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旭豪「預言」應驗 百度外賣註定會失敗?

  文章導讀: 8月24日,早些時間的傳言終於「靴子落地」,餓了么CEO張旭豪正式宣布收購百度外賣。百度外賣成為餓了么的全資子公司,暫時保持獨立運營,高層及公司架構不變,百度外賣將與餓了么形成差異化經營。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銀昕 | 北京報導

  責編:周琦

  8月24日,早些時間的傳言終於”靴子落地”,餓了么CEO張旭豪正式宣布收購百度外賣。百度外賣成為餓了么的全資子公司,暫時保持獨立運營,高層及公司架構不變,百度外賣將與餓了么形成差異化經營。

  此次雙方未公佈詳細收購價格及具體細節,但據了解,餓了么投資方阿里巴巴為此次收購提供融資支持,餓了么將以5億美元獲得百度外賣平台;同時,百度將百度地圖、百度糯米和手機百度入口出售給餓了么使用,前兩者的使用年限為5年,手機百度使用年限為2年,此3項流量入口折價3億美元,收購總價為8億美元。8億美元中2億美元為現金交易,餓了么增發股份3億美元,交易完成後百度占餓了么股份5%,剩餘3億美元鎖定期為5年。2016年7月,百度外賣完成B輪融資后的估值達24億美元,被收購時縮水了2/3。

  根據艾媒諮詢近日發佈的《2017上半年中國在線餐飲外賣市場研究報告》,外賣行業的市場份額集中度進一步加劇,餓了么與美團齊頭並進,分別佔據41.7%和41%的市場份額,百度外賣從去年秋天起漸漸掉隊,目前保有13.2%的份額。併購后的”餓了么+百度外賣”,將成為名副其實的行業第一。餓了么方面表示,在外賣消費品質化、多元化趨勢下,餓了么與百度外賣兩大平台優勢互補,整合各自在交易、配送和新零售等領域的資源,將產生顯著協同效應,鞏固新平台的領先地位。

  張旭豪在今年3月份召開的博鰲亞洲論壇上曾表示,競爭激烈的外賣行業”最多容得下兩家”頭部競爭者,此前形成的美團、餓了么以及百度外賣三足鼎立局面最多持續6個月。如今,不到6個月,張旭豪的”預言”已然應驗。

  百度外賣的失敗,源於支付系統和個人賬戶系統的完敗?

  ”我認為這是行業發展的必然結果。”星瀚資本合夥創始人楊歌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百度外賣曾找到我們希望融資5億美元,我們回絕了,因為對它不看好。”楊歌稱,百度外賣是百度集團孵化出來的一個項目,層級上甚至低於百度糯米這樣的一級子公司,只能算是百度的二級子公司,並非由創始人團隊主導,而是對外招攬”打工者”,軍心並不團結。”美團和餓了么從百度外賣挖幾個得力人手,百度外賣所謂高端白領資源的局也就破了。”楊歌說。

  楊歌的判斷在百度外賣半年來的人員流動中得到一定的印證。2017年春節前後,百度外賣原物流負責人朱勇離職;2017年5月,百度外賣副總裁陳錦暉通過微信朋友圈宣布離職;2016年底,百度外賣開始裁撤部分渠道城市經理,送外賣的”百度騎手”人數也在減少。

  作為成立於新千年的”第二代互聯網公司”,百度在當下的移動互聯網O2O市場似乎有些”跟不上節奏”。2015年6月底,李彥宏宣布要對外賣業務”砸200個億”。但直到2016年年中,百度外賣依舊是跟隨在餓了么和美團身後,只有15%的份額,彼時前兩名市場份額均超過30%。2017年上半年,百度外賣繼續被拉開距離。

  據易觀發佈的Q2外賣市場數據報告,截至2017年6月,餓了么APP月活人數達3402.0萬人,美團外賣月活人數達2989.7萬人,百度外賣月活人數雖然略有上升,但與前兩名差距不小,為1748.9萬人。

  楊歌認為,百度在O2O上的出局,源於在O2O上一代產品–支付系統上的不足。雖然百度錢包與支付寶相似,擁有支付功能與貨幣基金業務,但其市場佔有率一直微乎其微。根據易觀統計的2016年第四季度中國第三方移動支付市場交易份額,百度錢包只擁有0.4%的市場份額,而支付寶和財付通(包括微信支付和QQ錢包)已分別佔有54.1%和37.0%的市場份額。”支付系統雖然是O2O平台的上一代產品,但卻是直接決定O2O平台能否成活的關鍵,很難想像支付平台做得如此之差的公司能在O2O領域成功。美團和餓了么的成功,微信支付和支付寶起了很大作用。”楊歌說。

