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引爆社交媒體的小朋友畫廊,是不是對疾病的浪漫化想象 ?

社交媒體引爆的公益

和14年的冰桶挑戰類似,昨天,騰訊公益「小朋友」畫廊刷爆朋友圈。一幅幅色彩綺麗的畫作如來自另一個世界,讓人讚歎。而關於作者的介紹更動人心:自閉症、精神障礙、腦癱、智力障礙……只要一元錢,就可以買下這幅畫保存在手機里作為壁紙,同時捐助公益項目,幫助這些「小朋友」。

引爆社交媒體的小朋友畫廊,是不是對疾病的浪漫化想象 ?

出乎運營者意料的是,這次H5分享原是線下南京地鐵站「小朋友畫廊」活動的配角,竟在線下活動之前更成功地點燃使用者的熱情,一度造成支付系統的癱瘓。

曾幾何時,社交媒體的無門檻特點讓公益搭上了網路的便車,公益從少數企業家、藝人的大額捐獻,成為了人人都可獻出的一份愛心。一塊錢的愛心,乘以病毒式營銷的1500萬放大倍數,也能輕易籌到1500萬的善款。

引爆社交媒體的小朋友畫廊,是不是對疾病的浪漫化想象 ?

這種具有×1500萬威力的病毒式營銷有三個特點:

1. 利用社交網路。發起者利用社交網路里人際間的從眾心理,比自上而下的廣告容易引起活動的「口口相傳」;

2. 誘因引發擴散。可以是情緒(羅一笑事件文章),可以是利益(轉發抽獎)。病毒式營銷的效果好壞,很大程度上取決於誘因有多切合受眾。

3.「熱點」式傳播。範圍大,路徑廣,但持久性差。一段時間以後,很容易被公眾遺忘。

與14年的冰桶挑戰類似,「小朋友畫廊」在公益中摻雜了「表演」、「藝術」等元素,突破了一味強調悲痛、苦難的敘事框架,讓公益的表現形式更加活潑和藝術化。但也存在過度浪漫化包裝、誘導公眾轉發、想象脫離實際等問題。

愛心,還是刻奇?

社交媒體時代,「刷屏」是一種自帶嘲諷的活靶子。當某些人、事與機構刷屏以後,質疑自會接踵而至。而「羅一笑」事件的反轉,也讓公眾對公益的心,早已熬成一顆玻璃心。

引爆社交媒體的小朋友畫廊,是不是對疾病的浪漫化想象 ?

針對「小朋友畫廊」,一種反對的聲音十分響亮:「我反對所有將自閉症兒童的一切浪漫化理解的行為。他們不是來自外星的孩子,他們和我們一樣都是地球人而且是弱化版的。

這是特教老師「李老西」在知乎電子書《自閉症特教老師手記》開篇所講。而對於「自閉症是外星的孩子」、「自閉症只是不善表達,但內心世界十分豐富」、「自閉症往往在某些方面是天才,譬如數學和藝術」等觀點,李老西更是毫不留情的駁斥:

引爆社交媒體的小朋友畫廊,是不是對疾病的浪漫化想象 ?

圖 李老西談自閉症

然而「WABC無障礙藝途」的傳播負責人呂濤認為,李老西的觀點是片面的。「WABC的學員在教學過程中會接受教師指導,但是作品都「100%由學員自己創作」,WABC及合作方最多也就是「給照片調調色」,並歡迎質疑者到WABC的上海總部現場觀看學員作畫」。

樣本的局限性也存在。李老西的知乎主頁上,之前教的孩子大多年齡偏小(大多低於10歲,甚至有不少3-5歲幼兒),而本次刷屏H5的作者,年齡跨度為11-37歲,大多為成年人,未成年人只有6位。觀察低年齡段樣本,未必能得出適用於成年患者的結論。

無論如何,當愛心被觀點所解構,網友的行為立馬變成了一場圍繞精神病患的盛大刻奇。

「我不可愛不會畫畫學習成績不好不會哭著感恩沒有悲慘身世……你還願意幫助我嗎?」

有人指責公益變成了故事大會,不僅故事要講得好,而且還分先來後到。後講的弱勢群體,一分錢也分不到。

「當你認為自閉症患者都具備某方面的『天才能力』,對大多數不具備『天才能力』的自閉症患者而言就是一種不公平。」

有人指責自閉症的「浪漫化」想象只能塑造出網民哄抬而上的偶像與熱點,貢獻的只有公眾號的閱讀量,卻缺乏落到實處、公平公正的幫助。

污名化?浪漫化?我們需要的只是正常看待

福柯曾在《瘋癲與文明》中,對人類的瘋癲現象進行了追根溯源的描述。從「愚人船」到「精神病院」,整個人類史對待瘋癲的態度,是從神秘化、浪漫化(瘋人瘋語暗含天機),到理性規制(將瘋癲納入非正常範疇進行治療)的過程。理性和瘋癲被完全隔斷,這是一種歷史性的人為分化,而非天然的勢不兩立。

引爆社交媒體的小朋友畫廊,是不是對疾病的浪漫化想象 ?

《瘋癲和文明》

作者:【法】米歇爾·福柯

譯者:劉北成楊遠嬰

版本: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 2012年9月

也即:無論「抑鬱症就是作」的污名化,還是「自閉症都是天才」的浪漫化,其實都是一種非正常化的想象。現代社會普通大眾與精神病患是毫無交流空間的,我們認為精神病沒有治癒就該完全隔離。而我們只能從媒體上了解他們的資訊。正是這種境況導致了非正常化想象的盛行。

所以,無論我們去批駁哪一種,其實都只是打倒了我們腦海中的意象,對於了解真實的自閉症群體,於事無補。

而唯一的解決辦法,就是放下手機,親身去接觸自閉症患者。既不要帶有任何預設的浪漫想象,也不要放過每一絲潛藏在封閉外表下的人性光輝。對精神病患的最大尊重,是平等交流與正常看待。

引爆社交媒體的小朋友畫廊,是不是對疾病的浪漫化想象 ?

至於公益,塑造浪漫化的想象固然有偏頗之處,但圍著這一點在情感上的怒懟與挖苦,其實也只是一種「何不食肉糜」的奢侈。呂濤回應媒體時反問道:

如果不將這些擁有繪畫能力的患者推上媒體,外界要怎樣才能關注到自閉症群體呢?『自閉症是天才』當然是錯的,可是那些占多數的低水平患者要怎樣才能被人關注到?」

至少,「小朋友畫廊」做到了為公眾所關注。可能不算完美,有很多待改進問題,但這是造福普通患者的第一步。

本文為北大新媒體原創,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