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chRoomage

我們今年14歲,將在2025年畢業;除了擁抱 AI,我們別無選擇

0 1

原標題:我們今年14歲,將在2025年畢業;除了擁抱 AI,我們別無選擇

編者按:2025年無疑是一個不同的世界,到時如果你的孩子畢業了,準備工作了,就業形勢會是怎樣的呢?Fast Company帶著這個問題採訪了7名高中新生,還有他們的父母,聽到許多有趣的看法。

歡迎來到2025年,自動駕駛汽車已經普及,AI正在診斷疾病、處理稅款、評估保險索賠。工作時人類也「進化」了,他們的任務越來越輕、效率越來越高。

雖然這個世界看起來大不相同,不過有一件事沒有太大變化:新一屆大學畢業生準備投身社會,參加工作。

今天,這些學生還是青少年,只有14歲,和大多的青少年一樣,他們很迷茫,不知道將來的職業生涯會是怎樣的。Ashley Voisin想當一名心理學家,Alexa Shelton想搞室內設計,Alexa Shelton想當會計,Derek Zhang覺得他也許可以設計飛船。

再過幾年,他們就會進入職場,專家們說,在接下來幾十年裡,機器將會接管許多工作,現在他們眼前有一個緊迫的問題要擔心:今年秋天升入高中。

機器人、AI、智能機器創造的工作會不會比破壞的還要多?關於這個問題,成年人正在爭論。正因如此, Mother Jones專欄才會刊發聳人聽聞的文章,說2025年左右將會爆發大規模失業潮。真是這樣嗎?大家有異議。Forrester、Gartner、皮尤的預測不太一樣,不過有一點似乎是共通的:2025年的世界與今天不一樣。

與青少年交流,你會發現他們對未來職業生涯很樂觀。Fast Company採訪了7名高中新生,還有他們的父母,聽到一些有趣的看法:

2025年的畢業生

Derek Zhang是紐約高中的新生,他對生物、航空工程感興趣,對二者的交叉領域更感興趣,看看當今的世界,私人航空產業正在飛速發展。Derek Zhang說:「一旦AI成熟,在許多領域有許多事情機器會做得更好。」他認為,未來可以用3D建模軟體設計太空站,可以破解基因秘密,計算的進步會幫助他完成工作,不會讓他失業。

我們今年14歲,將在2025年畢業;除了擁抱 AI,我們別無選擇

(Derek Zhang)

Griffith Werwa只有14歲,他是新澤西Livingston夏令營的指導員,未來從事什麼職業?他不太確定。畢業時會不會找不到工作?他不是很擔心。Griffith Werwa說:「人們一直會適應技術,你必須適應,因為技術的發展不會停步。」雖然他對科學感興趣,不過高中會有怎樣的計劃呢?他不是很確定。Griffith Werwa說:「度過美好的時光,拿到不錯的成績,學一些有用的東西。」

我們今年14歲,將在2025年畢業;除了擁抱 AI,我們別無選擇

(Griffith Werwa)

William將會進入加州Portola Valley的公立高中讀書,他周圍許多孩子的父母在科技行業工作。William不喜歡科技,也不想編碼。只有很少的孩子遠離社交媒體,William正是其中一位,他不希望自己的數據被人拿出賣。William對谷歌、Facebook這樣的公司表示擔憂。William說:「最終AI會變得比人類更聰明。」AI會造成怎樣的影響呢?他用Dave Eggers的作品《The Circles》舉例,說AI可能會跳出人類的控制。

父母從變化中學習

對於孩子的未來,父母更加擔憂。網際網路崛起、社交媒體泛濫,數字技術到來,他們的工作受到很大的影響,他們知道自己的孩子要走一條更加困難的道路。不過父母也看到了技術的有利面,覺得下一代會有新機會。

Derek的母親Yan Zheng說:「每一代人都有自己的挑戰:AI、自動化帶來的挑戰是不是更大一些?當我長大時,網際網路不存在。現在如果沒有它如何生活,難以想像。」她是一名環境研究科學家,因為網際網路在全球興起,她的工作得到很多意外的回報。最近,她來到中國,到大學教書,Derek留在紐約與父親在一起,準備上高中。

Griffith說人會「適應」,這點在他父親身上得到了體現。Todd Werwa的第一份工作是製作體育影片,用巨大的設備和膠帶製作。1990年代數字製作流行起來,他快速學習新技術,否則就會落後。到了今天,Todd Werwa說每一個年輕製作人什麼都自己做:「他們拍攝內容、編輯、建一個YouTube頻道、開通播客、將內容放在Instagram上。」

當然,個人是有「反彈力」的,如果生在中產或者上中產家庭,反彈力更強,這點在採訪時也體現出來。是不是整個經濟都會轉向自動化?低薪職位(比如收銀員、卡車司機)是不是會受到更大的影響?專家沒有一致的看法。大多人認為,由於機器的崛起,很多現有工作會消失,或者受到很大的衝擊,機器會不會創造新的更好的工作,替代失去的工作,專家分成兩派,各執一詞。

