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chRoomage

從股權眾籌到ICO,創新募資方式為何全都撲了街?

0 1

9月2日晚,代幣圈新晉網紅小牛鏈在RenRenICO上完成了最後一輪350BTC的募資。在昵稱「寶二爺」的幣圈紅人郭宏才辦的第一期幣圈黃埔軍校路演中,小牛鏈拿了冠軍。

但好景不長。9月4日下午ICO政策落地,小牛鏈在當天晚上開始向投資者退幣。薛蠻子的別墅剛剛成為ICO的狂歡勝地,這場派對就迎來了終結。

這個本意是為區塊鏈創業項目募集初始資金的創新方式,不幸在全球範圍內跑偏了。在善於彎道超車的中國創業者和投機者的努力下,這場跑偏被推向了高潮。

ICO火了,失控了,然後死了。一如當年的股權眾籌。

曾經的眾籌


很多人開始關注到眾籌這個形態,都是因為Kickstarter。這個上線8年的網站,項目累計融資額已經超過30億美金。

對很多硬體創業者來說,產品能上Kickstarter是一種榮耀,和是否真正需要資金無關。曾經有傳言稱,國內某知名VR創業公司為了提升在Kickstarter上的眾籌金額,不惜違規用自己的信用卡刷單。

但Kickstarter遲遲沒有入局股權眾籌。相比它所擅長的產品眾籌和公益眾籌,股權眾籌是一個更為複雜的形態。

但這個讓眾籌鼻祖Kickstarter十分審慎的領域,在國內卻曾經一度是兵家必爭之地。

京東金融、螞蟻金服、蘇寧都入局了這個領域。第一批做股權眾籌的天使匯在創業大街的入口處放了一塊模仿納斯達克的大屏幕,一度成為早期創業者們期望露臉的展示位。

那也是創業最熱火朝天的時代。中關村的咖啡館里一座難求,創業講座隨處可見,到處都在路演,天天都有融資發布會,順帶孵化器也多了不少。

不幸的是,風光總是留不住。

如今,京東眾籌基本以產品眾籌為主,螞蟻金服旗下的螞蟻達客仍然顯示為測試版,自2017年起就沒有發布過新項目。蘇寧眾籌則已經下線官網。

幾個最早做股權眾籌的獨立企業中,點名時間先後進行了4次轉型,最終賣身91金融;輕鬆籌轉去做了大病互助平台;天使街低調了許多,創始人劉思宇轉身去做了貸款錢包。只有天使匯依然在堅持做股權眾籌和創業服務的業務。

現在依然活躍的眾籌類型基本只剩一種,實體店的眾籌,人人投、眾籌客等做的都是這部分業務,唱吧的實體KTV唱吧麥頌一度是眾籌客的重要項目之一。

回過頭看股權眾籌的模式,存在三個比較重要的問題:

一是缺乏真正的好項目,最好的種子項目早就被VC們搶走了,只能在瘸子裡面挑將軍。這是一個一直存在的核心問題。

二是當時的大多數投資者並不具備相應的認知和判斷能力。京東眾籌曾經嘗試通過「領投+跟投」的方式解決這個問題,讓一些專業的投資人充當導師角色。但這仍然存在問題,成熟的機構投資人和小白投資者的需求和心理預期並不相同。

三是投資者的風險承受能力。這一點在股權眾籌的監管方案出台後有所好轉,天使匯等平台都開始建立合格投資人制度,屌絲玩家被迫離場。

不管怎麼樣,股權眾籌這個名詞,已經算是過去式了。

失控的ICO


路演、項目PK、萬眾參與,ICO所經歷的一切都很像曾經的股權眾籌。不同的是,融資數額被成倍放大了。和ICO動輒上千萬甚至過億的募資額相比,當年的只敢眾籌幾十萬的創業者實在是太謹慎了。

一位ICO項目發起人說,他投了很多產業,包括礦山(真的埋在地下的那種),都沒這個賺錢。現在別的產業他都不管了,精力只放在數字貨幣上。那個時候,正是ICO瘋狂的7月份,他聲稱計劃一年拿出1億用作項目的宣傳和包裝。

原本在數字貨幣上賺到錢的人,都不想錯過這一輪史無前例的爆發。

LDC借貸鏈最初的白皮書顯示,支持顧問包括火幣網前聯合創始人杜均和財貓網路前CEO胡東海。曾經以銳波幣大中華區首席代表身份走進大眾視線的90后CEO孫宇晨,也在8月份發起了ICO項目波場TRON。

