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對話 | 印尼的網際網路金融市場,機會大還是坑大?

對話 | 印尼的網際網路金融市場,機會大還是坑大?

導讀:網際網路金融在中國經歷了高速的發展,孕育了大批的優秀網際網路金融公司,也孕育了一大批的行業人才。中國作為全球移動網際網路產業最發達的國家之一,卓越的在線支付環境以及移動網際網路應用深入滲透至人民生活服務各領域,使得其積累了大量、優質的交易及行為數據,這正是做網際網路金融最好的生產要素。

如今,中國網際網路金融面臨著監管的拐點,也面臨著行業的洗牌,這是行業走向成熟的一個標誌。同時,中國網際網路金融具備著極強的海外輸出能力,這兩個要素加在一起,就會形成一個不可逆的命題:中國網際網路金融出海。

這期我們邀請了印飛科技的CEO——範文潔來和我們一起分享他作為中國互金出海實踐者的一些思考。

正文

對話嘉賓:印飛科技創始人Jeff

CAMIA:Jeff能簡單介紹一下自己嗎?什麼時候開始萌發要在印尼做fintech這個念頭

Jeff:(我)本科和研究生都是在商學院讀的,所以金融知識比較紮實;畢業以後也一直從事金融相關的工作,最近一份工作是在厚本金融擔任產品總監。我在這家公司工作的時候萌發了要創業的念頭。在厚本金融積累的網際網路借貸知識和工作經驗,幫助我可以將中國網際網路借貸模式複製到海外去。在今年三月份與風投溝通的過程中,最終確定去印尼,(將印尼)作為第一個落地的國家。

CAMIA:印尼網際網路借貸的現狀如何?

Jeff:印尼的網際網路借貸現狀,非常像中國2013年-2014年的時候。印尼從PC時代,很短地進行了2G過度,就直接進入了4G,智能機普及率增長速度很快,這賦予了中國近年很火的APP借貸在這裡很強的一個生命力。但考慮到印尼基礎建設環境差、數據缺失、支付不強,所以不能照搬中國目前的做法,只能結合中國目前的做法和中國在13年的經驗,到當地來本土化。

CAMIA:中國在2013、2014年的互金行業是怎麼樣的?他們成功的關鍵是什麼?和移動網際網路的發展有什麼關聯?

Jeff:中國在13-14年的時候,是網際網路金融的萌芽和快速發展期,誕生了大量優秀的網際網路借貸公司,他們服務於廣大無法被銀行服務的客戶,讓他們可以用信用來獲得借款。這個時期中國的數據和徵信也是不完善的,但是中國優秀的支付環境讓P2P平台可以募集到足夠資金供應這些債權,讓債權得以快速成長。移動網際網路的發展,也是必須建立在一個比較良好的基礎建設上。所以在複製中國模式的時候,也要去一些基礎建設達到一定階段的國家,像巴基斯坦和孟加拉國,雖然是人口大國,但是支付環境還不支撐網際網路借貸公司大規模複製過去。

總的來看,當時中國的在線支付環境解決了兩個關鍵問題:1、貸款能迅速給到客戶;2、產生了大量的交易數據,有了優質的徵信基礎。

有支付環境,最關鍵就是可以快速給客戶放款,因為網際網路借貸收取的利息是比銀行要高的,它的賣點就是快。客戶申請借款,網上進行審核,然後用第三方支付給客戶放款,最快2分鐘客戶賬戶里就能有錢,客戶願意為這個「快」買單而支付比銀行借貸利率更高的一個利率。

所以沒有一個良好的支付環境的話,即使客戶獲得審批同意,網際網路借貸公司也沒法很快地把錢借給客戶,網際網路借貸的「快」的優勢也就不存在了。所以支付環境非常重要。

而徵信數據,是隨著一筆筆借款積累起來的,後面加入了一些電商數據,打車出行數據,支付行為數據,為每個客戶建立了一個更好的畫像,從而誕生了像芝麻信用這樣的優秀徵信公司。

CAMIA : 在印尼要做好一家這樣的公司,需要解決那些關鍵問題?

