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5年,48歲的上海生意人張志平中年得子,取名旭豪。妻子很寶貝,吃蝦吃葡萄都要剝好皮送到兒子跟前。

寵溺中成長的張旭豪倒是不嬌氣,行事直接又活泛,弄堂里的鄰居老太太不止一次拉著他媽媽說:“你們家旭豪了不得啊,紅軍白軍都吃得開。”

32年後,張旭豪搞定了外賣O2O的紅軍和藍軍。

8月24日,餓了么收購百度外賣消息落地,他在公開信里難掩興奮:“百度外賣和我們是一家人啦!”

外賣O2O市場自此告別三國殺,進入雙雄爭霸。32歲的交大生張旭豪,將直接對抗38歲的清華生王興,而他們身後分別站著阿里和騰訊。

高光時刻,一個頗有意味的細節也被媒體曝出——據媒體報道,隨著去年4月、今年6月阿里兩筆總額22.5億美金的融資,張旭豪在餓了么的股份進一步縮水,有接近高層的人士透露,其個人股份可能只有2個點了。

張旭豪的話語權是否會受到影響?背靠阿里,他的個人命運將如何繼續?

答案尚不可知。但可以確定的是,隨著紅藍合一,張旭豪的事業也進入下半場。此時此地,那些曾經被阿里投資或收購的創業公司前輩,或許是有價值的參考樣本。

1

俞永福被認為是融入阿里最成功的外臣。

他的事業轉折點出現在2014年6月。隨著UC優視整體併入阿里,俞永福的身份由此前的UC董事長兼CEO,變成阿里UC移動事業群總裁。

一個月後,阿里收購高德。俞永福成為那個接管高德的人。

這是俞永福在阿里真正意義上的第一戰。當時阿里內部其他高管也考察過高德,感覺壓力太大就放棄了——這是馬雲非常重視的業務,坊間流傳,當時阿里報價3億,騰訊報4億,雙方加價跟得很緊。最後馬雲親自打電話,阿里出10億,只給高德半小時考慮時間,這才拿下。但與此同時,高德內部當時問題重重。

俞永福需要證明自己,顧不上挑三揀四,抓住機會就衝上前線了。

“為什麼是俞永福來接管高德?我們做得不夠好嗎?”很多高德老員工起初並不買單。

後來的故事大家就都知道了,高德成為俞永福在阿里晉陞的第一塊跳板。2015年12月,俞永福順利通過一年的觀察期,正式成為阿里巴巴合伙人。

一位朋友曾經評價他:“在人生中很多次重要的轉型中,俞永福考慮最多的往往不是他喜歡什麼,討厭什麼,夢想什麼,而是什麼能帶來最大的回報”。

事實上,掌管UC時,俞永福曾經發表過“UC是非賣品”的豪言,但賣給阿里兩年後,他承認那是“班長永福”做出的“正確決定”。

務實或許正是他成功融入阿里的關鍵。

如今,俞永福頭上有阿里文化娛樂集團董事長兼CEO、阿里影業董事長、高德集團總裁等職務,可以說,阿里把電商之外的重要業務全部交給了這位外臣。他擁有高度自由,比如移動事業群被允許有自己的文化、俞永福可以不取花名等等。

整合高手、職業經理人,這是俞永福為人熟知的標籤。

在把UC和高德整合進阿里之前,俞永福曾經成功把自己整合進UC。

他本來在聯想做風險投資,6年間接觸大量創業者。2006年11月,他想幫UC兩位創始人梁捷和何小鵬爭取100萬美金投資,卻在決策會上以一票之差失敗。兩位創始人得到消息后倒是平靜,邀請了俞永福加入——沒要到錢,要個人也是好的。

俞永福應下了。他出任了CEO,還找到了400萬的天使投資,其中200萬來自雷軍。離開金山後,雷軍還擔任過一段時間UC董事長,直接帶動了UC在2007年Q2月均30%的用戶增長,以及8月1000萬美金的A輪融資。

