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翩翩 / 文

技術無界,道德有界

從今年8月14日世界「慰安婦」紀念日這天起,也就是國內首部獲得公映許可證的「慰安婦」題材紀錄片《二十二》正式上映開始,電影的口碑和熱度持續走高。但是,這部電影的意義早已超過僅僅作為一部紀錄片,必須得到正視的是,這是一個非常特殊的「熱點」話題,引起人們對影片關注的不是電影的類型,不是拍攝的手法,不是故事的情節,亦或是其他,而是那一段真實發生過的嚴肅而沉重的歷史。

相信每一個關注這部電影的人,都是懷有對歷史、對生命的敬畏之心的,因為這觸及到的是一個民族歷史的敏感神經。所以在之後爆發出來的動圖事件里,輿論態度鮮明一致:消費民族苦難的行為必須受到譴責。

動圖事件爆發的當下,隨即受到了各大主流媒體的跟進,譴責動圖提供者為了營銷,消費民族苦難,無底線蹭熱度。隨著事件進一步發酵,事件的主要責任方上海似顏繪科技有限公司在事後下線了相關動圖並做了多次致歉,但是依舊無法平息網民的憤怒。之後有關部門介入調查,對公司做出了處罰和整改要求,對相關責任人進行了約談和訓誡。

公司負責人就該事件進行了致歉和情況說明,平台上表情和動圖的素材來源除了IP授權和官方合作的表情包和影視動圖,另外一個就是一些自發的公益推廣。而顯然那被下線的五張動圖,並不是與影片方有過任何合作的定製動圖表情包,所以這屬於平台自發進行創作的推廣表情包動圖。按照其陳述,創作團隊本意不是出於營銷的商業目的,而是錯誤地把這一題材當作了可以用動圖形式進行推廣傳播的公益話題。

如果說這僅僅是一部普通的帶有教育意義的公益電影,也許這種推廣方式有一定的可行性,引用熱點話題製作動圖,也是平台所擅長的和一貫的做法。但是《二十二》顯然不是一部可以用此種方式進行推廣的題材,對於歷史災難事件來說,其本身跟普通的公益事件差別之大,團隊從源頭上就沒有能夠意識到。儘管初衷不是為了惡意營銷,但是錯誤已經造成了,平台難辭其咎。

事到如今,無論是歸咎於年輕的編輯在歷史問題上的無知淺薄,還是提供素材的動圖服務商以及使用這些動圖的平台在內容審核機制上的缺失,話題本身的嚴肅性決定了這種錯誤很難得到諒解。而真正引人警醒的不僅僅是一次選材的失誤,是我們對於嚴肅的歷史事件在認知上的粗淺和斷層。

對於內容生產者和最靠近頂層技術的人來說,這是一種危險的信號。無論出於無心還是無知,我們在面對錶情包這種追求娛樂效應的媒介時,放棄了思考的能力和基本的價值判斷,迎合了相對庸俗,甚至是低級的視覺快感,來適應娛樂業發展,這是非常可悲的。

我們有必要再去深究一下表情包和動圖的屬性歸類。表情包是一種利用圖片來表達感情的方式,隨著社交和網路的不斷發展,從單一的圖片演變為日漸豐富多元的表情文化,原創或者以時下流行的明星、語錄、動漫、影視截圖或者動圖為素材,配上一系列相匹配的文字,用以表達特定的情感。所以說表情包與普通的符號相比,其特性在於「圖像+文字+情緒」。

而就這種表情符號所帶有的情感或者象徵意義來說,多以搞笑惡搞居多,以調侃的形式,帶有某種宣洩和釋放的情緒。表情包作為一種文化產品,它與一般的產品不同之處在於其價值體現的方式不同,文化產品作為精神產品,其決定性價值取決於文化產品中的文化含量和文化意義。對於表情包這種特殊的文化產品的創作者來說,尤其要對其娛樂屬性帶有清晰的認知。

