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在收件人處填寫哆啦a夢,但快遞員並沒有阻止。

2016年6月1日起,快遞實名製作為國家行業標準正式開始施行。根據《快遞安全生產操作規範》,除收寄快遞必須出示本人身份證等有效證件外,快遞單必須實名,並且需先通過快遞員檢查驗視。一年過去了,昨天,北京晨報記者走訪發現,實名制實施持續遇冷,使用「哆啦a夢」、「歡樂頌」等名字可以無阻礙寄件。

寄快遞身份信息無人查

昨天下午,記者通過韻達快遞熱線預約了一名快遞員上門取件。快遞員到達后,通過發貨登記讓記者自行填寫信息,稱只需寫清郵寄地址和收貨人姓名、電話,其他選項皆可不填。記者將收件人寫上「哆啦a夢」,並留下一個隨意編寫的手機號。快遞員匆匆看過後只說了句「寫完了吧?」沒有索要證件核查,也未對收件人姓名提出異議,更沒有檢查快遞的物品。

向其詢問是否需要檢查證件時,這名快遞員稱:「不用看。」當記者堅持讓他核對信息時,這名快遞員不耐煩地說:「你要是願意給我看,我就看一眼。」直到最後,他也未曾檢查身份信息。隨後記者又用「哆啦a夢」、「歡樂頌」等名字在京東快遞以及天天快遞成功寄出了包裹。

寄件人不願主動出示證件

而且,一些公司收發快遞工作都由前台幫忙完成,職員只需將包裹封好放在前台,並寫好快遞單,快遞員到公司直接取走。「從來也不會要求員工下來檢查身份證。」一位在公司負責此工作的職員表示,同事拿來的快遞都已粘好,統一放在她的辦公室,她也不知道裡面裝的什麼,甚至不知道寄件人是誰,「大家都是合作關係,快遞員肯定不會查我們的」。

記者調查中發現,一些市民對快遞實名制也很抵觸,絕大部分人不會主動出示自己的身份證件。「沒別的,就是擔心個人信息被泄露。」在銀行上班的袁先生說,現在寄快遞的時候要把身份證交給陌生人查看並登記,心裡有些顧忌,「雖然我相信大部分快遞員不會將用戶個人信息泄露,但還是不願意把信息給一個素未謀面的人,畢竟身份證號和太多個人信息連接在一起,一旦出現泄露很可能造成財產損失」。此外,市民吳女士說:「此前聽說過個人信息被買賣的新聞,很多出售信息的源頭就是快遞。所以,如果不是快遞員硬性要求,我是不會出示的」。

律師:加大執法和處罰推動實名制

對於實名制的推行,有快遞員也坦承「一年了沒有改變」。一位韻達快遞員表示,他在剛實行時嚴格按規定辦事,要求寄件人出示身份證。「十個人里能有三四個帶著身份證就不錯,而且沒有人願意讓我登記,最多是讓我看一眼」,他稱,跟很多熟客要身份證,讓人感覺「很陌生」。「不想難為人也難為自己」。他表示,每天的工作太多,「沒時間也沒有精力」去檢查身份證。此外,也有快遞員稱,屢屢遭到拒絕後,就不再跟顧客要身份證。「有的顧客覺得我是在故意為難他,不僅不給身份證,還會投訴我。」

對此,律師表示,快遞實名制不能僅僅靠快遞員「堅持」或者是市民「自覺」來落實,而是應該加大執法檢查和處罰的力度,同時儘快建立中國統一的快遞寄送分發智能平台,從信息技術層面上,推動快遞實名制的真正落實。

北京晨報現場新聞記者 張靜雅

轉載文章請附上來源:快遞實名制1年:用「哆啦a夢」仍能寄快遞 – 科技空間 TechRoo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