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chRoomage

從谷歌的「靈活創新者」到一下科技的TFO,互聯網公司單靠工程師文化已經不夠了

0 1

原標題:從谷歌的「靈活創新者」到一下科技的TFO,網際網路公司單靠工程師文化已經不夠了

8 月 27 日晚,在 2017 一直播「心動一下」明星盛典(以下簡稱「盛典」)上,一下科技創始人、董事長兼 CEO 韓坤正式宣布,TFBOYS 以 TFO(The Future Officer) 未來指揮官的身份入職一下科技,這也是迄今為止全球首個 TFO。在解釋為何聘請 TFBOYS 組合時,韓坤稱:「TFBOYS 組合不僅有少年的意氣風發,更難得的是,他們充滿正能量,這與一下科技的企業文化、價值觀和產品屬性都非常吻合。」

從谷歌的「靈活創新者」到一下科技的TFO,網際網路公司單靠工程師文化已經不夠了

聘請TFBOYS當未來指揮官,一下科技在雇傭童工?

音樂神童入職當紅網際網路公司,本來相得益彰,結果朋友圈有好事者提出一個刁鑽的問題:雇傭請TFBOYS入職,一下科技算不算是雇傭童工?

這真是一個煞風景的角度,但卻不全然是一個無聊問題,因為很早之前,知乎上就有類似的質疑,TFBOYS出道之時不過13/14歲,而早在2002年9月18日,《禁止使用童工規定》既由國務院第63次常務會議通過。而當時在法律上的較專業解釋則是:TFBOYS是童工,但卻符合《禁止使用童工規定》第十三條規定,「文藝、體育單位經未成年人的父母或者其他監護人同意,可以招用不滿16周歲的專業文藝工作者、運動員。用人單位應當保障被招用的不滿16周歲的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保障其接受義務教育的權利。」

你可以繼續追問,然而一下科技作為網際網路公司,並非「文藝、體育單位」啊?

但真正的答案卻在最簡單處:因為TFBOYS已經長大了,2013年,也是八月份,TFBOYS以「童工」身份出道,四年之後的今天,不但兩位2000年出生的TFBOYS團隊成員王源和易烊千璽已滿16周歲,其中的老大,1999年9月21日出生的王俊凱甚至都已經到了成人之年,未來指揮官的職務,相當於韓坤提前送出的一份成年禮。

從谷歌的「靈活創新者」到一下科技的TFO,網際網路公司單靠工程師文化已經不夠了

看中TF男孩的「未來不可預知之力」

「童工」的問題釋疑了,但一下科技為什麼要聘請三個即將成年的大男孩當「未來指揮官」呢?TFBOYS具有文藝天賦不假,但他們在幼年時期開始就一直作為練習生成長於演藝界,對於一家科技網際網路公司能有什麼價值呢,一下科技此舉是不是假明星以炒作?

還真不一定是。

儘管網際網路企業比較注重注意力經濟,一下科技肯定也會因為TFBOYS的入職吸引到大批青少年群體的關注,但「講真」的話,TFBOYS在一下科技當未來指揮官也有其內在合理處,可以從三點理解。

其一,一下科技是一家網際網路公司,但卻不是一家純粹的網際網路公司,它從一開始就腳跨網際網路+娛樂圈兩界,簡單說,一下科技其實是一家網際網路泛娛樂公司,其旗下的幾大主打產品,比如一直播、秒拍、小咖秀以及剛上線的晃咖音樂社區 APP,本質上都是娛樂網際網路產品,而且影響力巨大:一直播是中國最大的移動直播平台,月度使用者規模達到 5970 萬,據易觀剛剛發布的《2017Q2 中國移動直播市場季度盤點分析》,一直播以 32.7%的全網使用者滲透率居榜首,這也是繼 2016 年全年、2017 年第一季度之後,一直播第三次排名第一;秒拍則是中國最大的短影片創作和分發平台,月度使用者規模已達 2.86 億。在這樣的公司生態中,作為娛樂界的未來之星,TFBOYS具有相當的發揮空間。

其二,龐大的明星資源向來是秒拍和一直播的優勢,而充分開發明星資源則是一下科技的一貫玩法。跨界聘請TFBOYS並非首例,在他們之前,已經有賈乃亮(一直播CCO)、趙麗穎(一下科技副總裁)等超人氣明星員工,還有榮譽藝術顧問李雲迪,以及李冰冰、黃曉明、任泉等明星投資人。一下科技並充分利用這些資源,開創了「直播+明星+公益」的超人氣玩法,沉澱累積了超過 1 萬名的明星和網紅入駐,形成了「明星直播就上一直播」的知名 slogan。

