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chRoomage

媒介人格下的「四分之一人生危機」

0 1

原標題:媒介人格下的「四分之一人生危機」

保溫杯的中年隱喻刷爆了社交網路。年輕的用戶們也忍不住發出青春易逝的感慨:昔日搖滾鼓手,如今竟也手持中老年人專屬的保溫杯。

其實「搖滾明星」和「保溫杯」的反差萌,當成段子聽聽也就夠了。要說最有趣且諷刺的反差可能要來自於——熱議「中年危機」的大軍里混雜著大量尚未步入中年的年輕人的事實。

然而中年的趙明義哪輪得到年輕人們去「同情」啊?人家不到20歲就進入了中國人民解放軍軍樂團;20歲剛出頭就跳出體制,加入了中國最傳奇的搖滾樂隊「黑豹」,成為一代人心中永遠的神。時至今日,趙明義的確頭髮白了、肚子大了,但是仍在做著自己喜愛的事業。何來的中年危機?

反觀現在的年輕人,多數卻在經歷著貨真價實的「四分之一人生危機」。

媒介人格下的「四分之一人生危機」

所謂四分之一人生危機(Quarter-life crisis)正是中年危機在社交網路時代的衍生品,它指的是一個人在完全成為成年人道路上的四分之一(大約20歲到30歲之間)時經歷的一種危機感。

格林威治大學的 Oliver Robinson 教授曾主持了一項關於「四分之一人生危機」的調查。他們訪問了 1100 名年輕人,結果顯示,86% 的年輕人都承認他們在 30 歲來臨之際對自己的情感、工作和經濟狀況壓力爆表;5個人里就有2個覺得自己非常窮,賺的錢不夠養活自己;32% 覺得在 30 歲之前找到結婚對象的希望很渺茫了;21% 渴望一次徹底的職業轉型;還有 6% 在盤算著移民。

媒介人格下的「四分之一人生危機」

這種危機是怎麼來的呢?

似乎一切社會問題都可以溯源到轉型期和現代性的問題。吉登斯認為,焦慮在本質上就是恐懼,它源自於人們超前思考的能力和需要。

現代性焦慮之於年輕人是互相矛盾的兩個方面:

一是擔憂被時代拋棄從而永遠喪失機會的恐慌感;

二是跟上時代的腳步后,卻發現失去控制的生活節奏和慾望正在侵蝕個體的精神家園,從而產生了後現代式的失落感。

這一矛盾,正是當代年輕人的基本生活狀態,真實且反諷。

媒介人格下的「四分之一人生危機」

然而哪一代人年輕時是容易的呢?為什麼我們這一代就這麼容易陷入集體的焦慮和頹喪?

一個很顯在的原因是,網路媒介——這一當代獨特的因變數,正在改變著人類認知中的世界,並且塑造著全新的人類性格。

電視媒介流行時,尼爾·波茲曼提出了「童年的消逝」的概念。現在我們也可以說,網際網路媒介使得本該出現在特定年齡層的問題發生了內爆:如今20歲出頭的年輕人已經開始出現了40歲才可能會有的焦慮感和危機感。

網際網路的確帶來了前所未有的信息豐富,但也批量生產了迎合多數人趣味的幻象。人們在頻繁的網路接觸中不斷地向媒介構築的標準生活形象看齊,在奮力成為他者的過程中,忽略了媒介的真實其實是虛假的真實。

媒介人格下的「四分之一人生危機」

社會中的大多數人終其一生都是普通的。但是媒介追求「眼球效應」的本質促使網路呈現了更多並不普通的人:月薪過萬的直播網紅;頻換女友的首富少爺;動輒幾億片酬的一線明星;創業成功融資百萬的年輕精英……

這些網路中輕易成功的光鮮亮麗者,是我們平凡的生活中萬里無一的個例。但是人們卻把這些看成了生活的常態,年輕人們低頭看看自己,幻滅感油然而生。

媒介人格下的「四分之一人生危機」

當然,網路世界不僅僅只是大眾媒介構築的「擬態環境」和由符號操縱的「超真實」幻象,它還充斥著億萬普通人的聲音和畫面。大眾媒介和營銷號也許是虛偽的,那普通人的網路發聲總該是真實的吧?

微博、微信這樣的社交網路連接著普通人,同時也是人們進行自我表演的平台。

戈夫曼說,人們十分關心自己如何在眾多的觀眾面前塑造能夠被人接受的形象,於是在前台賣力表演,在後台掩飾不能表演的東西,從而進行理想化的印象管理。

曬旅行、曬美食、曬健身、曬高雅的文藝活動……這些朋友圈中看似日常的生活,其實都是印象管理后的刻意呈現。

很多人認識到了社交平台的表演性,卻仍陷入其中不能自拔,任由自己的認知在社交網路中被無限地擴充和塑造:哦, 原來情人節這樣過才高級,原來房子這樣裝修才豪氣,原來我這個年紀賺到這個年薪才算正常……

於是,消費和生活都成為了社交網路預設和影響過的產物。

由於這些社交網路中的「參照物」來自於我們熟知的人,因此具有特殊的衝擊力和影響力。這就類似於在創新擴散理論中人際傳播的說服效力遠遠大於大眾傳播一樣。遠處的光芒雖然很灼眼,但身邊的光芒才會燒傷人。

媒介人格下的「四分之一人生危機」

出於被邊緣化的恐懼,人們疲憊不堪的追趕,自我認同早已不知所蹤,但是身份退場、遊戲出局的焦慮卻時刻籠罩。這正是對現代性焦慮的第一個原因的「完美」呈現。

「四分之一人生危機」的概念無疑是被用來表達年輕人在追逐中產生的幻滅和絕望的。網際網路的交流特徵又使得這種情緒不斷傳播和擴散,形成前所未有共鳴。於是,喪也變成了「正義」。這也是後現代失落感的集中表現,也即現代性焦慮的第二個原因。

這些矛盾的結果就是,年輕人從心理到身體都遭受著異化和規訓。

媒介人格下的「四分之一人生危機」

當然,「四分之一人生危機」產生的原因是複雜的,網路媒介的放大效應只是膚淺的一個方面,它並非根本,只是相關。

本文為北大新媒體原創,轉載請註明出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