  支付系統的落後又是源於再早一代產品:個人賬戶系統的落後。百度並沒有較早在”千人千面””私人定製”的個人賬戶系統上發力,而騰訊和阿里巴巴成立伊始就有個性化、社交化和去中心化的特質,無論是QQ、微信還是支付寶,都起源於”個人賬戶”,而非千人一面的戶網站和搜索引擎。雖然百度隨後推出了個人賬戶系統,但其只在”知道”和”貼吧”功能中被廣泛使用,用戶黏性並不高。

  ”失敗不是一天造成的。百度在O2O領域的出局源於在前兩代產品–支付系統和個人賬戶系統的完敗。百度外賣的結局似乎一開始就註定了。”楊歌說,隨著2016年李彥宏宣布百度自此成為一家人工智慧公司,AI成為百度內部的”政治正確”,明顯與AI相距甚遠的外賣業務被變賣,順理成章。 

  百度外賣與餓了么的用戶重合度僅為1%

  對百度外賣有興趣的不只有餓了么,希望布局外賣平台的順豐速運與百度外賣的接觸已有近一年。相比於餓了么,順豐更需要百度外賣。

  順豐一直在尋求向”新商業”轉型,而不僅是物流服務的延伸。順豐希望藉助嘿客、優選等自營電商平台切入新領域,而百度外賣的自動派送系統和2014年以來積累的豐富產品,可助力順豐迅速完成布局。

  但最終順豐與百度外賣的合作只停留在業務層面。2016年7月,百度外賣宣布與順豐展開合作,在午間高峰送餐時段,順豐將負責部分百度外賣訂單配送工作,並陸續上線鮮花、藥品、超市購等非餐飲業務,試水同城配送,外界紛傳的資本層面合作最後無疾而終。據悉,原因在於百度要價20億美元,且堅持將百度糯米與百度外賣打包出售,但被順豐拒絕。不過,也有媒體報導稱,順豐與百度外賣的”資本層面合作”並非像傳言所說的”收購”,而是二者按照5:5的出資比例設立新的合資公司。

  雖然此前也傳出美團可能收購百度外賣的消息,但餓了么與百度之間的互補性似乎更強。餓了么主打大眾快餐市場,平均客單價不足20元,而在百度外賣成立伊始,其就聚焦高端白領市場,平均客單價40元左右。Trustdata發佈的2016年(上半年)移動互聯網行業發展分析報告顯示,百度外賣與餓了么的用戶重合度僅為1%。

  ”融資后我們將發力在校園、白領和物流三方面。”餓了么CEO張旭豪在2015年1月獲得E輪融資后就盯上了白領市場,彼時他認為校園市場已經飽和,而白領市場的購買力將是高校的10倍。

  張旭豪表示,未來上海拉扎斯資訊科技有限公司將成立雙總部,北京將成為上海之後的第二個總部。二者合併后,百度外賣將繼續專注於高端市場,深挖品質,形成與餓了么品牌的差異化,”雙方未來在技術方面還需要AI的支撐,所以不會關閉百度外賣這個品牌並取消這個團隊。我們要互幫互助,優勢互補,形成1+1>2的合力”。

  ”相比於美團多元化的生活服務,餓了么的服務相對單一。對於外賣平台來說,未來的盈利模式仍然不清晰,仍需要不斷融資,以滿足燒錢的速度。” 中國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生活服務O2O部助理分析師陳禮騰分析說。

  值得關注的還有阿里巴巴的態度。阿里巴巴集團執行副主席蔡崇信稱,阿里與餓了么達成戰略合作一年來,為雙方用戶創造了巨大價值。阿里支持餓了么整合外賣市場,相信餓了么合併百度外賣后將能鞏固領跑優勢,集團亦將在流量、融資等方面繼續給予新平台大力支持。

  餓了么與百度外賣合併后,此前O2O領域大面積發生的”兩強爭霸”局面將在餐飲外賣領域內再次上演,外賣行業中獨特的”三足鼎立”情形將不復存在。有輿論稱,這場收購似乎再次證明,在競爭激烈的移動互聯網行業,要麼做頭兩名,要麼出局,第三名的結局註定不會樂觀。

  艾媒諮詢認為,從過往經驗看,在雙寡頭局面,一旦有任何一方佔據超過一半的份額,資源將加速向領先者集中,這次收購有可能成為外賣市場走向完全壟斷的轉折點。

 


新聞來源:北京新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