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chRoomage

我是如何成為一名噴子的?

0 1

哎,說起來真是慚愧,我扯了這麼久居然沒有提到為什麼我變成了一名噴子。所以按照慣例,這次我當然。。。。會說一下。。。

這陣子大家應該都知道【絕地求生:大逃殺】這款遊戲有多火,我作為一名 dota2 愛好者,幾個月前就從各個主播那裡聽到了「吃雞」這兩個字。本來我是不打算玩這個遊戲的,直播看看別人玩就好了,畢竟我和同事打【CS:GO】打出過1殺26死的驚人成績,所以 FPS 遊戲應該不適合我。但是架不住同事三番五次的安利,終於痛下決心剁了一次手。

然後我的畫風就開始變得詭異起來了。。

我是如何成為一名噴子的?

這個周末經過多次「落地成盒」的經歷后,我決定去官方微博學習一個,提高一下自己的姿勢水平再戰,結果在官微置頂看到了如下情況。。

我是如何成為一名噴子的?

除了伺服器問題,這款才出了沒多久的遊戲看上去也出現了外掛。現在的外掛製作人員的勤奮程度我覺得是個老闆都會情不自禁地點贊吧?我覺得我找到了我戰績不佳的原因,並且打算下一盤觀察一下誰是開掛的,結果同事看著我,語氣沉重地說:「我覺得你應該沒遇到掛,只是單純的比較菜,畢竟不是每個人都動不動就會站著被車撞死的。。。」

這個話的真實性我們暫且不去討論,話說回到噴人,它幾乎就是伴隨著我的網路遊戲史一路走來的。

我第一次在網上罵人的經歷十分詭異。當時我爸還在【X鋒網路遊戲世界】打雙扣,我在旁邊吃著飯呢,突然他就喊我過去,我以為他要吃飯,讓我代打一下呢,喜滋滋地就跑過去了,結果他指著屏幕對我說「快幫我罵一下這個人,他作弊!」

我自然是一臉懵逼,畢竟真人吵架我和別的小孩也不是一次兩次了,方言用語更是熟練至極,網上對罵可是頭一遭。我問我爸他是怎麼看出來對面作弊的,難不成雙扣打多了練就了隔網看人這樣的絕技?我爸解釋道「不是,這個人好像能看牌一樣的,我和我對家出的牌他好像就看著我們的牌壓著打的#¥%……*&」總結一下就是這個人很厲害然後如果他真的那麼厲害不應該只是在這麼低的等級房間打牌云云,我爸打得很憋屈,但是苦於不會打字,就只能讓我上陣了。

我示意我爸稍安勿躁,然後就開始打字了,「哥們兒,玩個牌你還作弊,沒意思了吧?」「傻X,浪人算牌(一個用於記錄場上所有人手上剩下的牌和出過的牌的輔助程序)你不知道啊?作弊NMB啊」卧槽,我這麼和善的語氣你也能炸?「哎你罵誰呢,我X!#$%^&*(」最後遊戲結束了我倆很有默契地都沒重新開始遊戲,隔空對罵了好久,我用盡腦海中的罵人辭彙結果還是敗下陣來,在這之後我最遺憾的就是不知道如何打字表述我們方言中罵人的辭彙。。。

曾經的浪人算牌

我是如何成為一名噴子的?

真正讓我開始意識到社會險惡的遊戲是【傳奇】這個遊戲,它的設定是出了安全區就可以無限制PK,而且有一定概率身上裝備會隨著人物死亡掉落。

在這個遊戲中7級之前是不收費的,作為一個買不起月卡的小學黨,我最多就是在新手村度過免費期過過癮。

正當我和一頭鹿捉對廝殺砍得不亦樂乎的時候,不知道從哪裡飛過來一張火符,一下就把我給秒了。我茫然地看著變灰的屏幕,心想可能是人家想打怪結果打錯人了吧,這種事情還是偶爾會發生的。於是我收拾一下心情點了復活,打算出城再找個鹿練練手。結果還是同樣的劇情,我又一次死了。這下我可就炸了,看著遠處那個一身高級裝備的道士,我都沒點復活,就打字問他為什麼要殺我,他淡定地回答了一句:「心情不好,我想殺就殺咯,有本事你別出來啊?」

我 TMD 。。。。

憋了半天居然沒想出什麼能罵他的話。我不信邪,復活之後換了個方向出城,結果依舊被殺了。。。就這樣我在反覆死了十多次之後得出了這遊戲不適合我的結論,然後我就下線了。之後的故事就是我和P哥在私服里和網吧里的大人們對砍,但是由於他們都充了VIP買了裝備,我倆雖然有一些基本裝備但是還是不是對手,只能被追著跑,但是好歹不至於毫無還手之力,所以我倆還玩得挺開心的。

在經歷了這個事情之後,我意識到了自己言語上的匱乏,並且下定決心下次不能再這麼丟人了。說實在的,現在玩個遊戲你不會幾句噴人的話真的非常尷尬,因為就算你不想噴人,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被噴,是人總得有點火氣吧?情緒想發泄又不知道說什麼那該多尷尬。於是我每次玩遊戲,都會留心觀察世界頻道之類的地方有沒有人在對罵,並且從中學到了很多新奇的惡毒辭彙,簡直是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