Griffith現在是MLB Network的一名協調製作人。在他自己的產業內,這樣的爭論已經存在,大家討論一個問題:如果電腦可以評估MLB比賽,專業裁判何去何從?Werwa說:「如果電腦可以瞬間判斷球是不是進了好球區,還需要裁判嗎?」Griffith認為,現在是時候思考這些問題了。他說:「AI可以成為有利的工具,只是我們要不斷核查,不要讓它掌控一切,不要讓它拿走每一個工作。」

我們今年14歲,將在2025年畢業;除了擁抱 AI,我們別無選擇

(Reed Burzynski,最右邊)

成為你自己

父母、教育人員、學生都知道,當經濟偏向自動化時,如果想保持競爭力,與社會融合,必須引入新的學習方式。2025年畢業的學生們還有8年時間可以學習重要技能。

MIT數字經濟項目主管Erik Brynjolfsson認為:「我們學校花了很多精力讓學生坐下來,接受指導,但是這套方法未來不管用。」

他相信,未來職業要求員工做兩件事:一是製造機器,給機器編程,二是從事創造性、人際交互、情緒性工作,這些是電腦不擅長的。人類應該成為某個領域的專家,找到自己感興趣的事相當重要。他說:「如果只是成為一般人或者比一般人高一點,那可不行。」

許多學校開始接受新理念:強調技術和職業教育,學習企業技能,推行項目化教學方式(淡化事實記憶與講座),不過變化的速度比較慢。

德州Austin中學老師Charlie Applegate認為:「正在發生什麼?關鍵在哪裡?好老師應該引導學生思考這些問題。如果光是獲得結論,現在已經越來越容易了,因為有許多工具和資源能輔助學生獲取結論。」他還說:「我覺得學校應該擺離線械學習了。」

我們今年14歲,將在2025年畢業;除了擁抱 AI,我們別無選擇

(Ashley Voisin)

父母與孩子們已經知道這些建議是正確的。Ericka Burzynski是Milwaukee的一名醫療作家,她的兒子Reed上9年級,她鼓勵孩子多與成年人交流,同齡孩子有許多人不擅長與人打交道,他們太沉迷智能手機。Ericka Burzynski認為,如果想得到工作、保留工作,需要掌握一些技能,孩子們沒有這樣的技能。今年她才允許兒子使用設備,比其它孩子晚。

作為一名9年級學生,需要找到自己的興趣。Alexa Shelton只有14歲,她對室內設計感興趣,她總是重新布置、裝飾自己的房間,父母允許她這樣做。她會通過Instagram關注Pottery Barn、Anthropologie品牌的動向,尋找靈感。

母親Jennifer Gordon是製藥公司的副主管,她說:「我們鼓勵她追求自己的夢想。在我們家,一直會鼓勵她勇敢做自己。」

Ashley Voisin比較極端,在過去2年裡,她一直與小妹妹在家學習。父母認為,傳統教育會束縛孩子的獨立能力。

孩子的母親Jacqueline Voisin已經40歲,與丈夫經營一家住房建設裝修公司,他們會教育孩子,讓孩子達到畢業標準,另外,她還會給孩子更多的時間獨立探索。兩姐妹參加當地的創客盛典(Maker Faires)活動,成立一家名叫RobotsRFun的公司,銷售DIY科技裝備。她們還會去當地的企業、研究機構參觀,嚮導師請教。Ashley對心理學感興趣,她通過edX平台在網上學習大學課程。

Ashley說:「我認為學校應該採用項目學習方式。當你做一件事,它不是測試,同樣會有分數,『這是對的這是錯的』,沒有這樣的概念,現實中也沒有什麼對錯之分。」

很明顯,不是所有父母都能教育孩子,干預他們的生活。所有產業的工作都會改變,不論是高收入還是低收入,工作都會受影響,到了2025年學生畢業時,低收入員工受到的影響會更大一些。

加州勞工聯盟通訊主管Steve Smith認為:「對於即將到來的變化,社會的準備嚴重不足。下一代將會看到經濟出現巨大的轉變。」

「到時許多年輕人會說,他們做2份或者3份工作,雖然有一個大學學位,但是做的工作與學位無關。除非我們做出很大的改變,否則未來這種趨勢會越來越明顯。」

父母們還認為,孩子雖然選擇更多了,可以追尋自己的興趣,做一些非同尋常、創造新的工作,但是這些工作的競爭壓力也會更大。William的母親Tricia說:「想領先別人、做得比別人好越來越難。競爭更激烈了。」

孩子們都認為,確保技術造福人類,這種任務會交給他們一代來承擔。

Ashley Voisin說:「如果從『有東西』和『擁有東西』的角度看,我們的生活會變得更舒適,不過生活也會變得更加複雜。如果我們想生活在更幸福、更穩定的世界,必須攜手創造這樣的世界,不能只是希望它到來,等待它到來。」

原文鏈接:https://www.fastcompany.com/40458069/welcome-to-the-first-day-of-work-for-the-class-of-2025

編譯組出品。編輯:郝鵬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