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chRoomage

投機者炒幣提心弔膽,騙子和賣顯卡的卻賺翻了

0 2

  文/于斌

  投資虛擬幣,ICO的人士最近可能心情都不太美麗,9月4日中國政府發布防範代幣發行融資風險的公告,ICO被定性為非法集資,隨後的18個小時內,全球虛擬貨幣總市值蒸發了160億美元,摺合人民幣已經上千億了,跌幅高達10%。不過,炒比特幣和以太幣的用戶可能只是這場規範化整改潮中受到打擊較小的一部分,即使下跌被套,也有可能等來上漲解套的一天。真正受傷的是很多今年趁著熱度投資了ICO項目的人——預期的暴利並沒有實現,而項目的創建者卻包袱款款的帶著高額投資跑路了。

  就在政府剛剛發布預警沒有多久,一個ICO項目,萊特中國就被媒體曝出人去樓空,老闆跑路了。這家網站發行了一種新的虛擬幣,消失前正在集資階段,項目背後的公司瑞通光泰(北京)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經查實並不具備經營公開交易證券類投資或金融衍生品交易,和以公開方式募集資金的資格。

  萊特中國並不會是最後一個攜款跑路的ICO項目,該行業在此之前一直處於野蠻發展的狀態,監管的缺失讓投資人的權益很難得到保障。加上在以往項目的高額回報以及「暴富」神話的吸引下,即使臨陣磨槍粗製濫造上馬的項目也能獲得了大量不了解虛擬幣行業,卻為了高額收益進來「博一把」的人群的親睞,行業泡沫化嚴重,水平參差不棄。監管和正規化的風一吹,這部分趁著今年熱度鼓吹起來的泡沫破滅,最終受害的就是被高回報裹挾而來的無辜「韭菜」們。

  ICO的套路

  今年ICO的突然火爆,一方面是高額回報的吸引,一方面也是房產投資和其他投資渠道受限的情況下,資本的趨利行為。ICO是幣圈自創的「首次公開代幣預售」。這是一個什麼投資邏輯呢?就是創建人說我現在要做一個和比特幣一樣牛逼或者比比特幣還牛逼的虛擬貨幣體系,一旦做成了將會像比特幣這樣暴漲,未來具有高額的回報。但是呢,我現在自己並沒有錢來干這個事,需要大家的幫助,咱們先按照給這個幣定一個原始價進行售賣,你們買原始幣的錢(有些項目直接用代幣替代)就當作你們的投資,拿到錢之後創始人開始搭建系統挖礦,生產出虛擬幣之後,交付給購買原始幣的用戶,這種虛擬幣就可以在市場上流通交易了。

  整個套路是不是非常熟悉?基本上就是把IPO的融資流程,原始股這套學到了。但是問題就在於,行業不規範,監管的嚴重缺失,並沒有保障投資人財富的體系。IPO上市,所有項目都要經過重重審核,可能光資料準備都要幾百斤,而ICO項目呢?火爆的時候甚至連項目書都可以不要,直接聊幾句規劃就可以融到大筆資金。也不是沒有人意識到風險,但是在高額的回報面前,幾乎所有的參與者都將高風險拋到了腦後。

  身在ICO項目的爆發期時,很少有人可以理性的看待這個行業,大家想象一下,如果某一天,你身邊的好朋友因為投資了ICO項目,幾天之內身家翻了幾百倍,你還能不能夠鎮定自若的拒絕誘惑。這樣的案例,在2016年起的ICO項目里,並不罕見,一夜暴富的新貴比比皆是。在ICO初期,暴漲數百倍、上千倍的「成功項目」不少:量子鏈第一天「上市」,價格最高飆到66.66元,漲幅達到33倍;眾籌時「一股」幾毛的公信寶,後面翻了90多倍;小蟻幣從5毛一路漲到了40塊;上漲幅度最大的Stratis,一年漲了1500倍;「BAT」8天時間暴漲8倍,一天翻一倍。

  前期項目的成功也讓越來越多的後來者們相信,越早持有賺得越多。而大部分的投資者對於行業並不了解,極速湧進來的資金,催生了不少渾水摸魚的項目。

  被收割的「韭菜」和賺翻的供應商

  在媒體的深挖下,我們會發現,很多ICO項目的創建者可能大部分都沒有聽過,不少的ICO項目發起人或相關交易平台的創始人,大多數都是在2015年那一波做區塊鏈項目失敗的,「轉個身就來ICO了」。 即使項目籌資成功推動下去了,投資人群體能夠看到的項目全部也就只有大量的礦機和顯卡,然後暢想未來在賬戶里分分鐘幾百萬上下的代幣。在短時間漲成百上千倍的神話支持下,一批又一批的投機者們前赴後繼的進來,不過大部分的結局變成了項目創建者對他們財富的韭菜式收割,最後剩下穩賺不賠的就是騙子以及礦機顯卡供應商們。

  眾多打著ICO項目旗號的集資其實從一開始就是詐騙,因為缺少監管,項目發起人不受監督的調用資金,於是吸引了一大批心懷鬼胎的人參與其中,使得這一本來是募資手段的技術,變成了一個博傻遊戲。根據國家網際網路金融安全技術專家委員會發布的《2017上半年國內ICO發展情況報告》。監測發現,面向國內提供ICO服務的相關平台43家,完成的ICO項目累計融資規模摺合人民幣總計26.16億元,累計參與人次達10.5萬。從圖中可以看出,從今年4月開始,ICO的參與用戶數快速飆升,以極快的速度擴散。  

投機者炒幣提心弔膽,騙子和賣顯卡的卻賺翻了

  群眾們狂熱到什麼程度呢?江湖傳聞之前,國內某比特幣富豪隨便在發布會上演講幾分鐘,就能夠為某項目的礦機帶來幾千萬的預付款訂單。今年6月底,在代幣圈內知名的李笑來推出的第一個ICO項目——EOS白皮書,短短五天內融到了1.85億美元。接著李笑來在7月份主持的PressOne項目,連項目白皮書都沒有,卻只用了4個小時,就吸引了1.4萬人參與,融資近5億人民幣。不過名人效應也並不一定能夠保證ICO投資持續盈利。2017年7月2日,EOS的整體市值在達到近50億美元峰值之後,便開始了一路的下跌,截至8月底,EOS幣的成交價已經跌到了8.74元,比上市第二天最高點時下跌了足足有76.1%。

  ICO就這樣在資本的裹挾下,逐步淪為了投機性工具,成為了一部分人期望實現暴富的通道,很少有人去在意項目本身的發展空間。看看恆星幣案、萬福幣案、中華幣案,百川幣、維卡幣、珍寶幣、五行幣等已經被查獲和曝光的數字貨幣傳銷案就知道了,其中不少項目都漏洞百出。

  這些項目的資金可能並不是被拿去做ICO項目了。財新記者曾曝光,央行相關人士研究了大量的ICO白皮書,得出的結論是:「90%的ICO項目涉嫌非法集資和主觀故意詐騙,真正募集資金用作項目投資的ICO,其實連1%都不到。」

  但是為什麼還有人願意前赴後繼的投資呢?歸根結底,不相信市場規律,願意相信坐等升值的人還是太多了。雖然有眾多的歷史教訓擺在眼前,但人們還是願意相信,自己總歸會是那部分不會被套牢的早期投資幸運兒,能夠過上「分分鐘幾百萬上下」的人生。

如果你發現文中有任何錯誤內容,請不吝發送通知讓我們知道並修改。『選取錯誤的文字片段後使按下Ctrl+Enter即可發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Spelling error report

The following text will be sent to our editors: