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chRoomage

媒體:暴風集團其實離虧損很近 在思考未來發展方向

0 2

  來源:界面新聞 陳菲遐

  如果說樂視網(300104.SZ)舉步維艱,那麼另一家和樂視網相似的網際網路企業暴風集團(300431.SZ)又面臨著什麼?

  8月28日晚間,暴風集團(300431.SZ)公布了2017年半年報。數據顯示,上半年暴風集團實現營業收入8.26億元,同比增加66.89%;歸屬於母公司凈利潤1572萬元,同比下降16.64%。

  表面看,暴風集團依舊保持盈利,但用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後的歸母凈利潤計算,暴風集團的表現卻不盡人意。數據顯示,去年同期暴風集團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後歸屬於母公司的凈利潤為773.32萬元,而今年這一指標下滑到了189萬元,同比下降75%,遊走於虧損邊緣。

  業務分類顯示,如今暴風集團業務收入佔比最大的要數硬體銷售。數據顯示,8.26億元的營業收入中,銷售商品收入達到了5.34億元,佔比64.6%。其他的收入分別來自於廣告業務和網路付費業務,收入分別為1.99億元以及5200萬元。其中,銷售商品的經營主體也是暴風集團的財技擔當,為深圳暴風統帥科技有限公司(下稱暴風統帥)。

  暴風統帥在暴風集團中的財務地位相當「詭異」。暴風集團擁有暴風統帥27.34%的股權,低於50%。因此在常規上看,暴風統帥只能算暴風集團的合營公司,並不能並表。但事實上,暴風統帥卻是暴風集團的「控股」子公司。暴風集團就是用非凡的財技,讓子公司暴風統帥在利潤貢獻方面顯得格外「突兀」。

  「由於公司為該公司的最大股東,在董事會中佔有多數席位,實際控制其經營活動,故納入合併範圍。」公告中這樣的解釋,就將暴風統帥這家收入規模巨大的企業併入了暴風集團的子公司。但是由於持股比例較小,暴風統帥上半年的巨額虧損卻並沒有影響到上市公司的凈利潤,這也造成了上半年歸屬於母公司的凈利潤保持盈利的情況。類似的情況還發生在北京風秀科技有限公司(持股46%)、暴風影業(北京)有限責任公司(持股35%)、珠海暴風梧桐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持股49%)。

  經營方面,半年報數據顯示,上半年暴風統帥實現收入5.6億元,凈利潤虧損1.28億元。而上年同期,暴風統帥實現收入2.28億元,凈利潤虧損7908萬元。2017年上半年,暴風電視實現銷量約35萬台,同比增長97%。可以發現,收入上漲的同時,凈利潤也在加大虧損。毛利率方面數據顯示,上半年硬體銷售毛利率為虧損7.55%,同比下降12.1%。

  長期以來,外界喜歡將暴風集團與樂視網進行比較。事實上,過去暴風集團和樂視網的也的確類似。同樣利用少數股東損益實現盈利,同樣畫出了生態圈的「大餅」。

  不過,暴風集團比樂視網少了些「一意孤行」,其結果顯現可能也比樂視網來得更慢些。

  從業務布局上來看,2016年暴風集團拋出的「生態圈」與樂視網如出一轍,其中包括了數據、平台、內容三大板。而樂視網也同樣有樂視致新電子科技(天津)有限公司(下稱樂視致新)生產終端硬體,樂視影業生產內容的相同布局。兩者的硬體的生產都處於虧損狀態,樂視網最新公告顯示,樂視致新2017年上半年的虧損加大到了2.81億元。但是兩者有一點不同,樂視網硬體的虧損是為了支撐其生態圈。雖然樂視影業、樂視體育處於停滯不前的狀態,但始終還在經營。反觀暴風集團,其當初的生態圈已經不見蹤影。2017年上半年的年報中,暴風集團並未提及生態圈的進展。

  再來看看暴風集團曾經投資布局過的產業。秀場業務是過去暴風集團大力主推的一大業務,如今也已瀕臨關閉。2015年7月,暴風集團公告以5100萬元投資深圳手勢科技51%股權,該公司有在國內網際網路演藝行業一流的運營團隊。當年10月,暴風集團以4600萬元的投資持有網際網路演藝平颱風秀科技46%股權。斥資過億元的秀場業務,在如今的暴風集團中已經以虧損示人,在2016年的年報中,暴風集團甚至對風秀科技計提了605萬元的商譽減值。暴風集團CFO畢士鈞也曾經公開表示,秀場做的不理想。「我們在做PC直播沒多久,花椒、映客就起來了,秀場模式向手機轉變了,這個過程中我們想的不夠通透,團隊配備確實做的不是足夠好。」

  除了秀場,暴風集團還先後涉獵了影業、體育等行業。2016年3月,暴風集團拋出了31.05億元的高額定增公告,以發行股份和支付現金相結合的方式購買甘普科技100%股權、稻草熊影業60%股權、立動科技100%股權。收購金額分別是10.5億元、10.8億元以及9.75億元。但是最終,由於高估值以及影視行業併購監管的收緊,該方案最終也未能成行。

  不得不說,在實際操作過程中,超出暴風集團預期的投資項目有些過多了。

  體育行業也是暴風集團寄予厚望的一大行業。在2016年的年報業績溝通會上,馮鑫相當自豪地提到,暴風體育發展效率相當驚人,成立一年不到的時間內,A輪就已經融資2個多億。另外,當時暴風集團還提出了一個「資訊流」的廣告概念。具體來看,即是用「今日頭條」式的下拉資訊流來增大廣告量。

  事實上,從2017年半年報的廣告業務收入來看,情況並不樂觀。2017年上半年暴風集團實現廣告業務收入1.99億元,而去年同期實現的廣告收入為2.11億元。雖然業務模式有所改變但是收入卻有所下滑。

  8月15日,暴風集團發布了一則對其未來可能會有很大影響的公告。公告顯示,暴風集團擬發起「東方財富證券-暴風影音VIP會員費信託受益權資產支持專項計劃」並通過計劃發行資產支持證券進行融資。該專項計劃發行總規模不超3億元,期限不超五年,底層資產為暴風影音未來五年VIP會員費收入,質押給中誠信託有限責任公司,並承諾質押財產產生的現金收入作為信託貸款主要還款來源。

  按照信託底層資產來看,暴風影音未來五年的會員費收入成為關鍵。換而言之,暴風集團又給自己身上多加了個「槓桿」。

  見過暴風集團CEO馮鑫的人都有一個感覺,他靦腆、內向,更多時候是在思考。或許暴風集團也和馮鑫一樣,總在思考朝哪個方向發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