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chRoomage

我感覺:聖母心 沒毛病

0 1

你有沒有被人稱過「聖母白蓮花」?

我就有過。

年前有人逃票翻牆掉到虎山裡,被吃了。我說這人可憐,就被網友點了「聖母心」技能樹。

我做錯了什麼?什麼也沒做錯。就是和「這人該死、老虎可憐」的主流輿論相悖罷了。

「聖母心」一詞的解釋里就有同情心泛濫、善意泛濫。

我攬鏡自照,還真是這樣的。譬如窮凶極惡的殺人犯,我有時候會對社會環境扭曲他的人格抱以同情。這顯然是「政治不正確的」,如若表達這種「同情」,被網友蓋戳「聖母心」是一定的。

但,我這種「同情」並不是排異的,我同樣認為他可惡,我只是還願意思考罪惡的成因罷了。

可「聖母心」的標籤一出,立馬就對立起來了,「標籤化」再一次扮演阻礙溝通的角色。

圓融通達就是「心機婊」,稍顯虛榮就是「綠茶婊」,逆勢同情就是「聖母心」,這就是吾國流行的「網路社交禮儀」:蓋章確認,老子不辯了,大家都趕時間。

網路雖發達了,觀點多元化的時代還步履維艱。功利一點,僅以對錯論之,「聖母心」不一定錯了。人性皆有弱點,「可憐不該可憐的人」就是其中之一。譬如大街上有乞討的,你閱讀過大量暗訪報道,認定這些人都是「丐幫」的,夜幕降臨后就收拾行囊去會所了。或有這樣的,但仍有可憐人,在施捨與不施捨的那一刻,你們都不是掌握絕對信息的那個人,完全發乎本心而已。

以上只是最簡單的例子,更複雜的事件也有,反轉個好幾輪。譬如,羅爾事件,很多「聖母心」現形了,被譏笑的好慘,我也是其中一個。我也不知道我「聖母」那一刻捐出的錢該不該。不過,不重要了,這只是我繁瑣生活中微不足道的一瞬,你比我更能看穿整個事件,甚至第一時間就按住了錢袋,那又如何呢?誰還記得那個孩子?

我想人最初大抵都是常懷「聖母心」的,勸善是一門古老的功業。《馬太福音》第24章說過一句話:「只因不法的事增多,許多人的愛心,才漸漸冷淡了。」所以「聖母心」的對立面倒不是「超脫、理性」,而是屢經黑幕後對「善」的畏懼,進而升華為一種參透世事的精明。譬如「某美美」事件后,大家就對某機構失去了信任。

「聖母心」絕不是「助紂為虐」,它更多處於觀點層面,不會對具體的人或事造成實質傷害,「善過了頭」挺多算冗餘,「冷漠過了頭」那簡直可以對社會絕望了。

如何做到「讓無力者有力 讓悲觀者前行」?有賴於善念,有賴於對善念的保護。譬如正規、透明、能最大化進行社會動員的公益行動。騰訊發起的「99公益日」就是最為亮眼的一個。

你今天的朋友圈應該一度也被「騰訊99公益日」的活動刷屏了。這已經是第三屆了,今年騰訊公益基金會拿出2.9999億非定向資金用於「隨機配捐」,網友捐錢,騰訊跟著捐更多,很多平時少人關注的公益項目,有賴於此也募得大量善款。

我感覺:聖母心 沒毛病

騰訊是最適合發起這個項目的企業,它有錢,它有社交鏈,它有海量的用戶,它有便捷的支付工具,它能讓參與公益的門檻降低,它有責任,更有能力,理應做的出色。

我現在打開「王者榮耀」,發現捐贈愛心裝備,就能為貧困兒童捐出一份愛心,我揮舞方天畫戟的動作更加賣力了。

我感覺:聖母心 沒毛病

百無一用是 diss ,「聖母心」終究是玩網路鄙視鏈,不如來點真的,real一把,在「99公益日」里玩起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