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把旅行當工作到底是怎樣一種體驗?

人物 | 本文共2355字 用時約6分鐘

我的微信讀者群里,有很多奇奇怪怪的人,鄧海就是其中之一。

這傢伙的奇怪之處在於,每當群里討論熱烈、爭論不休時,他就冷不丁地蹦出來,發一兩張圖然後扭頭就跑。

每次他發的圖,畫風大概都是這樣的:

把旅行當工作到底是怎樣一種體驗?

或者說,是這樣的:

把旅行當工作到底是怎樣一種體驗?

把旅行當工作到底是怎樣一種體驗?

工作就是各種玩!幾次下來, 群友對鄧海只剩下羨慕!嫉妒!恨!

經不住誘惑的我,前陣子休假的時候,專門跑去成都和他匯合,想要體驗一下這種悠閑的生活。

把旅行當工作到底是怎樣一種體驗?

一場說走就可以走的旅行

休假原本的打算是自駕去川西,但3天時間太過緊張,還有老人和小孩一起,自己懶得去規劃其他路線,於是就把一切交給鄧海和他的團隊。

鄧海的小團隊叫糖丸travel,為什麼叫這個名字我後面再講。

「糖丸travel」主要做川西線路的旅遊項目,不過,和傳統的旅行團不同,他們不走尋常路,而是根據個人需求定製路線。

在詳細了解了我的時間、需求和人員情況之後,鄧海給出了一個定製的路線,有高山觀景,有林地騎行,有深湖泛舟,還有染布、制陶、品茶,遊覽和玩樂項目可以說很豐富。

把旅行當工作到底是怎樣一種體驗?

把旅行當工作到底是怎樣一種體驗?

把旅行當工作到底是怎樣一種體驗?

對路線略作調整,然後就是靜待鄧海他們上門接客了。隨隊的除了司機,還有親自擔任嚮導的鄧海和攝影師飛貓。司機、嚮導和攝影師,是他們安排出行的標配。

把旅行當工作到底是怎樣一種體驗?

在等待出發時,飛貓老師的隨手抓拍

驅車兩個多小時后,到達四川雅安市漢源縣九襄鎮,吃當地有名的黃牛肉。這次出行,印象第二深刻的就是吃了,爸媽說,從未跟過吃得這麼過癮的團。

把旅行當工作到底是怎樣一種體驗?

吃的地方也很有特色,有香梨可以隨便採摘,還有上好的花椒和花椒油出售,更又些簡單的玩具,一下子拉近了兩代人的童年。

把旅行當工作到底是怎樣一種體驗?

你還記得滾鐵環嗎?

飽餐之後,驅車趕往轎頂山,雖然只有30多公里,但一路爬行的盤山路還是花費了兩個小時。快到山頂時,已經傻傻分不清是雲還是霧了。

把旅行當工作到底是怎樣一種體驗?

轎頂山盤山公路

轎頂山海拔3000多米,是一個剛剛開發不久的景點,山上有許多驅車來露營的遊客,而我們則住在預訂的小木屋裡。山上一共只有6間小木屋,我們佔了3間。

把旅行當工作到底是怎樣一種體驗?

山頂木屋,頗有北歐風情

山頂最期待的內容是觀星和看日出。但由於山頂天氣瞬息萬變,我們的心情是焦灼著的,到底是否能夠得償所願?再加上氣溫比預計的低,一時間身體就上演一出「冰與火之歌」。

把旅行當工作到底是怎樣一種體驗?

把旅行當工作到底是怎樣一種體驗?

把旅行當工作到底是怎樣一種體驗?

山頂風光無限,能捕捉野馬的風采

不過這一切在一頓豐盛的氂牛肉晚餐之後,變得不再是問題了。轎頂山開發時間不長,民風還比較淳樸,老闆做的氂牛肉真的很好吃而且管飽。最後,我們紛紛表示半年不會再想吃牛肉了,但是第二天一早,沒忍住又吃了一大碗氂牛肉麵。

幸運的是,在凌晨0點左右,雲終於散去,滿天繁星映入眼帘,頓覺自己渺小如滄海一粟,想起了那句——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轎頂山是國內觀星達人推薦的觀測點,每當流星雨來臨時,就會有慕名前來觀賞的人。普通人沒有專業設備,這時候隨隊攝影師飛貓的作用就十分關鍵了。

把旅行當工作到底是怎樣一種體驗?

專業設備下,攝影師飛貓拍攝的星空

把旅行當工作到底是怎樣一種體驗?