俞永福口才好,又深受柳傳志管理三要素的影響:搭班子、定戰略、帶隊伍。

他善於把自己融入新集體。剛加入UC時,公司為他在附近租了房,方便走路上下班,他很快就買了車,以表紮根決心。空降高德后,他上任第一天就宣布個人出資做員工激勵政策,釋放信號:我只是來把產品做好的,沒什麼別的想法。

他思路清晰,有職業經理人的果敢。接手高德后,他做減法,去掉O2O相關業務,三年內只立一個目標:做好用戶產品,不設商業目標。

他勇於配合阿里一點一點拓展自己的能力極限。2015年接下佔據阿里60%收入的阿里媽媽后,他一度覺得吃不消,“再也接不動了”。當時,他只有5%的時間和精力能分配給一手帶大的UC,為此遭到UC同學“爭寵”投訴。

但顯然,投訴沒有管什麼用。隨著屬於阿里的title越來越多,俞永福身上的UC標籤越來越弱,阿里內部甚至有調侃的說法:永福是塊磚,哪裡需要往哪搬。

2

相比俞永福在阿里的扶搖直上,古永鏘融入的方式是軟著陸。

被阿里巴巴收購1年後,2016年10月,古永鏘卸任優酷土豆董事長兼CEO職務,轉而擔任阿里大文娛戰略和投資委員會主席,負責籌建大文娛產業基金,計劃募集規模約15億美元的生態基金。

對於51歲的古永鏘來說,這倒不失為一個好選擇。

張旭豪站在了三岔口,路標分別是俞永福、古永鏘和王興

古永鏘

他早年做投資出身,1998年,他32歲,以高級副總裁兼CFO身份成為搜狐第一位高管,面試過應聘COO職位的杭州佬馬雲。後者剛剛經歷了北京創業失敗,打算打道回府。在面試間里,兩人聊了一個多小時關於網際網路創業的話題,最後馬雲說:

“我聽說過搜狐,也聽說過你,我其實沒打算來,就是想過來和你聊聊天。我想創辦一家公司叫阿里巴巴,我不可以告訴你是做什麼的。”

這是兩人人生軌跡的第一個交叉點。2006年,古永鏘創辦的優酷正式上線,4年後在納斯達克上市;2012年,優酷吞下土豆;2016年,古永鏘攜優酷土豆賣身阿里。

如今,古永鏘顯然有點累了。

去年9月,他最後一次代表合一集團(優酷土豆)公開露面時表示,自己屬“馬”,馬跑久了就想要歇一歇,“我應該可以休休假。”

類似的話,13年前他向張朝陽請辭時也講過:長期工作太累,身體吃不消,需要休息一下;想陪太太去美國讀書;再重新找找創業的環境。

去年10月,靴子落地。有媒體形容古永鏘的卸任是“黯然離場”,也有人評價: “說Vkoo(古永鏘)是被趕走的肯定不對,其實按照他的性格,哪有公司被全資收購還留在這裡給人打工的道理”。

但不管怎樣,告別自己一手創立的公司,從情感上都是割捨。他經歷過網際網路視頻行業群雄逐鹿的時代,2012年吃下土豆讓王微出局時更是風光無二,但顯然那個時代已經結束了。

王微當年的命運,成為古永鏘加入阿里后變動的伏筆。如今,古永鏘鮮有露面,曾經意氣風發的“創業經理人”,進入了低調的知天命年紀。

3

俞永福和古永鏘畢竟是少數。多數創始人在公司被阿里投資或收購后,要麼是保持獨立運營,要麼是公司業務融入阿里,創始人出局。

王興算是另類——他拿過阿里投資,如今成為阿里扶持的餓了么的最大競爭對手。

王興和阿里曾有過短暫的“蜜月期”。

2011年,成立不到一年的美團遭遇“千團大戰”,阿里投資5000萬美元助其突圍——這是一場門當戶對的生意,美團當時處於團購第二梯隊,符合當時阿里的投資需求。

那一年,王興頻繁飛杭州,參加阿里活動,為馬雲捧場。他還順手挖走了阿里67號員工干嘉偉,正是在後者幫助下,美團在2012年實現了彎道超車。美團的C輪和D輪融資,阿里也都進行了跟投。