上初中之後,我開始玩一款叫【熱血街霸】(現在叫【新熱血英豪】)的格鬥遊戲,它可以選擇的地圖繁多,但是它們有個共同點就是或多或少都設置了「懸崖」這類的邊界,一旦人物被擊飛到這個地方,不管多少血都會直接死亡,所以遊戲里就出現了很多喜歡「陰人」的玩家。

這個遊戲由於算是競技類遊戲,我玩得還算可以,但是每次明明對手打不過我,卻躲在角落裡把我陰下懸崖反殺時,這個從天上到地下的落差感讓我氣得只能通過問候他全家來舒緩自己的情緒。後來我慢慢也明白了,既然遊戲是這麼設定的,那麼它的存在就是合理的,於是我也慢慢地學會了如何蹲點陰人,每次把人打下懸崖后看著他長長的血條被清空總能讓我有種異樣的滿足感。。。

當然在這個時候我就成了被噴的對象,不過我已經不再是從前的我,對噴我也不虛,於是好好的格鬥遊戲就被我們玩成了聊天遊戲,這個過程中還要盡量避開系統的關鍵字屏蔽,真可謂八仙過海各顯神通。

我在德國讀預科的時候,遇上了我的好基友天哥,他帶我入坑了 DOTA ,在這之前我只是個偶爾玩玩【魔獸爭霸3】的菜雞玩家。當時覺得這一類的RPG地圖肯定也只是比較小眾向的,就帶著娛樂的心態和他一起玩了幾把,遊戲開始前他只是提醒了我一句「不要送太多」,然後我就看著他一個人打五個電腦。。。。

就這樣,他帶著我玩了一陣子人機之後,覺得我幾個輔助英雄熟悉得差不多了,就帶我去一個歐洲平台和人對打了。在那段時間,我又感受到了小時候作為菜雞瑟瑟發抖被大佬支配的恐懼。「你這技能別亂放啊,CD14秒呢」「你怎麼又死了?」「你別搶大哥的錢啊,你是輔助!」「買了眼別放在身上,趕緊把視野去做了」

我是如何成為一名噴子的?

當然平心而論天哥雖然話多了點但是教的東西都很實用,我自覺學有所成,就開始偶爾一個人去和老外打,在這個叫RGC的平台上,基本上的玩家都在第一個頻道里打,所以各國玩家魚龍混雜,水平也是相差懸殊,但是罵人水平和你的分數不一定是成正比的,有的老外即便是送了人頭都能反過來噴你,這段經歷讓我對於噴人的理解達到了一個新的層次。

在這之前以我慘淡的英語水平就知道個「FUCK YOU」是用來罵人的,我原以為這也差不多夠用了,結果我忘了我所在的是歐洲伺服器,不說英語國家的人罵人不止於這一點辭彙,「Retard」「Noob」「Moron」之類的詞語我都還沒能熟練運用,我就又遭遇了西語,俄語,法語,德語等各種語言髒話的衝擊。「Puta,mierda」「cyka blyat idi nahui」「merde,con」「Arschloch」。。。在不同文化的衝擊之下,我的外語水平以這種詭異的方式提高了不少。

當然,眾所周知在那個時候的 DOTA 界基本已經是中國 VS 世界的局面,你取個中文 ID ,在遊戲里很容易就被對面針對,他們殺你一次會嘲諷,輸了之後跳腳噴出的髒話更是沒有下限。既然代表了CN,我們當然也不能認慫,能殺當然就要堵得對面出不了泉水,偶爾遇到打不過的就只能用上還不是那麼熟練的英語,谷歌百度齊上地和他們對罵。

我是如何成為一名噴子的?

從我個人的經歷來看,競技性強的遊戲娛樂乃至體育運動之中,噴子數量會明顯增多,不論是足球籃球還是 DOTA LOL。我想大概是因為很多人的勝負心更強,而另一些人只是把遊戲當作娛樂,並沒有很看重輸贏,而是自己玩得開心就好。其實他們之間沒有誰對誰錯,但是一旦這兩類人相遇,觀念和立場的不同必然就會激發雙方矛盾,所幸絕大多數時候都只是網上對罵,很少發展成真人 PK。

由於之前留下的習慣,我直到玩 DOTA2 還時不時會開語音和隊友對罵,曾經把一個一起開黑的朋友說到刪我好友,更是在某個職業選手錶現很差的時候在微博上喊著讓他退役。。。現在我的年紀也不小了,玩遊戲也玩得少了,心態慢慢開始有了變化,想了想噴人這種行為還是十分不可取的,惡毒的言語會對別人造成很大的傷害,所以我最近在試著慢慢改變自己的這種習慣。也希望各位在一盤遊戲結束之後,少吵一些架,多分析輸贏原因,提高自己的同時,能不留遺憾地打出:

「Good Game Well Play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