從谷歌的「靈活創新者」到一下科技的TFO,網際網路公司單靠工程師文化已經不夠了

其三,所謂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演藝圈甚至體育圈的明星也是一樣,得大名者一般都具備較高的情商和智商,都是經歷了長期的訓練與磨練,從千軍萬馬中殺出,他們的經驗與視野,對一家面向未來的科技網際網路公司來說,是有極大價值的,如果談到對娛樂業發展的動向、對娛樂產品的理解、對粉絲群體的了解,TFBOYS甚至比網際網路公司專業人員更有發言權,在網際網路界,研發人員可能不知道下一代使用者喜歡的產品是什麼,或許TFBOYS知道的更多。

在解釋為何聘請 TFBOYS 組合時,韓坤曾經說過一句話:期待 TFBOYS入職之後為移動影片領域注入更多的新能量和未來不可預知之力。TFBOYS對一下科技更大的價值或許就在於其「不可預知之力」。

值得一提的是,TFBOYS一詞的本來含義是「The Fighting Boys」,而一下科技為TFBOYS設計的TFO職位,則將TF兩個字母詮釋為「The Future」。

網際網路公司單靠「工程師文化」已經遠遠不夠了

在早期的網際網路公司中,起到主導作用的是工程師文化。公司的運行是圍繞工程師和程式員運作,其他都是邊緣部門,儘管他們經常會自嘲或傲嬌地自稱「攻城獅」和「程式猿」,但「工程師就是救世主」的心態卻是普遍瀰漫的。

從谷歌的「靈活創新者」到一下科技的TFO,網際網路公司單靠工程師文化已經不夠了

但隨著網際網路公司的主流化、社會化與基礎設施化,這種工程師文化卻正在逐漸被越來越多的網際網路公司所反思。看中外那些偉大的網際網路公司,從中國的BAT到美國的谷歌、亞馬遜、FACEBOOK,其實已經都不再是純粹的網際網路公司,而向無所不包的綜合性公司發展。

工程師主導的文化在推出優秀產品方面是有優勢的,但在洞察不可預知的未來方面並不擅長,而洞察未來和顛覆性創新卻在網際網路公司的發展戰略中佔有越來越重要的位置。網際網路公司在完成對個人的全覆蓋之後,正在開始向工廠、家庭、汽車等領域延伸,要深刻認知人類社會發展動向,單靠工程師文化已經遠遠不夠了。

看谷歌的用人宗旨就知道了:「我們只雇傭最聰明的人」。Google相信,只有「最聰明的人」才能在這個全新的網際網路領域不斷創新。其兩位創始人對於所有領域的人才都偏愛有加,如果你是腦外科或是火箭研究領域的博士,也可能有機會去Google工作,實際上,現在Google的員工中真的包含火箭領域的科學家和腦外科醫生。在谷歌工程師圈裡流傳的一個玩笑是,谷歌軟體工程師最大的挑戰就是谷歌的面試,一旦你進了公司,你就不怎麼需要用到電腦知識了。

谷歌還有一個專門的塗鴉部門,這個部門有十幾個藝術家,他們一天都到晚都在挖空心思地琢磨如何將藝術和谷歌的內容相結合。

Google執行董事長Eric Schmidt及Google前產品部資深副總裁Jonathan Rosenberg曾經聯合寫過一本書《How Google Works》,這本書一上市就登上「《紐約時報》暢銷書」、Amazon科技經營排行榜TOP1,書中提出一個「靈活創新者」(Smart creative)的新概念。根據書中定義,所謂「靈活創新者」,就是符合需要,能產出並執行新奇而實用的點子的人。他們不受工作及職位的限制,有旺盛的精力,充滿好奇心和熱情,勇於冒險及表達意見,是具備多元才能的跨界人才。

「靈活創新者」的提出,實際上是在直截了當的告訴家長們:別考慮孩子將來做什麼了,你不會知道的!

這一概念如果放在TFBOYS在一下科技的首席未來官角色上,也是相當貼切的,正如《How Google Works》中所認為,在網路時代,管理大師彼得·德魯克所說的「知識工作者」將成為過去式,並面臨極大的挑戰。網路時代,知識已沒有壁壘,獲取知識本身已不能提升生產力,創新時代需要靈活運用知識、再生產品的能力。

TFBOYS對一下科技的價值,也在於其憑藉其演藝界特長,在一下科技中所能發揮的「靈活運用知識、再生產品的能力」,沒準,就能在「攻城獅」的幫助下,拿出一個更符合使用者需求的顛覆性產品創意。

當然,前提是科技公司對這些「跨界聰明人」的使用是真心的,而不是葉公好龍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