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扎克伯格正在毀掉矽谷:Facebook「早鳥」系統扼殺初創公司

扎克伯格正在毀掉矽谷:Facebook「早鳥」系統扼殺初創公司

導讀:作為矽谷象徵的「車庫文化」如今正逐漸被另一種趨勢所取代——壟斷。內部人士透露,Facebook 使用一個內部資料庫跟蹤潛在競爭對手,包括表現很好的年輕創業公司。如果收購不成功,那麼就推出與其類似的服務,憑藉資本和資源上的優勢壓垮對方。或許,將產品和服務建立在由其他人開創的技術上面是技術領域的常態,我們也津津樂道那些偉大的「抄襲」。但這樣做對整個領域發展而言,真的是一件好事嗎?

科技初創公司公司的第一生存法則:時間就是生命。對開發了一款頗有前景的視頻聊天 App 的初創公司 Houseparty 來說,時間尤為緊急。

Facebook 這家矽谷巨頭已經盯上了它。這個社交網路巨人非常善於去模仿那些小初創公司的創意和產品。據知情人士稱,Facebook 內部有一套叫作「早鳥」(early bird)的警報系統,時時監測著那些還處在生長期、卻已具有潛在威脅的競爭對手。

今年秋天,Facebook 計劃發布一款和 Houseparty 很相似的 App。據熟悉這一項目的人說,Facebook 的人現在叫它 Bonfire。這兩款 App 都是讓人可以通過智能手機上的即時視頻交友約會的。

Houseparty 的總部位於舊金山,其聯合創始人 Sima Sistani 說:「Facebook 看到我們現在比較火,所以開始模仿我們,對我們步步緊逼。」

矽谷是由幾位巨頭統治的,這一點深刻影響並改變著美國的初創公司文化。對於初創公司來說,最難的可能不是起步,而是在起步之後如何能夠快速成長,長到足夠大,從而避免被這些巨頭收購或壓垮。

幾個月來,Houseparty 感到了 Facebook 對其的窮追猛趕。去年,Facebook 高管曾做出了收購它的試探。接著,在 Houseparty 在宣傳上將自己定義為「網際網路客廳」之後兩個月,Facebook 的 Messenger app也 稱自己要變為「虛擬客廳」。

2 月,Facebook 針對 Houseparty 做了一項調查,對 Facebook的青少年用戶寫道,「大家好,你們使用 Houseparty嗎?」

諸如 Facebook、谷歌、蘋果和亞馬遜這樣的巨頭企業的雄厚財力,使得初創公司的生存空間越來越小。四巨頭的市值總和約為 2.5 萬億,幾乎相當於整個法國一年的 GDP。

Facebook 在 2012 年花 10 億美元收購了照片分享 App Instagram,2014 年以 220 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了信息服務軟體 WhatsApp。谷歌 2013 年買下了谷歌地圖的競爭對手 Waze。亞馬遜 2010 年收購了在線零售企業 Ouidsi,此前亞馬遜也曾試圖先複製它的模式。

近來,巨頭們對處於成長期的競爭對手的模仿越發主動和富有攻擊性了。7月,初創公司 Blue Apron Holdings Inc的產品剛上市,亞馬遜就推出了與其極為類似的送餐服務。谷歌和 Facebook 都推出了針對 Snapchat 的功能。對此,亞馬遜拒絕進行評論。而谷歌則一直沒有給出回復。

據去年夏天的一次全體會議,Facebook 首席執行官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告訴員工,他們不應讓傲慢(pride)妨礙了服務用戶的意識,換種說法就是——不要害怕抄襲對手,一名參加會議的人透露。這也成了一個非正式的內部口號:「別因為傲慢而不抄襲。」

Facebook 的眾高管公開表示,在技術領域,企業把產品或服務建立在由他人開創的技術上非常常見。

監管者、政治家和學者越來越多地質疑科技巨頭如何利用他們的巨大影響力。今年 6 月,歐盟的反壟斷監管機構罰款谷歌 27.7 億美元,原因是谷歌搜索引擎相比其他產品更偏好自己的比較購物服務。對此,谷歌表示不服,並會考慮上訴。

MIT 管理學教授斯科特·斯特恩(Scott Stern)表示,如果你是一家應用程序初創公司,是被收購好呢,還是與巨頭競爭好?被收購對創始人來說是件好事,但整個市場可能因此而失去競爭的格局。

Houseparty 正式名為 Life on Air Inc.,是首批全面進入視頻聊天的創業公司之一。Houseparty 瞄準的用戶是那些喜歡 Snapchat,但不一定使用 Facebook 的青少年。

根據 Verto Analytics 的統計,智能手機用戶在每部設備上平均有大約 89 個應用,但每天僅使用七八個;Facebook、蘋果和谷歌佔據主導地位,有大約60%的時間和80%的廣告費用都屬於這些公司。

Verto首席執行官Hannu Verkasalo說:「Houseparty是一個很酷的新應用程序,這是挑戰現狀的一個很好的例子,可能在某個年齡組中取得成功。但Facebook、谷歌和蘋果「非常壟斷」,他說:「這種局面很難打破。」

扎克伯格對任何可能破壞 Facebook 的事情都是敏感的,即使是剛剛成立的創業公司,現任和前任高管以及員工都這麼說。

內部人士透露,Facebook 使用內部資料庫跟蹤競爭對手,包括表現很好的年輕創業公司。該資料庫源於Facebook 2013 年收購的一家創業公司 Onavo,這家位於特拉維夫的公司將用戶的流量通過一個私有伺服器路由來保護用戶隱私。通常而言,Onavo 讓 Facebook 了解用戶整體而言在手機上做什麼。

這個工具也使 Facebook 決定購買 WhatsApp,並影響了 Facebook 進行視頻直播的策略。Facebook 使用 Onavo 來構建其「Early Bird」工具,儘早了解那些有前途的服務,比如這次讓 Facebook 很快就注意到 Houseparty。

反壟斷的關注點在技術領域特別突出,因為這是一個擁有指數級潛力的行業。作為美國創新經濟的核心,矽谷可能已經出現了固化的態勢。曾經有活力和旺盛的行業,現在看起來越來越壟斷。Facebook 的內部潛在競爭對手偵查系統表明,這種擔憂並非不切實際。

綜合自新智元

編譯來源:

https://www.vanityfair.com/news/2017/08/mark-zuckerberg-competition-silicon-valley

https://www.wsj.com/articles/the-new-copycats-how-facebook-squashes-competition-from-startups-1502293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