另外,作為一種流行文化,表情包在傳播的時候,往往帶有一種群體和文化的歸屬感,往往伴隨著浮躁、宣洩的心態,以其生活化、易傳播的特性,構建某一群體的身份認同,這也是表情包在我們當下的交流中變得不可或缺的原因之一。但是錯誤地將它放置在一種民族苦難的題材上,是沒有一個人會對這種消費歷史災難產生認同感和歸屬感的。這對於以後表情包和動圖的創作及發展,都是一次極大的警醒。

巴赫金的「狂歡」理論對兩種生活方式做了劃分:一種是官方的等級森嚴充滿規矩的生活另一種是與官方嚴肅的生活截然相反的一種生活(即「狂歡」)。網際網路技術改變了人的行為方式,也影響了人的生活方式,這意味著巴赫金筆下的「狂歡」已經成為日常化的現象。

在2016年新年伊始,有另外一件關於表情包的大事件——帝吧出征。2016年1月20日,百度李毅吧(即「帝吧」)吧友有組織、有計劃的翻牆進入境外社交平台Facebook,在有台獨傾向的三立新聞、蘋果日報以及蔡英文的Facebook主頁,通過表情包、留言大規模刷屏,其內容為反「台獨」、科普台灣歷史、介紹大陸美食風光等。多家網路直播平台直播帝吧出征戰況,最後戰績以三立、蔡英文等最後刪博結束。

「帝吧出征」是一場「表情包」狂歡,可以視為網際網路時代信息傳播可視化、圖形化、戲謔化的非主流文化的運用。這種表達方式採用的不是嚴肅的、官方的語音,而是一種狂歡式、非正式的語音表達,可以淡化嚴肅問題的嚴肅性,和敏感問題的敏感性。

在帝吧出征事件中可以看作是一種「軟抗爭」,「反對台獨」而「不反台灣」代表的是一種正常的、友好的文化交流和互動,而不是所謂「網路暴民」的現象,這是其能夠得到更多網民甚至是主流媒體的支持和聲援的前提。

而同樣都是以表情包的這種方式,《二十二》動圖事件,則顯示了表情包作為網際網路技術產物的另一面。工具本身沒有對錯之分,而怎麼使用工具,使用在哪些地方,造成了結果的天差地別。

娛樂本身不可怕,可怕的是不該娛樂的也都娛樂了。錯的是將不適用的題材用不適當的媒介形式表現出來,錯的是將表情包視為任何內容都可以承載的工具,錯的是對娛樂本身缺乏足夠的認知。此次事件發生在「慰安婦」這個如此沉重的話題上,令人痛心,同時也是一種警醒和教訓:技術無界,道德有界。

回歸電影本身,重新正視這段殘酷的歷史,不是為了揭開老人們的舊傷疤,去對她們造成二次傷害。我們絕不能忘記歷史,但是現在看來,僅僅不能忘記歷史是不夠的,對歷史僅有粗淺的認知或是認知斷層,都是一種對民族情感的傷害。電影正視這段歷史傷疤,為的是讓更多的人真正讀懂這段歷史和它背後的隱喻,讓那些歷史書上冷冰冰的文字轉化為有血有肉的情感,尊重歷史,以史為鑒。

在歷史面前,我們的身份不是一個看客,那些感情是深埋在我們民族血脈裡面的家國之痛,是與我們每一個中國人血肉相連的根基。儘管現在的網路語境包容了多元的聲音,但是,在回顧這段事關全民族命運的沉重歷史時,作為一個中國人,我們有相同的立場。我們不能因為技術快速發展的浮躁輕飄裡面就遺忘我們的立身之本。

這樣一個一直潛在的,但是被有意或者無意漠視的問題,以一種並不十分光彩的方式得以曝露並且得以正視,這是一個沉重的代價。但是文化拯救的希望在於人們不斷的反省之中,也正是因為越來越多的人在這段歷史中得到對歷史的認知和啟示,底線得以明示。

我們能夠證明的是,我們沒有在這件歷史真相前面失聲,我們正在用我們的方式去感知內心對歷史和人性的敬畏,這也將會讓我們在以後以更嚴謹的態度去正視過去、現在和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