但王興不是俞永福。

張旭豪站在了三岔口,路標分別是俞永福、古永鏘和王興

王興

這位多次創業的清華畢業生不甘為臣,他提防著阿里,努力引入其他資本來制衡,“阿里不是戰略投資者,而是財務投資人”。

他有野心,覬覦的位置是排在BAT之後的第四陣營,對此他也毫不掩飾,“美團會成為下一個巨頭”。

可以說,美團跟阿里彼此都無法信任對方。2015年6月,阿里聯合螞蟻金服上線口碑網,業務與美團高度重合。此外,雙方在電影票等多條業務線也存在類似情況。

蜜月在2015年正式宣告結束。

年底,當初與阿里一起投資美團的紅杉資本,牽線搭橋讓美團和騰訊系的大眾點評完成了合併。

合併之後,王興專門跑到杭州拜訪了馬雲和逍遙子。他希望複製滴滴和快的的模式,讓騰訊和阿里同時成為新公司的股東。

阿里拒絕了。

“你完全搞錯了,我們認為滴滴合併快的對阿里來說是一個失敗的例子,我們不會讓這種錯誤再次發生。”

阿里態度很堅定:我們可以投錢給你,你要10億美元可以,20億美元也可以,我們都可以投,但是你不能再要騰訊的錢。

王興鎩羽而歸。他選擇了緊抱騰訊大腿。

2016年,美團與阿里的矛盾全面爆發。

阿里一度在資本市場為美團製造壓力。蔡崇信公開表示要拋售美團,同時不看好美團。

“對美團的財務投資非常成功,但是基於更好配置資本的目的,我們會增加對口碑的資源投入,退出美團也就是時間上的問題。” 蔡崇信在2016年1月剛剛發布“分手”宣言,3月,阿里就宣布,12.5億美元入股餓了么。

直到今年6月,王興才正面回應了當初的恩怨情仇:

“從戰鬥力來說,阿里非常強,但如果他們各方面做得更有底線一點,我會更尊敬他們。”

 

“阿里為了給我們製造麻煩,不惜代價扶持餓了么,他們一年花了十億美元。”

 

“騰訊是朋友,也是很重要的股東。騰訊不管是創始人的個性、整個團隊的氣質,還是業務戰略,它是能更好和別人結盟的。”

如今,戰役還在升級。

餓了么收購百度外賣后,成為阿里在O2O領域狙擊美團的武器。據悉,美團已經成立專門與阿里對決的作戰小組。

4

所有聯姻故事的開頭總是美好而充滿希望的。

眼下,有阿里真槍實彈的助力,年輕的張旭豪顯得意氣風發。他在此前與美團的正面作戰中迅速成長,習慣將中國城市分為戰區、戰團、戰營,為地推培訓的最後一堂課是拳擊——在業內,美團地推的狼性文化眾所周知,他們只能比“狠”。

有媒體用了幾個詞語形容作戰模式下的張旭豪:

蠻狠、好鬥、急躁、尖銳。

伺服器崩潰時,他會沖著高管大聲吼叫,拍桌子仍杯子,在高層會議上自嘲“我們乾脆叫一盤散沙得了”。

他對獨立掌控公司也表現得很有信心。當2016年阿里那筆12.5億美元的投資到賬時,他表示:

“我們在董事會上佔多數席位,很多事項上都有一票否決權,我們還是獨立的。”

但故事會如何發展誰也不知道——據《財經》報道,此次餓了么收購百度外賣,背後重要推手就是阿里,這筆10億美元的收購金,算是阿里對餓了么的G1輪融資。

張旭豪在餓了么的命運,由此變成未知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