Jeff:在印尼做好一家這樣的公司,需要解決的關鍵問題主要有:

1、速度快。因為看到這個機會的中國團隊太多,能否在更大的巨頭進來之前跑出來,是創業公司最關鍵的一點。

2、本土化的風控。印尼客戶借錢還錢的意識和中國不一樣,風控的點也不一樣。中國以漢族人為主,而且大陸人口佔比極高,但是印尼有近2萬個島嶼,民族眾多,所以更好地本土化的風控,是必須的。

3、資金的支撐。中國人喜歡存錢,所以早期中國的信貸可以由線下理財,P2P平台供應,後期演化成P2P平台和機構資金互補。但是印尼人不愛存錢,P2P平台很難募到足夠資金,能否提高談妥機構資金,是成功的關鍵。

CAMIA:快速到賬的特性使得客戶轉化率大大提升。那怎麼理解支付環境讓P2P平台可以募集到足夠資金這個邏輯關係呢?資金喜歡往安全的地方去,應該是做金融業務的一個特點吧?

Jeff:中國的P2P平台募集到足夠資金主要是因為:

1、中國人愛存錢,然後餘額寶的誕生讓普通老百姓知道了網際網路金融還能理財,於是很多人開始在網上進行理財。

2、良好的支付環境讓人們很容易地在手機上下載理財APP,存錢進去,獲得收益。為P2P平台提供了大量資金,用於放貸。

所以早期在中國,做P2P平台募資需要靠很大的背書,因為也有一些騙子平台,募集了很多資金,但是其實沒有放貸出去,而是被挪用到其他地方甚至是揮霍掉了。這也是為什麼在14-15年,P2P平台都喜歡找一個國企或者上市公司做股東,來增加背書。

CAMIA:但印尼的支付環境和資金來源這兩個要素比中國13、14年的情況都有較大差距啊。 你怎麼看的?

Jeff:正是因為有差距,還達不到中國的狀態,所以才讓機會存在,否則早就被做掉了,成熟市場的機會沒有發展中的市場這麼多。我們只要客服這些困難,就能比其他公司更早更快得跑起來。

現在印尼的支付公司也有好多家,有些都不錯,可以做到代收代付,可以做到5分鐘內達到對方銀行賬戶,當然成本比中國略高一些。資金的話,中國在13年以前也是沒有資金的,慢慢演變的。最早是宜信做宜信財富,用線下理財來募資,後來出現了P2P理財平台,再後來銀行和消費金融公司的資金才進來,現在中國的資金已經是多樣化的了。

印尼一樣,也是靠一些優秀的先行者慢慢摸索。印尼有一個好處是,印尼的大部分銀行是私人銀行,是逐利的,只要讓他們相信我們的債權是安全的,回報是高的,是很有機會合作的。

CAMIA:按照你的思考,在印尼募集資金會有一個關鍵點:有強大的關係背書,獲得私人銀行的信任。是否可以這樣理解?

Jeff:是的,我們這個業務要跑得快,必須有外部的資金供應,才能跑得快。印尼的銀行是逐利的,只要讓他們相信他們的資金是安全的,他們是願意和我們合作的。如何讓他們相信我們的債權是安全的,一個是需要強大的關係背書,還有就是一些其他的保障措施。

CAMIA:你們怎麼解決這個關係背書呢?還有一個就是政策問題。 涉及到金融業務的,國家都會比較關注。

Jeff:我們的背書首先是我們的投資機構,是一家在當地有個很大投資組合的知名風投,會幫助我們對接很多他們的資源。第二個是我自己在當地有幾個以前大學時候的同班同學,是關係非常深的朋友,其中有一個同學的家是印尼的一個金融家族,這些都是印飛科技未來的突破口。

關於政策問題,因為我們看到中國對P2P也好,對現金貸也好,監管都是等行業大了以後才有,所以我們判斷,現在印尼也有一段政策紅利期,給一些早期的企業足夠的時間去把市場做出來,雖然再提高門檻,只要印飛能夠跑得足夠快,政策反而是有利於我們的,這個就是馬太效應,先入者有優勢。

CAMIA:你講到的好同學,他們和你是什麼商業關係?合伙人?

