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24日,銀監會等四部委發布了《網路借貸信息中介機構業務活動管理暫行辦法》(下稱《暫行辦法》),P2P行業監管框架初定,行業步入為期一年的專項整治階段。由於P2P平台數量眾多、情況複雜,行業整改進度不達預期,為此又於近期進行了整體延期。

有人統計,自去年8月24日以來,累計有900多家平台退出了行業,期間,行業內也發生了上市公司退出潮、超大型平台轉型潮等,大家都在努力淡化P2P色彩。所以,值此《暫行辦法》出台周年之際,展望未來,行業前景是怎麼樣的呢?下面是一些不成熟看法,權作拋磚引玉之言吧。

1、平台數量加速下降,最終或剩200家

從目前行業現狀看,網貸數量仍然太多,競爭激烈,魚龍混雜,不便於管理和風險防控,通過合規備案、銀行存管等監管門檻的設置,還將會把一大批平台淘汰出去。所以,未來一年時間內,將迎來網貸平台退出潮。

從行業競爭的角度看,網貸平台不僅要同行業內競爭,還要面臨外部網際網路巨頭競爭,無論是資產端消費金融業務還是獲客端大眾理財業務,都有巨頭參與其中,競爭越來越激烈。中長期來看,行業內存續一兩百家的數量是比較合理的,具有可持續性。

2、大平台加速轉型,P2P色彩淡化

站在大平台角度,經過幾年的積累,具有相對雄厚的客戶基礎,有意願充分發掘客戶衍生價值,比如賣點基金、賣點高端私募理財等,繼續轉型一站式平台;積累了相對豐富的數據,建立了相對完善的大數據風控模型,有意願進行風控能力輸出,比如成立專門的金融科技獨立公司,對外開展數據外包業務等。

隨著業務模式的多元化,大平台可能會去申請或併購一些小的金融牌照,增強整體業務的合規性,並尋找適當的時機IPO上市,強化品牌形象,建立可持續的融資渠道。在此過程中,P2P業務依舊是主業和根本,但可能不再是主要的營收來源,整體的P2P色彩淡化。

3、中型平台挑大樑,卻難成超級大平台

對於中型平台而言,客戶基礎和數據積累相對有限,轉型發展多元化業務並不理智,其重心應該還是放在P2P業務上,深耕深挖,積極探索和創新,成為行業內模式創新和產品創新的主要力量。

不過,受小額普惠定位影響,整個行業空間會面臨天花板。截止2017年6月,網貸行業待還餘額為10449.65億元,較2016年末增加2287億元,月均增速為4.2%,同比下降2.85個百分點。網貸平台中,待還餘額超過100億元的平台有17家,超過200億元的有6家,超過500億元的僅陸金服一家,為1400億元。隨著7月15日起交易所產品的下架,網貸平台待還餘額極有可能不升反降。

因此,中型平台雖然會成為行業內創新和發展的重要力量,但行業高速發展大勢不再,中型平台成長為超級大平台的概率已經不大。

4、人才吸引力下降,優秀人才或流失

2011年前後,筆者身邊很多傳統金融機構的人才跳槽到P2P行業,事實證明,他們的選擇普遍是對的,趕上了行業高速發展期,無論是薪酬待遇還是個人成長都有很大的改觀。不過,就目前來看,P2P行業對人才的吸引力或出現明顯下降,主要原因有二:

一是行業已過高速發展期。對人才而言,一個行業最大的吸引力莫過於高速增長,這樣無論是薪酬增長還是職業發展都有很大的空間,而一旦增速不再,吸引力也就不復存在。當年銀行業躺著賺錢時,大家擠破腦袋想進銀行,後來銀行業發展速度趨緩,便出現了所謂人才流出潮,道理便是如此。

二是行業步入成熟發展階段,創新空間不大,對人才缺乏挑戰和刺激。在新的監管框架下,P2P行業越來越向傳統金融行業靠攏,監管條款越多,創新空間越小,便越來越難吸引到行業外優秀人才,行業內優秀人才也可能會選擇離開。

5、強監管色彩淡化,金融科技或成主要監管手段

網貸行業的監管框架其實已經明確,目前在政策層面不會有太多新東西出來,偶爾會出台一些政策或通知進行查缺補漏,比如現金貸,比如聯合貸款等;但重點還是在於政策框架的落地上,這就涉及到整改。合規整改之後,網貸行業將在現有的政策框架內接受監管,從監管投入資源和關注度上看肯定會有明顯下降,即強監管色彩淡化。

不過就具體的業務模式、合規要求來看,並不會比現在寬鬆。只不過當前合規要求尚未落地,需要更多地靠檢查、靠輿論去監督;合規落地后,主要靠政策、靠制度去管理,在具體內容和要求上不會有大的區別。

此外,在監管手段上,可能會更多地倚重金融科技手段,提升監管效率。加強監管科技的探索與應用一直是整個金融行業監管的大趨勢,對網貸行業也是如此。就目前來看,網貸行業的監管已經開始了相關探索,如一些地方上線專門的金融風險監測防控平台,利用人工智慧、雲計算以及大數據等技術,打造非法集資風險監測預警、非現場監管、網路輿情監測、第三方電子合同存證和統一清算系統等在內的創新監管模式等,就未來發展來看,這一趨勢還會加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