡直接使用名字;患者的描述也更簡單,比如他們會說「汽車」,不會說具體是哪款汽車,或者是哪家企業製造的。

多倫多出現AI創業熱 45秒診斷老年痴呆症

(Frank Rudzicz與他開發的機器人Ludwig)

Rudzicz還說,痴呆症患者說話時言詞閃爍,頻率不斷變化。Rudzicz稱:「人耳很難發現,但是電腦很有針對性,可以準確判斷。」

在WinterLight Labs的會議室內,Rudzicz接受了採訪。WinterLight Labs是一家創業公司,Rudzicz是公司的聯合創始人,公司總部設在多倫多Mars Discovery區的West Tower。那裡是市中心,有許多高樓,公共單位與私營企業合作運營,一些頂尖AI技術從這裡破土而出。

最近一段時間,AI技術取得許多突破,它可能會「毀滅」世界。上周一,160多家公司的創始人向歐盟提交一封公開信,警告說如果不採取緊急行動制止,就會有人開發致命自主武器,它可能會給戰場帶來深遠影響,形成「第三次革命」,就像人類之前發明火藥和原子彈一樣。

新技術可能會將人類引向毀滅,這種擔憂不無道理。如果管理恰當,新技術也可以為人類謀取更多福利。如果問哪個行業可以帶來最大福利呢?可能是醫療保健行業。

Frost、Sullivan提供的研究報告顯示,2021年全球健康AI市場的規模將會達到50億英磅(約426億元),與今天相比增長40%。

4月份,英國數字醫療保健公司Babylon成功融資5000萬英磅(約4.26億元),它準備開發「AI醫生」,不需要人類干預就可以診斷疾病。

多倫多出現AI創業熱 45秒診斷老年痴呆症

(AI分析人類語音診斷健康)

Frank Rudzicz開發的技術有點相似。團隊對400種語音變化進行研究,開發出45秒測試程式,不只如此,他們還開發了一個機器人,名叫Ludwig,機器人身高2英尺。

Ludwig在機器學習演算法之上運行,演算法識別數據、做出預測;它的運行原理與亞馬遜推薦新書、Netflix推薦必看影片有點相似。對於Ludwig來說,有了演算法就可以與病人以對話形式互動,評估語音模式,確定他是否健康。

有些人記憶或者語言功能受損,測試之時技術可以預測病人的情緒,從而判斷病人是否存在焦慮或者抑鬱傾向。

Rudzicz同時也是多倫多大學電腦系助理教授,他承認,用AI機器診斷病人存在複雜的監管問題。

多倫多出現AI創業熱 45秒診斷老年痴呆症

(WinterLight Labs的兩名創始人)

就目前而言,他所開發的模型只是以試點形式投入使用,被北美大型退休家庭網路和愛丁堡(Edinburgh)、尼斯(Nice)的一些老年病人使用,試點只為收集數據,訓練機器,讓它理解不同的語言口音。公司現階段只用技術分析現有病人的認知衰退情況,而不是診斷新病人。

Rudzicz說:「在定位方面我們一直很小心,只是用來評估而不是直接診斷。在AI醫療保健方面有一個主要的問題:人們對它太有信心,貶低其它證據源。」

這種克制的策略會延續多久呢?不確定。現在我們已經可以將AI演算法裝進智能手機,獲得身體的關鍵統計數據,比如血壓、心率、睡眠質量。

所有專家都認為,在未來幾年裡交給機器的個人生物數據會越來越多,呈現井噴趨勢,最終會達到一個臨界點,我們可以隨身攜帶數據,就像隨身攜帶「全科醫生」一樣方便。

澳大利亞AI教授Toby Walsh最近出版一本新書,名叫《機器人之夢》(Android Dreams),他在書中描繪說,智能手機也許可以用自拍照診斷黑素瘤,查看眼睛是否健康。AI廁所會分析尿液糞便樣本,告訴我們身體是否有問題。

Walsh在書中還給出這樣一個預測:2050年之前大多人都能夠獲知自己的基因序列資訊,識別、治療遺傳病將會變得更容易,全球有3.5億人受到遺傳病的困擾。

在多倫多Mars Discovery區的另一幢大樓里,還有一名AI專家也在研究相同的問題,他叫作Brendan Frey。

多倫多出現AI創業熱 45秒診斷老年痴呆症

(Brendan Frey)

「我們想為醫療行業帶來變革。」Brendan Frey說。

Brendan Frey現年48歲,是多倫多大學的教授,還是AI健康研究公司Deep Genomics的CEO,2004年他創辦了這家公司。

2002年,醫生告訴Brendan Frey和他懷孕的妻子,他們的第三個孩子可能會患上遺傳病。Frey回憶道:「醫生說可能什麼問題也沒有,也可能會是災難。問題很難處理,沒辦法,只好將孩子打掉。」

當時Frey是微軟科技諮詢委員會(advisory board)的成員,研究語音識別技術。未出生的孩子突然夭折讓Frey深受打擊,他決定離職,開始研究遺傳病治療技術。

接受採訪時Frey靠在白板上,白板上面寫著方程式,他穿著一件T恤,向我們解釋自己的研究成果。人類的基因組是相當神秘的,Frey的技術可以找到答案,預測疾病,最終可以治療疾病。

90年代時,Frey就開發過AI機器學習演算法,與英國科學家、教授Geoffrey Hinton一起開發的,Geoffrey Hinton被稱為「AI之父」。機器學慣用多層程式碼教會機器一些新東西,讓它可以構建理解模式,然後根據模式解決特殊問題,放在Frey的研究中就是要繪製基因圖。

Frey說:「基因到底是怎樣工作的?沒有人也沒有團隊知道,這是一個基本事實。數據越來越多,增長飛快,我們可以深入了解細胞,觀察它是怎樣變化的。如何處理數據?只有一種辦法:AI。要想理解數據,在我們系統內只有AI是最佳技術。」

聽聽就知道,Frey的工作振奮人心,難怪他能吸引VC投資。Frey說,創辦公司時他融到了300萬英磅的資金,現在還在籌資,準備在未來幾個月再融資950萬英磅(約8100萬元),目前公司有20名員工,很快就會翻倍。

根據Frey的介紹,圍繞特定基因突變的問題,不同實驗室的病理學家有50%的機率意見不一致。Frey認為,有了自己開發的新機器,大家意見就可以統一了。一邊是機器智力,一邊是人類的不可靠,二者之間有巨大的鴻溝,難怪有許多人認為AI將會替代醫生、放射線研究人員、實驗室技術人員。

Frey堅持認為未來還是需要人類的。還要等多久我們才能預約機器,讓它幫自己看病呢?不用等很久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