看到天際劃過的流星了嗎

對於久在都市的人,對於霧霾籠罩下的我們,手機和肉眼雖然無法記錄這樣波瀾壯闊的景象,但依然感到震撼和喜悅。那種詩與遠方的意境在心底慢慢升起。

唯一的遺憾是,第二天烏雲不作美,太陽公公還是沒有賞臉。來看看大疆·御無人機的鏡頭之下,太陽公公奮力掙扎著想接見我的景象吧。

之後,我們的行程是體驗民俗文化。

第一站前往霖雨村學習如何染布,負責講解的是隱居山林的畫家寒山,他帶著自己的弟子們,在這裡過著最傳統的農耕生活。

把旅行當工作到底是怎樣一種體驗?

隱居畫家寒山

一個小小的染布,也有許多不同的技巧,幾個弟子分別教我們不同印染方式。

把旅行當工作到底是怎樣一種體驗?

明月村制陶也讓人印象深刻,教我們制陶的張崇明師傅是當地最老的制陶藝人,他教人制陶也是想將這門手藝傳承下去。

把旅行當工作到底是怎樣一種體驗?

把旅行當工作到底是怎樣一種體驗?

制陶匠人張崇明師傅和制陶工藝

這次的旅程好看好玩好吃,現在依然回味明月村的小吃冰粉。

好不容易出門旅行,舒心和開心很重要,所以,不得不說一說鄧海和他的團隊精心策劃了。

把旅行當工作到底是怎樣一種體驗?

鄧海和他的「糖丸travel

旅途中,我和鄧海有充裕的時間交流。深入交談,才發現眼前這個平凡無奇的青年有太多有趣的經歷。

鄧海最初是一名公務員,後來辭職去《財經》《財新》當記者,記者幹得不過癮,又離職成為鈦媒體的聯合創始人,還曾擔任咕咚運動的首席傳播官,最後自己創業。

他是一個隨性且喜歡折騰的人。

2012年,鄧海創建了自己的自行車行和騎行俱樂部,俱樂部經常會組織成員到周邊騎行,路線漸行漸遠,一路向西發現了川西的諸多人間仙境。

把旅行當工作到底是怎樣一種體驗?

鄧海和他的騎行小夥伴

路線的延長意味著騎行需要後勤車跟隨保障,也意味著不止單純的騎行,還要加入其他一些項目,漸漸演變成現在的糖丸。

鄧海最初想的名字是「探玩」——探索者遊玩,又有些運動旅行的味道,可惜的是,「探玩」這個名字再一次被人搶注,悶悶不樂的鄧海在打字時錯將「探玩」打成了「糖丸」,於是,有了「糖丸」

把旅行當工作到底是怎樣一種體驗?

高原海子旁的紅草地騎行

可以說,「糖丸」是鄧海和他的團隊以及騎行小夥伴們玩出來的,但玩的過程並不輕鬆。

有兩件事讓我印象非常深刻。

第一件事是,鄧海對每一個遊玩甚至吃飯的地方都如數家珍。

在前文所說的那家飯店吃黃牛肉時,他告訴我這個地方是特意選的,因為這家牛肉館很有意思,他們是幾個小學同學一起做的,想找回童年時的感受,所以牛肉館的名字叫「童年印跡」,每一個房間也是按照年級來取名的。

把旅行當工作到底是怎樣一種體驗?

童年印跡」牛肉館

我能想到的是,每一個遊玩、住宿和吃飯的點,都是鄧海和他的團隊反覆探尋、比較和篩選的結果,這麼多條線路,顯然不是一件輕鬆的事。

第二件事是,我們在隱居山林的那位畫家的客棧品茶休息,許久之後看到鄧海一瘸一拐地回來,兩個腳都是血泡。

原來他跑去後山林間徒步了10公里,只為了看看能不能開闢一個林間騎行的線路。

你看,我們覺得把旅行當作工作應該很幸福,其實一切遠沒有看上去那麼輕鬆。

正是因為有了鄧海和他團隊的用心付出,才有了我這次不尋常的體驗,也促使我寫下這篇文章來說一說背後的故事。

旅遊市場產品同質化非常明顯,所以鄧海這樣的私人定製、小眾路線太更頗受偏愛。團隊親身體驗開闢出來的,自然強過於一般大眾化的景點。

把旅行當工作到底是怎樣一種體驗?

川西雅拉雪山上品功夫茶

下次時間充裕時,我想去體驗一下他們的川西雅拉雪山小環線。有心動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