波場在ICO365上的介紹顯示,要做一個「基於區塊鏈的全球自由內容娛樂體系」,簡單說就是去中心化的微博。8月22日波場在幣安上發起第一輪募資,53秒就結束了戰鬥。

9月4日的政策公布后,孫宇晨和他的團隊經歷了一番自我掙扎。據自媒體「今日幣圈」的消息稱,在政策落地后,波場並沒有馬上做出退幣決定。當天下午7點多,RenRenICO的客服向用戶說明情況時曾表示,波場項目方明確不能退幣,並表示資金已打給項目方。

直到9月5日凌晨,孫宇晨轉發了薛蠻子的一則微博,並表示會做好回購和清退計劃。中午,他po出了波場的代幣清退公告。

在ICO這場戰役里,孫宇晨明顯錯過了早班車。

同樣的,郭宏才的幣圈黃埔軍校,也發起得有點晚了,第二期PK賽剛剛在中山結束,ICO政策就來了。如今他改換方向,跟隨政策做起了「ICO普法中國行」。

另一件有趣的事情是,曾經的眾籌企業和創業者們,也紛紛加入了這場遊戲。

輕鬆籌在8月份發起了ICO項目HMS,不幸錯過了末班車,目前正著手退幣。曾經創辦過天使街的劉思宇則發起了一個ICO基金,投了要做去中心化支付寶的NewPay。不過,NewPay最終取消了ICO,改為私募。

形成對比的是,老牌的比特幣交易平台都在謹慎將自己與ICO隔離。

火幣聲明自己沒有參與任何ICO項目,前面提到的杜均和胡東海都已經離職再創業。幣行的朋友則熱衷於在朋友圈中科普比特幣、區塊鏈和ICO的區別 。

一位數字貨幣交易所的高管稱,在政策正式下發之前,沒有人知道最終的結果。之前舉行的閉門會議基本是討論為主,具體的監管思路提到的並不多。

中國式跑偏


股權眾籌和ICO在最火爆的時候,都遇到了同一個問題:發展過快、泡沫吹得太大,整個行業跑偏了。

很明顯,ICO早已失去了原本的意義,變成了一個快進快出的套利遊戲。要玩好這個遊戲,你需要懂技術又看得開,什麼比特幣信仰,通通拋到腦後。

海文總共投了八九個ICO項目,其中大約一半是在8月開始募資的,9月4日的政策出來后,這幾個項目已經開始按募資價格退還ETH。

在參與ICO這件事上,海文自認是懂技術的。他很關注項目的發展空間和白皮書的技術含量,不投空氣幣,因此放棄了小蟻股ANS、量子鏈、OMG、ICOCOIN等熱門幣種。

但他並沒有因此賺到「超過販毒的利潤」。隨著手裡的代幣價格下跌,收益率從原來的150%逐漸降低到100%,後來退幣導致ETH暫時走低,又回吐了不少利潤。

和海文相反,安明把這一切看得十分透徹。抱著「全世界的ICO都不靠譜」的心態,他把大多數資產都投到了數字貨幣上。他看好區塊鏈,但內心很明確,「ICO在短期內就是野蠻成長,長期成長起來后估值能達到ICO水平的可能性非常小」。

本著這個思路,他的投資原則是,「找背書強的,快進快出,能多快套利就多快套利,別的不考慮,白皮書都不用仔細看。」

誰的收成更好些,你們猜猜?

類似的情形,也發生在之前眾籌火爆的時候。

原本屬於長期投資的股權投資,被很多參與者要求迅速套現。他們中的大多數人是被傳說中的高收益吸引而來,對股權的退出機制一無所知,甚至不能區分債權投資和股權投資的區別。

創業者中也良莠不齊。那種人人都能創業的氛圍,很大程度上拉低了創業的門檻,催生了一大批不靠譜的項目和創業者。儘管當時熱錢涌動,VC已經恨不得滿街撒錢,但相對專業投資人,眾籌的參與者顯然更容易忽悠。

這是典型的中國式跑偏。 

最顯著的共同特點是,處在風口上的行業失去了原本應有的准入機制,變得魚龍混雜,甚至劣幣驅逐良幣。規則被無視,最終變成一場泡沫的狂歡。

在股權眾籌和ICO的語境里,無論是投資者還是創業者,事情的演變都超出了行業誕生時預期的情形。本應具備相當專業門檻的參與者,逐漸變成了不懂也懶得去懂行業的人。

沒有人去真正在意項目。大家都只有一個目的,錢。投資者想賺快錢,創業者想卷錢就跑。

那真是一個刺激的世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