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chRoomage

專訪他趣丨「共享女友」被朝陽群眾舉報始末

0 1

原標題:專訪他趣丨「共享女友」被朝陽群眾舉報始末

專訪他趣丨「共享女友」被朝陽群眾舉報始末

– 文丨小飯桌新媒體記者 劉洋 –

– 編輯丨襲祥德 –

9月14日,新三板掛牌企業他趣推出「共享女友」,一時間刷爆網路。

不過,由於朝陽群眾舉報,三里屯派出所叫停了「共享女友」地推活動,對他趣進行了罰款,並要求將「共享女友」(充氣娃娃)帶離京城。

打著「共享」噱頭的一次充氣娃娃營銷活動偃旗息鼓了。有人說他們惡俗、有人說他們有傷風化、還有人說這是惡趣味升級博眼球,當然依然有一部分人高呼還我女友。由於事件敏感,他趣方面始終未正面回應這件事。

他趣被罰的同時,性愛機器人正在歐洲風靡。今年情人節,全球首款真正意義上的性愛機器人Harmony誕生,它具備12鍾人格特質,售價12000英鎊。除了Harmony,由美國AT&T貝爾實驗室開發的智能情趣娃娃洛克希,美國True Companion(真實伴侶)公司開發的ROXXXY都已經開始接受預定。

這些情趣娃娃與人工智慧相結合,能夠語音聊天、語言記憶、AI進化,並擁有自己的性格特質,售價普遍在6000-10000美元之間,多通過租賃的方式滿足特殊群體的陪護需求,並可進行定製。

普遍認為,這將是未來的一個大市場,情趣用品在全球和中國具備很高的增速,觀念、產品、渠道的革新為市場爆發提供了前提。

他趣為類似產品在中國的生產和銷售提前測試了政策、輿論環境,各種揣測和帶有顏色的鏡片也將這件事妖魔化。

他趣的「共享女友」事件是怎麼發生,為什麼會發生又為什麼會在現在發生。近日,他趣方面接受了小飯桌記者的專訪,一定程度上還原了事件真相。

◆◆

緣起

2017年4月,清明節前後,他趣CEO黃天財有了做一個共享娃娃的想法,也就是後來人們看到的共享女友項目。

彼時,恰逢一個國產娃娃廠商透露,在日本有一個老頭,平生專註於娃娃事業,一不小心開創了共享娃娃的先河,由於不是公司性質又比較低調,這個事情只有一部分圈內人知道。

作為今年最熱的資本風口,共享一詞已經和許多超出人們認知範疇的物品掛上了鉤。此時推出「共享娃娃」難免被人詬病是蹭風口的行為,但黃天財還是覺得這個事情能幹。

他和團隊商量的結果是,將共享娃娃作為體驗入口,從而帶動娃娃的銷量。據介紹,平均一個娃娃的單價一般為8000元左右。

對於一般人來說,這個價格並不便宜,在他趣的商城中,賣的最好的一款8000元左右價位的娃娃有400多人購買,而其他的6款基本只有100人左右,最少的只有個位數。在天貓7000到10000元區間的娃娃,基本月成交數沒有超過3筆的,絕大部分都是0筆。

一直以來,由於無法體驗試用和現場觀看,高價位娃娃的群眾基礎很差,自然也就無法做出購買的選擇,黃天財與團隊相信,當一部分用戶接受和試用了這款產品后,會對產品銷量起到一定促進,而這場關於共享娃娃的策劃,將幫助公眾認知這個消費品。

「有想過會遇到阻力嗎?」

「肯定有想過。」他趣方面回應稱,其實在他們看來這件事並不像媒體描述的那麼黑,作為一家在新三板上市的公司,他趣是五家新三板上市的情趣用品商中效益最好的。

自1993年中國第一家成人用品店開張以來,在長達20多年的時間裡,眾多創業者一直窺探情趣用品這一市場,希望敲開它的大門,但在向來含蓄的國人眼裡,性在很多時候是彼此心照不宣的禁區。

中國13億人口中有超過7成的成年人、4700萬留守婦女、1.8億未婚成年人、已婚成年人中有2.9億性障礙者、8000萬性亢奮者,相關市場沒被充分開發,很大程度上在於公眾對於性和情趣的不解。

◆◆

謀划

他趣方面稱,經曆數個月的準備和策劃后,共享女友項目從廠商到訂閱環節逐漸被徹底打通。

產品來源方面:

他趣本身並不是娃娃生產方,所以選擇和一家名為金三玩美的國內娃娃製造廠商合作。金三負責產品供給與產品維護,以及租賃結束后消毒衛生工作,他趣負責運營此項目從而帶動產品銷量。初期他趣選擇上線了10個娃娃。

產品定價方面:

娃娃的租賃定價定為298元/天、698元/3天、1298元/7天,產品銷售單價成本8000元。按照這個數字計算,娃娃的回本周期最短26天、最長42天,如果加上硬體消耗和產品維護,這個周期會延長很久。他趣方面稱,由於這個價位的娃娃更多承載的是情感陪護任務,所以他趣選擇按照天來計費,而不是小時。「我們就沒想用它賺錢,其實就是為了讓公眾熟悉這個東西。」

產品展示方面:

9月13日,他趣工作人員將身穿共享女友logo文化衫的娃娃用輪椅,從回龍觀地鐵站推上了地鐵。之後推到三里屯附近遛彎,「全程沒有人發出任何異樣的眼神,甚至沒什麼人拍照,整個過程都很自然。」他趣方面很抵觸將這個提前預熱的環節與性直接掛鉤,娃娃的穿著選擇方面也有一定安排。

專訪他趣丨「共享女友」被朝陽群眾舉報始末

9月14日,他趣方面在海淀區華宇時尚購物中心附近召開了一次產品展示會。沒有主持人和嘉賓,七名員工負責將五個娃娃展示在公眾面前,並邀請了幾家媒體負責見證。

用戶畫像方面:

共享娃娃的目標人群,為20-35歲的年輕白領,其中不乏喜愛二次元的宅男群體。另外,也有異地分居的已婚人士。

潛在問題方面:

「既然賣娃娃不存在問題,那麼租娃娃也不會有什麼問題。」他趣一開始是這樣的思維邏輯。一位律師也向小飯桌表示,本質上共享娃娃作為商品可以出售,租賃過程也不會存在法律風險。

儘管已經思慮周祥,但「共享女友」的瞬間刷屏依然讓他們措手不及。9月14號當天下午,他趣官方後台上,共有2000多人點擊選擇預定娃娃,但產品上線僅有10個。

◆◆

驚弓

產品展示結束兩個小時后的一個電話打破了這個原本值得慶祝日子。三里屯派出所接到群眾舉報,稱他趣方面將娃娃推到街頭的行為涉嫌擾亂社會治安,請他趣方面的工作人員協助調查。

「開始我們以為是詐騙,但是後來一查確實是三里屯派出所的電話。」他趣方面表示,由於公司總部在廈門,所以他們臨時讓北京方面的工作人員到派出所了解情況,結果是官方認定他們在13號將共享娃娃帶上街的行為涉嫌擾亂社會治安,根據條例罰款2000元。

他趣表示,這次被民警傳訊的環節,被很多媒體解讀為官方叫停共享娃娃,其實並不是,派出所針對是13日共享娃娃的預熱活動,而非共享娃娃本身。

9月15日周五,他趣方面稱還在積極進行娃娃配送,上午配送出去2個,下午送出去3個,合計五個娃娃。但是猶如驚弓之鳥,原本就頂著巨大壓力的他趣,一直在思考被警方傳訊的經過,他們反覆揣摩發現「既然推到街上算擾亂社會治安,那麼配送和繼續開展項目所需要承受的壓力就會更多。」而且由於股東方面的壓力,他趣方面選擇主動停止運營該項目。

爭議太大是他趣方面不想看到的,而且很多在事實不清的基礎上刻意抹黑這個事情,讓之後再想重啟項目變得異常艱難。

專訪他趣丨「共享女友」被朝陽群眾舉報始末

「其實還是想將這個事情運營下去,只是迫於壓力,不得不暫停。」他趣方面告訴小飯桌,可能還會以其他形式重新啟動這個項目,但是會更加謹慎,形式也會大改。

根據公開披露,他趣的股東方包括達晨創投、中信建投、鼎峰資產、中路資本等,創始人為黃天財與另兩位合伙人黃海波、黃俊傑。

他趣這一針對充氣娃娃的營銷活動雖然損失不大,卻將「共享女友」推上風口浪尖,並給真正的智能情趣娃娃項目蒙上陰影。一位創業者告訴小飯桌,他趣事件直接導致他的融資遇到障礙。

「在很長一段時間內,智能情趣娃娃都將活在共享女友的陰影下,被打上低俗的標籤。」但他告訴小飯桌,自己依然相信這個市場的未來潛力,將繼續做下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