Jeff:是我在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的同班同學,關係非常密切,是印尼籍的同學,他對我到印尼創業非常支持,給了我很多的幫助。目前是印飛科技的顧問,他給我介紹訪問了印尼好幾家大型的銀行的董事長。

CAMIA:剛才你講到這些關係對於印飛未來來說是戰略性的,那麼這麼重要的人才為何不努力讓他成為你的合伙人呢?

Jeff:他家是印尼當地一個非常龐大的金融家族,我覺得他來做合伙人在現階段是不合適的。

CAMIA:那可以讓他投你們啊?

Jeff:是的,他的父親在我剛去的時候就想給我們注資幾千萬。但是我們覺得在這個階段也是不合適的,首先不想因為太熟而導致價格不公允;第二,市場上追逐這個項目的機構實在太多,沒有必要用朋友的錢。

CAMIA:能講講印尼在催收這塊的問題嗎?印尼的催收難點在哪裡,一般都會碰到那些問題?

Jeff:印尼也是傳統的借貸大國,民間借貸一直很繁榮,所以催收在印尼是成體系的,有銀行認可的專門的催收機構,一般合作的模式是催收成功按百分比付費。

由於印尼人工成本低,所以即使金額不高,也能支撐上門催收。我們因為是外國公司,一開始怕與當地客戶產生糾紛,引起當局或者監管的關注,所以我們自己建電話催收團隊,一段時間之後才把呆賬外包給銀行認可的第三方催收公司,將我們的法律風險降低。

CAMIA:市場上有哪幾種貸款模式嗎?印飛是怎麼定位的?

Jeff:中國的網際網路借貸經過幾年的發展,已經形成了幾個細分。

1、抵押貸。這塊主要是說房抵貸,車抵貸。風控主要看抵押物,有線下門店和場景。

2、現金分期。主要就是借一筆錢,分幾個月乃至幾十個月還歸還,主要看的是個人信用。

3、消費分期。主要是有消費場景,錢給到商家而不是給到個人,最常見的是手機分期,就是去手機店買手機,選擇分期付款,然後分幾個月還清。

4、現金貸。主要是近2年興起的一種風控手段全線上的小額借貸,由於沒有網點,也很少有人工進行審核,所以給客戶的金額很低,借款期限很短,不會超過一個月,客戶在下一個發工資的日期前歸還,又叫Paydayloan,發薪日貸款。

5、電商分期,自己建一個電商網站,上面買任何東西都是分期。

幾種細分其實都可以複製去印尼做,選擇最多的是現金貸,我選擇的是現金分期。

CAMIA:為什麼選擇現金分期貸?這和你提到的前置支付環境條件會不會有衝突?

Jeff:因為直接做超短期的現金貸的話,心裡覺得有兩個地方還不是最適合(我自己)。第一個因為印尼支付成本,徵信數據成本,簡訊成本都比中國高,做超短期現金貸,金額又低,利息可能無法覆蓋成本加壞賬;第二個,因為超短期現金貸主要客群是低端藍領,而印尼的銀行卡普及率只有40%,底層人群是沒有銀行卡的。所以我絕對選擇做現金分期,這部分客群偏白領,也是有卡人群,是我認為更適合我去切入的。

CAMIA:印尼fintech的機會點在哪裡。是沒有現金貸這個業務模式還是說以前的條件獲客成本比較高?

Jeff:印尼之前不存在網際網路借貸這個行業,在16年的時候,有幾家創業公司自己做了APP,讓客戶可以在APP上進行借款,大大加快了客戶獲得資金的速度,所以16年末,17年初,很多人都確認去印尼做網際網路借貸是個正確的決定。

印尼的經濟建設,網際網路環境,都已經達到了可以做網際網路借貸的時機了。

CAMIA:那網際網路環境將會解決傳統印尼借貸的哪些效率問題?

Jeff:1、以前無法從銀行獲得貸款的次貸人群,可以有一個獲得貸款的途徑。2、可以為緊急需要資金的客戶,快速獲得貸款,最快甚至可以數分鐘。而根據以往的印尼的經驗,客戶即使有銀行貸款資格,也要花1-2周才能獲得銀行的審核同意。

CAMIA:能具體說個場景或者例子嗎?

Jeff:比如一個小城市來的大學生到雅加達讀書,畢業以後找到工作,房租一付就是半年,但是他去銀行是無法獲得貸款的,他可以到我們這裡獲得資金支持,提升他的住宿環境,用未來的工資收入來保證還款。

再比如,一個人要交培訓費,假設1萬人民幣,但是他記錯了,其實是1萬2千人民幣,這時候明天就截至了,而他一下子沒有辦法找到朋友借款,這時候我們也能幫助他們快速獲得貸款。

這就解釋了上面提到的兩個場景。

CAMIA:第一個例子好像和網際網路沒有關係,與徵信風控有關係?

Jeff:有一些關係,因為他剛畢業,銀行一般不會給他提供貸款。銀行一般提供抵押貸款,你必須有房有車來抵押,或者給央企、大集團的員工辦理信用貸款。所以他可以從網際網路金融機構貸款。他是銀行服務不到的客戶。

CAMIA:網際網路金融機構為什麼不需要傳統銀行的抵押物?或者說它是如何決定給一個人貸款的?怎麼做到五分鐘就放貸?

Jeff:因為網際網路借貸的APP,可以收集更多客戶使用APP的行為,更快鏈接其他APP里的數據,幫助我們更好地去理解客戶的風險。

就好比螞蟻花唄,就是基於客戶在淘寶和天貓過往的使用過程中所積累的數據給予客戶的放款額度。而銀行並不具備這樣的基因。

因為所有審批都是通過線上自動審核的,所以這個速度就可以是非常快,理論上,在客戶填完資料後,幾秒就能夠給出客戶放款。當然,因為不要抵押物而且放款速度快,所以客戶也要為此支付比銀行借款更高的利率。

CAMIA:印尼現在是否具備這樣的條件?或者成熟度如何。

Jeff:印尼現在初步具備這樣的條件,但還不是很成熟,有些地方也在進步。比如年初還沒有第三方支付機構能夠同時做代收代付,但是現在已經有了。

CAMIA:我總結一下:印尼fintech的時機是因為傳統的放貸模式及效率滿足不了市場的需求,很多具備還貸能力的人獲取不到銀行的服務。

在印尼操作fintech的關鍵點:1、更高效率的、可信的放貸方式,獲取到使用者;2、強大的信任背書關係獲取私人銀行或者金融機構的支持,獲得足夠多的資金;3、進化足夠快,頭部企業形成馬太效應,優先獲得政府監管等其他合作夥伴更有利的資源支持。

Jeff:perfect!

寫在最後

在和Jeff交流業務過程當中,Jeff經常提到的一個關鍵詞是「快」,這也比較符合我對Jeff的主觀印象:決策迅速,對關注的事情有系統、邏輯的思考。

中國的網際網路產業經歷了波瀾壯闊的高速發展,在未來的十年,中國的網際網路出海產業也一樣會經歷波瀾壯闊的十年,不會一帆風順,會有很多先烈,但會有更多的成功者對全球的產業生態起到舉足輕重的作用,這是由中華民族的特性所決定的。

對話,傳播價值。

你做的不一定對;肯定對的,是你一直在奔跑。

—致出海者

如果你有故事,請聯繫:[email protected]

  • 軟體公司SAS與畢馬威在新加坡設立首個基於雲的國際財務報表第九號金融工具IFRS9
  • AI創企Appier完成3300萬美元的C輪融資 新加坡新加坡經濟發展局的企業投資部門EDBI參投
  • 新加坡政府為該國開發QR碼支付系統以推動無現金支付

  • 馬來西亞求職平台 Wobb 獲得39.8萬美元投資資金

  • 新加坡金融科技創企Lattice80將業務擴展到倫敦

  • 谷歌印尼推出新產品:Google Station Wi-Fi、YouTube Go和Google Assistant

  • 大馬教育科技創企Mindvalley推出數字學習平台Mindvalley Quests

  • 泰國雲計算解決方案供應商FlowAccount獲115萬美元資金

  • 共享單車摩拜與移動運營商高級資訊服務公司等合作 正式進入泰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